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严刑逼供
    内城守备营地,被擒获的莫迪正被捆绑着,倒挂于木架之上。

    “你们放开我!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大长老之孙!快放开我!”莫迪挣扎着说道。

    身旁看押的玛雅士卒厉声喝道:“老实点儿!”

    莫迪恶狠狠道:“你们等着,低贱的平民、奴隶!等我回去,让爷爷剥了你们的皮,做成**!”

    “你……”看押的小卒早就看莫迪不爽了,听跟他去处理部落纷争的兄弟说,这家伙就是个混蛋、小人。

    不仅对有纷争的部落上下其手,收受贿赂,整天花天酒地,美其名曰“交涉”,交他奶奶个球!

    最后搞得俩部落实在没东西能给他了,莫迪这孙子见他们势弱,竟然直接屠灭了那两个部落。

    回城后还向长老们这么上报:“他们拒绝我的调节,还袭击我们,实乃反叛部落!本次出征我等将其一举歼灭,为帕兰隺除了一大隐患!”

    跟着他回来的兄弟,也不耻此人的无耻行径,但又敢怒不敢言,他可是奥瑞大长老的孙子,帕兰隺数一数二的贵族子弟!

    今天这小子落在他手里,忍不住就要好好教训教训这个混蛋,在我们内城守备营里,就算你是贵族,也得先脱层皮!

    小卒扯直皮鞭,抬手就要给莫迪来几鞭子。

    “你敢!”莫迪粗吼道。

    “慢着!”

    小卒正准备抽莫迪时,徐二带着徐怀谷陛下和库曼大祭司进了营地。

    远远看到小卒的举动,徐二不想让陛下觉得自己驭下无方,用自己刚学的蹩脚玛雅话厉声道。

    小卒见国王陛下和大祭司都来了,立马低下头,拿着皮鞭的手都抖了起来,生怕治自己滥用私刑的罪。

    莫迪从眼前看到倒悬着走向自己的众人,顿时喜出望外,尤其是看到了旧相识库曼。

    “库曼,不,大祭司,救我!”莫迪既兴奋又哀求道。

    徐怀谷听身旁巫师翻译后笑着疑惑道:

    “哦?库曼,你俩还是旧相识?”

    库曼连忙俯身解释道:“只是儿时玩伴。”

    莫迪原本欣喜的脸,此刻却是阴沉了下去。

    他虽然不会说神语,但听得懂一些。

    知道库曼竟然在那个黄皮小贼面前,撇清和自己的关系,十分恼火。

    自己可不光是库曼小时候的玩伴,从小到大,他可是一直都在追求库曼,没有一天不希望库曼成为自己的女人。

    可这个女人,今天竟如此无情。

    徐怀谷自然看得出来两人的关系了,也不多问些什么。

    徐怀谷走近莫迪,身旁亲卫也想跟上前保护陛下,被徐怀谷抬手阻止了,只带了库曼一起前去。

    看着倒悬着的莫迪,徐怀谷蹲下身子,凑近了,轻声道:

    “我知道你听得懂我的话,说说吧,你为什么想要杀我呀?嗯?”

    之前徐二是说捉住了疑似刺客的人,在来的路上,徐二向徐怀谷说了他怀疑的根据。

    他的一个探子来报,莫迪刚回城,便得知了坎纳的死讯,坎纳是他的大哥,他有向陛下报仇的动机。

    而且早上在陛下遇刺不久,莫迪就从外面急匆匆回到了莫黎尔家族府邸。

    这次能抓住他,是因为他忍不住去会自己的相好,在相好家中作乐的时候,被徐二安排的人抓了个正着。

    徐怀谷原本是没怎么在意那个被自己宰了的玛雅纨绔的,徐二这么一提,自己才记起来,那纨绔好像确实是大长老奥瑞·莫黎尔的长孙。

    怪不得那老家伙,暗地里给自己下绊子,搞得自己在洞里泡了三天三夜,原来是自己杀了他孙子啊!

