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明正神典
    夜晚,奥瑞·莫黎尔的居所

    “你那宝贝孙子已经什么都供出来了,过不了多久,那黄皮异邦人就得来要你的命了!跟我走吧,去见吾王。”

    神秘人匆匆来到正安坐在石凳上吮吸着烟斗的奥瑞背后,急忙说道。

    “不,不,帕兰隺是莫黎尔氏的,王位是我的。

    我有府兵数百员,他们只有一帮面黄肌瘦的奴隶而已,我能赢的,我能赢的!”

    奥瑞其实在莫迪失踪后就感觉到了异样,此时听神秘人说的话后更是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但奥瑞不甘心,他那愤怒得满布血丝的双眼凶光外露,仍然想要殊死一搏。

    神秘人嗤笑道:“你别忘了,他们杀你孙子坎纳时,使用的是何等恐怖的神兵。”他觉得奥瑞想要用几百人来对抗那种可怕的存在,简直是痴心妄想。

    神秘人继续道:“你跟我回去,见到吾王把这帕兰隺的情况上报,吾王定会为你讨回公道的,这帕兰隺还会是你的。”

    “可我的族人……”

    “别可是了,他已经在你的府邸周围布兵了。大规模逃走是不可能的,我只有把握带出你一个,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

    翌日清晨

    又是惠风和煦,晴空万里的一天。

    徐怀谷睡醒,看了看身旁整齐叠放的玛雅王服。

    现在自己不需要参加庆典,那应该可以顺遂心意了吧,便招来仆人,让其把自己以前的便服拿来。

    徐怀谷穿上舒适的大宋便服,跨了跨步子,还是这套舒服。

    徐怀谷享用了女仆送来的玉米粥,算是吃过了第一顿早膳。

    “陛下。”徐二正巧赶来,拱手作揖道。

    “嗯,莫迪那小子怎么样了?嘴还是那么硬吗?”徐怀谷用棉布擦了擦嘴,缓缓地问道。

    “他已经全部招了,这小子被陛下整得……陛下英明!”徐二手舞足蹈地想要形容莫迪的惨状,但又生怕冒犯了徐怀谷,正经地回答道。

    “哈哈,小二,咱们是一家人,就不要这么见外了。

    既然那小子全都招了,那也省得我再去了。”徐怀谷摸了摸下巴上的些许胡茬,琢磨道。

    本来还以为这莫迪膀粗腰圆的,自己还得浪费一番口舌,才能得到些情报。

    哪知这小子外强中干,一晚上都没撑过去就全招了,真是无趣。

    徐怀谷接着问道:“他都招了些什么?”

    “兹事体大,莫黎尔氏全族通敌!不对,应该说他们就是敌人打入我们内部的细作。”徐二皱眉道,他知道这件事足以威胁到徐怀谷对整个帕兰隺的统治,便直接道出了此事的严重性。

    徐怀谷也是觉得有些出乎意料,这已经不是自己一个人能够控制的了。

    拔出萝卜带出泥,若是这莫黎尔氏全族都有问题,那也就难以保证帕兰隺城内的其它贵族势力和莫黎尔氏没有勾结。

    “先给我把莫黎尔氏的府邸全部给我围起来,但不要惊动其他人,也不要放跑任何人。

    通知库曼和咱们的其他兄弟来大殿议事。

    暂时封闭消息,贵族那边先不通知。”徐怀谷想了想,向徐二吩咐道。

    虽然按规定来说,传达国王命令是某个传令官的职责,徐二并不是专门报信的。

    但为了保密,还是徐二亲自去通知的好。

    “是。”徐二应了一声,也不磨叽,快步走出了寝宫。

    徐怀谷苦笑着,徐二现在简直就成了自己的神行太保,每次都是他报信。

    此子思维敏捷,倒是个搞情报的好苗子,以后设立情报部门说不定能把他调过去重用。

    ……

    众人听闻徐怀谷召见,不多时就都到达了王宫大殿,徐怀谷也已经落座。

    徐怀谷不在乎那些繁文缛节,见人已到齐,便直接问道:

    “还不知道我让诸位来,是什么事吧?

    我也懒得拐弯抹角,直接告与诸位,莫黎尔氏是别人安插在我们国内的细作。这是昨日徐二提审奥瑞·莫黎尔之孙莫迪时,亲口招出来的,他对此供认不讳。

    兹事体大,众位以为该当如何?”

    库曼是少有的几个知道徐怀谷在审理莫迪“刺杀国王”一案的人之一,但却也是听到徐怀谷宣布莫黎尔氏叛国这个消息后,最惊讶的一个。

    莫黎尔氏是早在库曼的祖父从奇琴伊察逃出来时,就开始跟随的部众。

    要不是徐怀谷这次歪打正着地抓住“刺客”莫迪,顺藤摸瓜查下去。

    她和帕兰隺的所有人怕是都不会想到,莫黎尔氏竟然是细作吧。

    单单奥瑞·莫黎尔就是身居帕兰隺大长老的大贵族,这可是二人之下万人之上啊。

    而且莫黎尔氏族,在帕兰隺的农业、商业、制造业等各个行业都有所涉及,全族财力富甲一方,其势力在帕兰隺,也可谓是一手遮天。

    你问他们到底有多富?富到吉尔特家族的财力,连他们的十分之一都不到。

    徐怀谷接着也将莫黎尔氏族的状况跟大伙儿说了一遍。

    众人一时惊讶得说不出话来,这表示,徐怀谷没来之前,这莫黎尔氏简直就是帕兰隺的土皇帝。

    可以说要是没有库曼之前的苦苦支撑,现在整个帕兰隺,怕是早已落入莫黎尔氏之手了。

    他们都是聪明人,知道若是轻易除掉莫黎尔氏这颗毒瘤,必定会使整个帕兰隺城为之振动。

    说不定还会产生一系列动荡,徐怀谷这个还没坐热乎的王位都有可能不保,他们这群徐怀谷的亲信,自然也难逃此劫。

    徐怀谷见众人默不作声,厉声道:

    “都说话呀,我这不还是帕兰隺的国王吗?怕什么?

    他们还不知道我们已经看穿了他们的真面目,敌明我暗,正是一举拿下的好机会。

    关键是怎么将这颗毒瘤连根拔起。”

    张幺拱手道:“陛下,我和徐二可带兵将莫黎尔氏的人一个个挖出来。”

    徐怀谷:“咱们的兵力够吗?”

    张幺回道:“这两天大祭司捐赠了许多钱财,我们招募了不少平民入伍,之前士卒的体质也在慢慢改善。”

    徐怀谷望向库曼,徐怀谷心中一暖,真是忠心之臣啊。

    徐怀谷看向张幺问道:“嗯,用什么名义呢?”

    柳骏言道:“我国现今尚以贵族和神职者们的个人意志治理国事,不如像大宋一样,先推出一份律法……”

    徐怀谷眼前一亮,柳骏倒是提醒了自己,国不可无法,徐怀谷欣慰道:

    “哈哈哈,不错不错,咱们就趁着这次机会,制定个法典如何?莫黎尔氏就作为第一个被正法的典型,就按‘叛国罪’算。”

    众人皆无异议,道:“陛下圣明。”

    “库曼。”

    “属下在。”

    “你让各部巫师传达帕兰隺即将举行法典,不,是神典大会,让全帕兰隺的子民都来观礼。

    这神典嘛……就叫做‘明正神典’好了。”

    徐怀谷恶狠狠道:“到时候把莫黎尔氏的人都给我押上祭塔,为明正神典的颁布献祭!”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