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逃出生天
    “哦?公主这么关心我的吗?小的还真是荣幸之至啊。”徐怀谷怀抱着水晶头骨,从水中攀爬地面,正好听到赵典典痴痴的话语,调笑道。

    就在赵典典低下头抽泣之时,原本平静的洞穴潭水响起“哗啦啦”的水声,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徐怀谷竟然还能活着出来!

    徐怀谷翻躺在泥泞的地面,气喘吁吁道:“很久没游泳了,游这么一趟还真是累啊。”

    “徐都头!”

    “陛下!”

    见状的众人,不禁诧异地看着喘气的徐怀谷,不可思议地呼喊着。

    赵典典、张幺和库曼等人,急忙冲将去,围着徐怀谷查探起他的身体情况。

    “诶诶诶,我没事,没事,别乱摸啊你们。哈哈哈,痒痒痒!”徐怀谷被张幺摸到了痒痒肉儿,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众人也被徐怀谷的乐观豁达惹得破涕为笑,心中欢庆着徐怀谷的大难不死。

    几个还没回家睡觉的贵族子弟,不可置信地看着活着出来的徐怀谷,发了会儿愣之后,连滚带爬地跑向城内,去向长老和其他贵族们报告。

    徐怀谷整理了一下淋湿的衣襟,站起来,对围着的众人问道:“这次试炼够三天吧?”

    库曼面带泪痕地笑着说道:“够,够,您以后就是我们最伟大的国王陛下!”

    身后等待的平民、祭司卫队和复兴号一行人大声呼喊起来:“陛下!陛下!帕兰隺!帕兰隺!……”

    “公主?你刚才说了些啥?俺没听清,再说一遍呗?”

    “哼,讨厌死了,你怎么没被淹死……”赵典典小脸羞红,目光望向别处,心口不一道。

    徐怀谷知道这丫头是个倔性子,便也不再调戏。

    库曼注意到徐怀谷怀中抱着的水晶头骨,刚想开口问:“陛下,这个是……”

    徐怀谷连忙示意其噤声,回道:“回去再告诉你。”

    库曼便遵从徐怀谷命令,不再过问,并且让卫队勇士抬着步辇,载着徐怀谷回了城。

    ……

    “你说什么!那黄皮……他活着出来了?”奥瑞听到仆人的汇报,抬开用来吞云吐雾的玉米芯烟斗,瞪大了眼睛惊讶道。

    不是他不相信这个报信的仆人,而是那确确实实是已经被水灌满了的洞穴啊,在里面待三天三夜,还能活着出来,那还是人吗?

    难道那黄皮小贼真是众神的使者,死不了?

    奥瑞喝退仆人,闷闷用拳头击打着地面,咬牙切齿着。

    阴暗的角落里,一个阴桀的笑声发出:“嘿嘿,有点儿意思。奥瑞,没想到在这小小的帕兰隺城里,除了吉尔特家族,还有你搞不定的人。

    当年,吾王派你莫黎尔家族潜伏在这帕兰隺城,实在是很有先见之明。”

    奥瑞冷声道:“您不必多虑,只是个小角色而已。”

    “哼,小角色?小角色会让她库曼吉尔特这个大祭司点头哈腰?小角色能在雨水倒灌后的试炼洞穴里待三天三夜?你真是越老越糊涂,看来有必要……”暗处那人揶揄着,声音愈渐冰冷。

    奥瑞这才从仇恨中回过神来,歉意道:“不,不,不,还请您高抬贵手,在吾王面前多多美言几句,我会竭尽所能,争取为吾王早日拿下这帕兰隺城。”

    “好自为之吧,哼。”说完那黑影像来时一样又突然消失。

    奥瑞松了一口气,但紧接着又皱紧了眉头,看来这黄皮异邦人不可小觑,该怎么对付呢?

    奥瑞如同老僧坐定般一动不动,沉思良久……

    ……

    回到王宫不久,徐怀谷就叫来库曼,屏退左右。

    库曼直入主题,好奇地看着徐怀谷手中的水晶头骨,问道:“陛下,这是……”

    徐怀谷说:“此物是我在试炼洞穴最里面的那条羊肠小道尽头得到的一件宝物。你们祭司以前试炼的时候都没有去那里面看看吗?”

    库曼直率地回答:“没有,我当时光顾着想怎么通过试炼了,就没有进去。”

    徐怀谷仔细想想,库曼说的也是,之前也没人说过那里面有东西,而祭司进去的目的又只是为了通过试炼,谁会顾得去寻宝啊?

    普通人倒是想进去寻宝,但也不敢啊,那是除了祭司和国王外所有人的禁地,贸然闯入是要被祭天的。

    徐怀谷道:“就是此物救了我的性命,我才能在水下生存三天三夜,我叫它水晶头骨。不知道你们吉尔特氏族有没有此物的详细记载?”

    库曼疑惑道:“水晶头骨?我没有听说过,不过祭塔的书坛里有很多先辈的著书,也许那里面会有线索。”

    “哦?书坛?”

    库曼解释道:“书坛是我们玛雅人世代藏书之处,里面记录着我们玛雅文明的发展点滴,当初我的祖父在来到帕兰隺时,就是依靠它们才建立起如此伟大的帕兰隺城。”

    徐怀谷点点头回道:“嗯,有时间,我会去看看的。”

    徐怀谷低下头,又专注地观察起水晶头骨来。示意库曼如果没事了就回去休息。

    不过,库曼却轻声问道:“陛下,明日就要举行加冕仪式了,您准备好了吗?”

    “准备?有什么需要准备的吗?”徐怀谷一边抚摸着水晶头骨,一边问道。

    “盛装我们已经帮您准备好了,你还需要一份安民王谕,昭告万民。”

    徐怀谷对于玛雅人眼里的盛装真得非常反感。

    不过像库曼的祭司装束,在徐怀谷眼里还是非常性感的,毕竟她身材火辣,穿得还少,能不性感吗?

    但是男性的服装就很……用现代的一个词来说就是“兄贵”,基情满满,除了蛋蛋,该露的不该露的都露了。

    而且还要涂五颜六色的原始颜料,自己帅气的脸庞怎么能被如此肆意遮挡呢?

    算了,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

    徐怀谷先放下盛装不谈,问道:“什么安民王谕?”

    库曼解释道:“就是神语中的演讲,对,就是国王的演讲。”

    “哈?”徐怀谷有点儿错愕,自己以前可从没在数万人面前说过话,更别说什么演讲了,况且自己也不会玛雅话啊?这咋办?

    “我不会你们的语言,怎么办?”

    库曼正气凛然地说道:“那就由我来为子民们解读神语吧,帕兰隺的子民,能听到国王诵读千年前众神传承的神语,是他们万世修来的福分。”

    看来吉尔特氏族对后代的教育还真够洗脑的,简直就是“众神的奴仆”。不过也好,有库曼这么个小跟班,自己也省事儿。

    徐怀谷柔声道:“好吧,我知道了,我会准备好明天的演讲,你可以去休息了。”

    “感谢陛下。”库曼向徐怀谷行了个礼,退了下去。

    徐怀谷又开始抚摸起手的水晶头骨,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