    表面和蔼可亲,实则笑里藏刀。之前怀疑的帕兰隺内部奸细,怕不就是这个老家伙了吧?

    还敢指使自家的后辈,来刺杀国王?

    徐怀谷揣测着奥瑞,而奥瑞确是冤得不行,但也怪不得别人,谁叫他摊上了自家这些猪队友般的小辈呢。

    “不是我!我没有!”

    莫迪虽然脑子里全是肌肉,但是也知道自己不能招出来自己是刺客,招了不仅自己完蛋,还会连累整个莫黎尔家族。

    “嘴硬?不错,不错。是条汉子。”徐怀谷阴冷地笑道。

    “徐二,过来。”

    徐怀谷把徐二叫了过来,然后在徐二耳边悄声说了些什么,徐二恭敬地听着,称赞道:“陛下高,实在是高。”

    “去吧。”徐怀谷挥了挥手,说道。

    徐二快步走出了营地,不知干什么去了。

    莫迪不知道这个黄皮小贼到底说了些什么,但自己可是帕兰隺城公认的勇士,就算是打死自己也不会透露半句对莫黎尔家族不利的话!

    莫迪心中暗暗给自己打气,看着徐怀谷倒着冷笑的脸,却感觉一股凉意涌上心头。

    不多时,徐二便提溜这一堆木罐子,小跑了过来。

    来到徐怀谷身边,说道:“陛下,您交代的东西都在这儿了,盐巴、辣椒……”

    莫迪用玛雅话惊恐地问道:“你想做什么?要杀要剐痛快点儿!”

    这些东西都是些食物或是佐料,这黄皮小贼到底要把自己怎样?

    站在一旁的库曼也是一脸疑惑,陛下要这些吃食有什么用?

    “别,在你没有供出些有价值的信息前,我是不会杀你的。”

    徐怀谷打开徐二带来的一个罐子,里边是辣椒水,徐怀谷用鼻子凑近一闻,嘿!这美洲的辣椒还真是原滋原味的辣。

    徐怀谷站起身,不再看莫迪。对着守备营看守莫迪的士卒,故意大声说道:

    “看见没,这是好东西,驱寒保暖,这大冷天的,你们得请莫迪少爷多喝点儿。”

    徐怀谷抄起一罐就往莫迪嘴里灌,莫迪倒着个脑袋,被猝不及防灌一嘴辣椒水,是又呛又辣。

    还不等莫迪怒吼,接着徐怀谷又打开另一个罐子,里面是白晶晶的海盐。

    徐怀谷接过徐二手中的小刀,在莫迪强壮的身躯上划出一道道血口子。

    “你们怎么能把莫迪少爷打得这么伤痕累累呢?这是疗伤的好东西,也多给少爷抹点儿。”

    说着徐怀谷抓起一把盐,用手捏成细末,对着莫迪的伤口撒着,就像眼前是一块未入味的牛排,徐怀谷精心地在每个豁口撒上海盐。

    莫迪被绑住的身体像一只被扯直的龙虾,激烈地颤抖着。

    “黄皮小贼!可恶!痛啊!”莫迪口喷辣椒水,含糊其词地咒骂着。

    “我先回去休息了,今晚你们就好生伺候莫迪少爷,明天我再来问问他有什么想说的。”徐怀谷擦了擦手,扭身便走,头也不回地说道。

    看押的士卒不仅没被陛下惩罚,陛下还给了他们出一口恶气的机会。

    他们欣喜地行礼道:“遵命,陛下。”

    徐怀谷打道回府,只听身后的哀嚎声渐行渐远。

    ……

    “叫人把莫黎尔家的府邸盯紧点儿,别让他们溜了。”到了王宫,徐怀谷给徐二撇下这句话,便进了寝宫休息。

    躺在舒适的床上,徐怀谷想着,今天还真是累啊,明天的事儿也不少。

    徐怀谷就这样慢慢进入了梦乡。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