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城邦联盟
    库曼无奈地解释道:

    “自从科科姆氏族毁灭了奇琴伊察之后,原本与奇琴伊察结盟的城邦纷纷倒向玛雅潘,就连原本与玛雅潘势不两立的希乌家族封地——乌斯马尔,也因为内部叛变,族长被杀,而成为玛雅潘的附庸。

    科科姆氏族在名义上建立起一个玛雅潘政府,将玛雅大地上大多数城邦的重要贵族‘请’到玛雅潘,留在他们的政府机构任职,却严格限制他们的活动自由,禁止其回国。

    我们帕兰隺虽然偏远,但依然遭受着玛雅潘政权的威胁,不得已只能宣布加入他们的邦联政府。只是我们太过弱小,他们并没有要求我们帕兰隺派出贵族去任职。”

    其实库曼只是告诉了徐怀谷表面上的说辞。

    根据徐怀谷的聪明才智,很容易就能想到,玛雅潘政权对于一个完全可能死灰复燃的前朝残余势力,如果不屑于消灭,肯定也会有所忌惮。

    库曼的语气中,对于玛雅潘政权的敌意却异常轻微。

    所以,并不是科科姆氏族信任这个奇琴伊察“余孽”所建立的帕兰隺。

    最大的可能是,他们早已打入了帕兰隺内部,严密地监视着这里的一举一动。

    看来自己还是小瞧了玛雅人,他们虽然科技树点歪了,但却毫无疑问的是十分智慧的文明。

    说不定,现在正在进行的国王会议上的某些贵族,就是玛雅潘派来的间谍。

    徐怀谷听完库曼的解释,眼露寒芒,这就相当于,玛雅潘在徐怀谷的心脏扎了一根刺。

    不拔,自己所有的部署都会被敌人知晓。

    拔,玛雅潘会立即察觉到帕兰隺这边的动静,他们也许不会给徐怀谷发展准备的时间,就率领大军来将帕兰隺夷为平地。

    现在徐怀谷是进退两难,就算他想拔,现在也完全不知道这些贵族里到底谁是间谍。

    自己也不可能用“宁杀一千,不放一个”的方法,毕竟贵族还是整个城邦由来已久,根深蒂固的统治阶级,算起来,自己也是他们的一员。

    怎么办才好呢?

    原本自己想要简明扼要、大刀阔斧地进行改革,现在却是无法公开进行下去了。

    那么只好慢慢来。第一步,夺取贵族手中的权力,先把他们架空起来。

    好在徐怀谷还有十多个信得过的自己人。

    “此次国王会议,只做讨论,政体之事,容后再议。

    宋人和大祭司留下,其他人可以走了。”

    之前是国王会议,这次徐怀谷决定进行自己的“内阁”会议了。

    众长老和贵族虽然不知道徐怀谷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这明显是不想说给他们听,对他们不信任。

    虽然心中气愤,但碍于“内城守备部队”的威能,他们也是敢怒不敢言,只好悻悻离去。

    “兹事体大,我对于帕兰隺的改造已是迫不及待,不知诸位有何良策?”徐怀谷等贵族们都走后,对自己的大宋亲信们问道。

    “难道您是怀疑……”

    “对,他们中有很大可能存在内奸。我们的库曼大祭司,一定也是早有怀疑的了吧?”徐怀谷笑着看了看库曼。

    “陛下英明。”库曼夸耀道。

    “大祭司就别拍我马屁了,我这人粗俗得很,听不惯官腔,哈哈。”

    听到徐怀谷的自嘲,众人也哈哈大笑起来。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众人问道。

    徐怀谷望着库曼,正经地问道:

    “库曼,你支持我的想法吗?我会将帕兰隺变得比以往强大十倍百倍,但却需要彻底地改变你们现在的生活。”

    如果库曼心里对变革有抵触,光凭自己这个国王是完全不能服众的,玛雅人心中对神的敬畏远大于贵族,自然对神职者更加尊崇。

    不然库曼的祖父怎么可能凭一己之力新建这帕兰隺城呢?

    库曼则坚定地说道:

    “您是伟大的神使,我们的救世主。

    我们吉尔特家族唯一的使命就是等待您来带领、来改变我们,是我们得到新生。

    库曼会誓死跟随您,并坚决贯彻您的命令!”

    “好!那就让我们来进行一场轰轰烈烈的大革命!”徐怀谷挥舞着握紧的拳头,沉声道。

    众人原本有些迷茫的目光更加坚定。

    “我这里有一个初步的想法,不知可不可行。

    穷啥都不能穷教育,我们先从帕兰隺子民的教育问题下手。

    由柳骏担任礼部尚书,主要负责帕兰隺子民的双语文化教育,即汉语和玛雅语并行,无论平民贵族皆可入校。

    徐老三和徐奎任礼部侍郎,主要负责兵器使用和金属冶炼等职业教育。”

    柳骏虽然爱抬杠,但其文采在众人中确是无出其右,当个教育部部长很合适。

    正所谓人尽其才,就是如此。

    柳骏也很是感激徐怀谷让自己干这个,老本行了!以前自己就经常为别人授课讲经赚点儿生活费。至于自己不会的玛雅语,找个巫师慢慢学就是了。

    徐老三是个兵油子,啥武器没上过他的手啊?那些技术自然门儿清。

    徐奎是这群人里的技术型人才,在老家当铁匠的,对于金属冶炼这一块儿也是十分熟悉了。

    几人对徐怀谷的安排都很满意

    徐怀谷见他们都无意见,便又对库曼问道:“库曼,你觉得呢?”

    毕竟库曼是最熟悉帕兰隺的大祭司,她的意见就是徐怀谷进行因地制宜改革的基础。

    “我觉得可以,不过为什么要让平民、奴隶也接受这个教育呢?他们……”库曼很不解,但也不好意思说出“奴隶只是贵族们交换的商品”这种话。

    徐怀谷解释道:“我们需要的,不是血统的高贵,而是需要人才!只要他在某些方面有天赋和特长,无论他身份多么卑微,都可以为帕兰隺效力。”

    徐怀谷本来想跟她说那句“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但是怕她听不懂,就算了。

    库曼细细琢磨着徐怀谷的想法,发现他说的竟无法反驳。

    神在降临时,并没有对玛雅人设置什么阶级,大家都是神的子民,凭什么贵族就更高贵呢?

    仅仅从教育这一个方面,就能颠覆库曼往常的三观。

    看来,陛下的这次改革真的会在帕兰隺掀起一场滔天巨浪。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