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泛太平洋帝国 第三十六章 神典大会
    是夜,徐怀谷亲自率领内城守备军和禁卫军部众,开始包围并进攻莫黎尔氏各个聚集地。

    因为是夜晚行动,莫黎尔氏族人毫无防备,徐怀谷在抓捕过程中只遭受到小股私兵的抵抗,其他众人皆被一举擒获。

    “陛下,奥瑞那个老东西跑了!”

    “什么?不愧是大长老,这消息倒挺灵通。”徐怀谷皱眉道。

    如果说奥瑞早早就得知了莫迪被抓的消息,那么应该已经是昨夜的事了。

    若是他早早做好准备,与自己拼死一搏的话,凭自己这点儿兵力怕是很可能得在阴沟里翻船。

    从刚刚夜里抓获的莫黎尔氏私兵部众的数目来看,奥瑞之前起码有几百私兵的底牌在手上。

    他为什么匆匆逃走,却不组织力量,进行反击呢?

    若是奥瑞提前私下快速联络交好的各部贵族,来个先发制人,说不定徐怀谷就要埋骨他乡了。

    徐怀谷不知道自己的运气有多好,敌人忌惮他的突火枪,也因为徐怀谷已经开始了对他们的监视,害怕他随时动手,只好匆忙逃窜。

    不过若是奥瑞没有点什么联络密道私通各贵族的话,自己的探子也还是能发现他们的动向的,也并不会那么严重。

    但是凡事得往坏处想,这次是自己疏忽大意了。

    徐怀谷琢磨出的这种假设,令他脑门不禁冒出冷汗。

    自己这次还是太过想当然了,稍不注意自己就有可能全军覆没,被人逆风翻盘。

    自己这刚当上国王没几天就已经开始习惯性地独断专行了,这样可不是长久之计,以后一定要三思而后行。

    看来古代的监察机构还是很有必要的,还是得有人时时刻刻监督和敲打自己。

    徐怀谷在心中告诫了自己几句后,一脸淡定地对张幺、徐二吩咐道:“奥瑞怕是早已跑远,现在也追不上。你们先把莫黎尔氏的人全部看押起来,检查是否有落网之鱼,等候明日的神典大会,我要给那帮贵族来一出杀鸡儆猴的戏码,看看这私通外敌、弄权叛国的下场。”

    “库曼。”

    “属下在。”

    徐怀谷:“神典大会的通知传达下去了吗?”

    库曼回道:“各族部落已经全部传达完毕。”

    徐怀谷笑了笑说道:“好,那咱们就静待明日的好戏吧。”

    ……

    第二天,清晨

    祭塔前的广场上已然是人山人海,被通知的各部落和贵族都聚集在了这里。

    人群中几人无聊的唠着嗑:“前几天陛下遇刺的事情,你知道吗?”

    “什么?有人竟然敢刺杀国王?”

    “听说还是个贵族子弟呢?”

    “嘿,早就看那群贵族不爽了,靠着祖上的阴德,作威作福,现在都敢骑到陛下头上了。”

    “噤声!你怕是不要命了。”

    “诶?你们发现没有,那儿以前没有那根石柱的,现在怎么凭空多了这么一根。”

    一部族平民倒是眼尖,发现了广场的人海之中矗立着一根几人高的粗大石柱。

    “兴许是陛下有什么要记的。”

    立柱记事这种事,玛雅的国王们是经常做的。玛雅众多城邦都没有发明出纸张,而兽皮又昂贵。

    为了达到示众周知的效果,也只好立上这么根足够吸引眼球的石柱子,在上面记事了。

    ……

    今早徐怀谷可是有些难受,昨晚刚打完莫黎尔氏的夜袭抓捕战,又要找人把那根足够粗大的石柱,赶在子民们云集之前立在广场上,即使徐怀谷熬了个通宵,在石柱上刻字的任务也是没能完成,看来只好以后刻上去了。

    仆人见徐怀谷没怎么休息,便细心地捧上了一小罐粉末,让徐怀谷提提神。

    这粉末是什么呢?烟草这玩意儿原产地就在美洲,玛雅人很早就开始学会抽烟这种爽事儿了。

    他们把晒干的烟叶碾成碎末,混合上木薯粉,就制成了现在放在徐怀谷眼前的玛雅鼻烟粉。

    徐怀谷以前只听说过,却从没用过鼻烟。

    徐怀谷试着用鼻腔吸上这么一口,还别说,真有些提神的功效,周身的疲惫像是被一股清凉激荡开。

    “不错不错,烟草是个好东西,以后出口一些到欧亚,也能成为我们的一大资金来源。

    看来得尽快解决玛雅内部问题,才能专心地发展经济。”徐怀谷点点头,夸赞了一下那机灵的仆人,心想道。

    ……

    祭塔之下人声鼎沸,祭塔之上却是有些死寂。

    那些坐于一旁的大贵族们看向徐怀谷都是战战兢兢,面色青白。

    他们都是些老油条,莫黎尔氏全族被捕这么大动静的事儿,他们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各个贵族以往都是相互攻讦、打压的,但有外人触犯他们利益时,也会齐心协力。

    但这次事件如此突然,而且还是国王发难,难免有些兔死狐悲。

    不过现在这些大贵族怕是自身难保了,连莫黎尔氏,这帕兰隺势力最大的氏族都被一网打尽,他们应该怎样反抗呢?

    ……

    日上三竿,徐怀谷站了起来,走近祭塔那陡峭而又漫长的阶梯,一眼望尽帕兰隺,自己的子民也尽收眼底。

    徐怀谷之前在加冕仪式上光顾着紧张去了,可没有仔细看看这种风景。如今权柄在握,却是不一样的心态。

    徐怀谷低声喃喃着:“这种感觉……真是奇妙啊。”

    徐怀谷定了定心神,屏足了气,照着早上脑子里编的瞎话,喊道:

    “我的子民们!昨晚,太阳神在梦里告诉我,他,作为掌控诸天的神,觉得我们的王国,某些人变得愈发堕落,不再信仰他。

    我们需要法律来约束、制裁那些不信神明或是信了伪神的人,我们需要用法律来建立新的帕兰隺!

    我当时就问:‘法律是什么’。

    神说,法律就是让我,帕兰隺的国王,将他的意志,神的意志,传达给我的子民!

    为此,我在你们现在站着的地方,树立了一根神柱。我将把神的意志,镌刻在上面,时时刻刻提醒我们,举头三尺有神明!

    这些神的意志集合起来,就叫做《明正神典》!”

    徐怀谷背后几位较为强壮的巫师将徐怀谷的话翻译成玛雅语大声喊着,清晰地传入了每个聆听的帕兰隺子民耳中。

    随即暴起了一阵起起伏伏呼喊的声浪。

    “太阳神!太阳神!”

    “神典!神典!”

    “杀死那些信仰伪神的人!”

    ……

    贵族们仅剩的一点顽抗意志,在“人民的汪洋大海”中被完全瓦解,他们知道徐怀谷所说的某些人是谁,现在瘫坐在祭塔上的他们就如同迷失的羔羊,只能任徐怀谷宰割。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