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加冕为王
    翌日

    帕兰隺国王加冕仪式,在帕兰隺城最中央的祭塔顶端举行。

    源源不断的帕兰隺子民,从四周的农场与村落,涌入帕兰隺城。

    徐怀谷此时,安坐在背靠浮雕塔尖,面向祭塔台阶的王座上,等候着仪式开始。

    虽然自己非常不想穿那一身盛装,但为了不至于显得非常突兀,他还是选择了入乡随俗。

    徐怀谷头戴国王专属的翠玉金羽冠,脖颈上也戴着一串儿玉石项圈,腰间也是翠玉与黄金做成的腰带,遮羞布上金丝与羽毛勾勒缝制的繁杂图案,让徐怀谷感叹玛雅工艺的非同凡响。

    这一身的玉石,足以看得出玛雅贵族对于玉石的喜爱。

    徐怀谷的右手边坐着四大长老,左手边是巫师和卫队。

    库曼正站在徐怀谷身前,活跃着子民们的气氛:

    “伟大的太阳神、羽蛇神,他们选定的神国来使,我们的救世主,即将成为我们的国王!

    他奇迹般地通过了雨神的考验,神说,他将带领我们走向新生,再造玛雅的辉煌!欢呼吧,神的子民们,为我们伟大的国王陛下欢呼!……”

    玛雅人的宗教情节是贯穿一生的,这导致了其神学、天文学、数学的发展水平,远超其他大陆。

    但从一个文明发展进程的角度来看,却又是尴尬的。

    因为它的社会制度与科技水平都已然偏离了正常的发展轨道。

    就像瘸了腿的巨人,跑得甚至没有短腿却平衡的普通人快。

    这也是美洲文明最终被欧洲殖民者轻易毁灭的重要因素之一。

    徐怀谷既然成为了这里的国王,那么,就得按照自己的方式,改造整个帕兰隺城、玛雅大地乃至美洲大陆,从而获得足够的实力,挑战蒙元。

    经过大祭司和巫师们口号般的宣传,地下广场上的数万名玛雅人热情高涨。

    有的甚至开始自发的刺穿耳垂和舌尖,挤出鲜血涂抹在祭塔石壁上。

    这是他们对于神明的一种祭拜方式。

    接下来,终于轮到徐怀谷“演讲”了。

    他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地诵读着自己脑海里早已准备好的稿子。

    “我亲爱的子民们,我将成为你们的国王!成为你们前进的领路人。

    众神派我来,帮助你们获得新生。

    我要说的是,我有信心,完成神明给予我的使命!

    我来自遥远的神州大地,那里的人们也正承受着苦痛与磨难。

    我们会变得强大,而全世界承受苦难的人们,都将是我们的朋友。

    我的愿望,是世界和平!”

    库曼帮徐怀谷翻译着,并且向子民传达国王陛下的话语。

    广场上的玛雅人也群情激愤了,从来没有贵族会为“苦难者”说话,他们只懂得敬畏神明。

    而这位国王陛下在他的“就职演讲”中却提到了他们,这对于帕兰隺治内的玛雅平民们,是何等的感激。

    徐怀谷接下来的一席话,更是让沸腾到顶点的帕兰隺子民,又响起了一阵欢呼。

    “我徐怀谷,从不空手而来。

    我会为帕兰隺带来神明赐予的粮食种子,让饥肠辘辘的人吃饱肚子。

    我会为帕兰隺带来新的技术,让你们的生活更加便捷。

    我会为帕兰隺带来新的荣耀!让帕兰隺成为玛雅之光!

    我,徐怀谷,正式接受众神与子民们的加冕,现在成为帕兰隺唯一的王!”

    难道他真的是神明的使者?除了玉米还有别的粮食?

    不仅平民们欢呼,贵族们也有些诧异,真不知道这位国王脑子里想的些什么。

    虽然有些城邦的国王在加冕时,也会吹牛皮,但不会说得这么具体,要是徐怀谷实现不了他的承诺,虽然不会造成什么后果,但也会失了威信。

    徐怀谷可不是吹牛,原本复兴号上就有不少未使用的稻谷,他们也带在了身上,只要过个两三年,自然就能在同样湿润的中美洲地区推广开来。

    而且对于玛雅人来说,最为欠缺的金属冶炼技术,徐家子弟中正好也有一名铁匠,能解决这个问题。

    至于荣耀,徐怀谷没有明说,其实他想要建成一支强大的军队,有了铁器,自己组建的这支军队,一定能所向披靡。

    但这些都还只是徐怀谷的畅想,实现起来自然需要不少时间。

    不过自己已经有了一座城邦的资本,接下来的那些也不会太难。

    ……

    对于帕兰隺人来说,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

    他们又能赶上一趟集市,并且能远远觐见自己的新国王。

    虽然听说这个国王是个异邦人,但也无关紧要,他们的祖先也是从很远外的奇琴伊察来到这里,才建立了帕兰隺。

    况且这位新国王,是众神派出的使者,能够成为帕兰隺的国王,他们当然是极其感恩的。

    热闹的加冕仪式,伴随着庆贺新王诞生的歌舞表演,直到黄昏才渐渐结束。

    来到帕兰隺的人们,并不准备星夜赶回住处,便留宿在了帕兰隺城内的旅馆或街道上。

    而此时,刚刚“上任”的徐怀谷,开始了他的“新官三把火”。

    已然入夜的帕兰隺城,城邦议事厅的内却是亮如白昼。

    “今天是我第一次召开帕兰隺国王会议,在座的,我们之前大多都见过,但为了严肃起见,还是各自介绍一下的好。”

    “我,徐怀谷,你们的国王。”

    徐怀谷示意在座的与会者介绍自己,库曼为徐怀谷翻译后,自己也做了个简单的介绍。

    后面就是贵族与复兴号众人的自我介绍了。

    四大长老除了奥瑞,另外的三位分别是多让·美达拉、泰迪·奥维斯、米苏·布朗尼、迪万·昆恩。还有几个地位稍低的贵族,他们一同就座与徐怀谷的右侧。

    而左侧,基本上是复兴号一行人,除了赵典典、柳骏、方董、汪旭,徐家子弟中张幺、徐老三、徐二之外,还有四人,分别是徐渊、徐凯、徐能、徐奎。

    徐奎跟着徐怀谷从军前就是一名铁匠,其他几人也是各有本事。

    在帕兰隺贵族们的眼里,徐怀谷带来的这群人,属于国王的亲信,虽然他们看不上,但也得客客气气的。

    这在历史上十分正常,但当地贵族们对于徐怀谷的这群异邦亲信,还真是很难不介意。

    因为他们全都不会说玛雅话,也不穿玛雅服饰,关键是还长得也“丑”。

    就是在这样两个互不理解的政治集团的相互对视中,徐怀谷的第一次会议开始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