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改革势在必行
    以往的玛雅城邦国王,进行会议的商议内容,往往都是祭祀、天文等。

    而此次徐怀谷所要讨论的内容,却是单刀直入的,那就是——改革。

    当徐怀谷宣布这个决定的时候,库曼有些不知道怎么翻译“改革”这个词,徐怀谷告诉她,就翻译成“彻底的、之前从未进行过的改变”。

    帕兰隺当前的政治体制与制度,基本都是沿袭数百年前,玛雅文明古典时期的旧例。

    各个城邦单独作为一个国家,在尤卡坦这么小小一个中美洲半岛上,竟然存在着几百个城邦国家。然后由各个城邦国家组成联盟,这就形成了玛雅文明的主要政治体制——邦联体。

    在几百年后,欧洲殖民者们在北美建立美利坚合众国的一开始,也是使用类似的邦联体,而后因为该体制的各种弊端才不得不更改为联邦体制。

    徐怀谷是完全不想接手一个内耗不断的邦联国家的,那样根本就没有可能合一国之力,快速完成科技革命和文化发展的突破。

    他也不需要一个超前的民主联邦国家,在一个神权高于一切的土地上,人民的个人意志,在千百年来,一直被压抑到了极致,突如其来的民主只能让他们方寸大乱。

    在政治上给自己下绊子,培养出一帮狡猾的政治家来和自己争斗?这显然不是徐怀谷所擅长的。

    那么只能有一种方式,那就是,建立以神权为基础的君主**国家,也就是将玛雅大地上,国家的定义,从单个城邦这个限制中跳出来,即从“王国”向“帝国”的转变。

    这是徐怀谷早已计划好了的,但需要因地制宜才行,这才通过所谓“国王会议”来委婉地旁敲侧击。

    徐怀谷将他的帝国构想,用通俗易懂的汉语表达了出来,然后道:“有什么问题吗?”

    对于复兴号一行人来说,徐怀谷就是想将帕兰隺从王国提升到帝国层面,也就是从小国试图崛起为大宋那样的皇朝。因为他们已经在封建帝制国家生活过,对于这种构想很能理解。徐怀谷说得非常到位,他们也没什么可以补充的。

    但库曼和帕兰隺贵族却是还处于奴隶制的大背景下,社会制度还相当于中国夏商周时期水平。

    虽说在徐怀谷的时代,已经基本从封建制度转向了另外两种制度,但从历史的发展进程中看,封建社会是远远优于奴隶社会的。

    不过库曼非常不理解徐怀谷的这种想法,她还未将徐怀谷的话翻译给帕兰隺贵族听,自己便问起徐怀谷来:

    “陛下所说的封建社会,与现在我们的这种……难道有什么不同吗?我们也有国王,有阶级,有土地啊?”

    “封建社会,不存在奴隶主贵族与奴隶的关系,人民具有人身自由,能更加积极主动地劳动……”

    徐怀谷对库曼说了很多,有的她能听懂,有的听不懂,但大体上明白了徐怀谷的意思。

    库曼崇拜着,不愧是众神的使者,拥有着无限的智慧!

    从前她从来没有真正感受到子民到底需要什么,只是知道子民们需要对神的信仰,这种信仰能够让他们工作、生活,是神赐予了他们这世间万物。

    贵族和神职人员只是简单的为他们“解读神的旨意”,并不会思考“如何提高子民的工作效率”这种问题,因为在他们心中,神,是万能的,一切都是些神设计好的,他们不需要改变,他们只需要寻找神就行了。

    所以他们的天文历法、数学计算等才会如此发达,而生产技术却原始至极。

    库曼给看着他俩讨论得津津有味,自己却一头雾水的贵族和长老们用玛雅话解释了一番徐怀谷的设想。

    他们却是像炸开了锅,激动地大声吼叫着。

    等到库曼翻译给徐怀谷,他才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

    “这是对神明的亵渎!”

    “奴隶有什么资格可以得到土地,他们都是生来低贱的家伙。”

    “这是祖先留下来的宝贵制度,是维系我们玛雅大地数千年繁荣的根基,怎么能说变就变?”

    ……

    徐怀谷从这帮贵族的丑态中,不禁想起了商鞅变法时的“舌战群儒”,是不是自己也要和这帮老顽固们舌战三百回合?

    但他不是商鞅,他是这座城邦的国王,这群贵族,只是依附于他的附庸罢了。

    作为他们的国王,徐怀谷此时只需要扮演一个暴君就行。

    “你们是否向众神宣誓过,要誓死效忠于我?我是不是你们唯一的国王?”徐怀谷愤怒地吼叫道。

    若是在昨天,徐怀谷敢这么和他们说话,就算是神使,他们也不是不可以派人暗杀了他,只不过需要承受大祭司的怒火罢了。

    而现在他们面对的已经不是那个黄皮异邦人,作为国王,意味着他对他们的性命具有生杀予夺的权利。

    此时的贵族们耷拉着脑袋,大气不敢出一口。长老们也是脸色青白,沉默了起来。

    “库曼,我刚刚加冕,城中人员混杂,恐有闪失。

    以后,王宫卫队分出一半来作为‘内城守备部队’,负责保护各位肱股之臣的家眷。

    由徐二带领,给他配个巫师做翻译。”

    徐怀谷邪魅一笑,对库曼说道。

    想要当个独裁暴君,就不能不随时防范着这群贵族们反水。

    徐二很是开心,自己这算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典范了吧?

    以前他就一个小小的马前卒而已,现在成了负责内城守备的最高长官,虽然只是在帕兰隺这个偏远小城,但对徐二来说,已属不易。复兴号一行人不由羡慕地看了看徐二。

    从库曼嘴里听到国王这个任命的时候,那群贵族已经被吓破了胆子,原本还有几个心里暗暗有推翻这个“黄皮异邦人”想法的贵族,也小心翼翼地收起了他们的心思。

    这位国王是个狠角色,竟然拿他们家人做人质。

    虽然这是中国春秋战国早就玩烂了的套路,但对这帮奴隶主贵族来说,很是有几分“打蛇打七寸”的味道,这可是他们很少见识过的新套路。

    库曼想起了什么,对徐怀谷道:“陛下,如果我们改变那什么政体,以玛雅潘为首的城邦联盟攻打我们怎么办?”

    徐怀谷道:“我们自己想咋改咋改,关他们什么事儿?”

    库曼尴尬地回答:“可我们现在也是城邦联盟的成员之一啊,若是轻易退出……。”

    “你说什么?你们不是被他们的反叛而被迫逃出来的吗?怎么会是他们的一员?”

    徐怀谷脑子有些懵,刚解决这帮反对的贵族,又出来个拦路的城邦联盟,而且帕兰隺竟然也是他们的一员!

    就像是,某人全家被一群叛徒杀死,而他却加入了这群叛徒,在原本就属于他的地盘上听叛徒们的指挥,如此苟延残喘。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