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起司
    龙脊山很久没这么热闹过了。真的,或者说龙脊山自从那场传说中的战争之后就没有这么热闹过。灰袍人,那个古训中的灰袍人!所有的冰霜卫士都沸腾了,很快,上至总司令,下至普通的士兵,几乎所有的卫士都聚集到了拜安所在的哨所附近,而他们的议论声也让人担心会不会引起雪崩。

    老司令乔恩第一时间召见了拜安,或者说,老司令第一时间就来到了这个哨所,他的副官之后私下里说过,除了被司令夫人从酒馆里拿着擀面杖追出来之外,这是他见过的司令近十年来跑得最快的一次。当然,这一路上也不是没有人试图拦下这位司令,北方人虽然耿直,但他们绝对不傻,天知道那个灰袍人到底是什么,司令官不应该这么贸然的与对方接触。不过老司令只用一句话就让这些人退开了。

    “你们难道要我向一个来自家乡的人展示如今我们的懦弱吗?”

    一句话,这些北方汉子顿时就无话可说,只能默默跟在司令身后,走向那个发现灰袍人的哨所。天空中的乌云越级越厚,暴风雪的到来似乎随时可能发生。

    “所以,你就是目击者吗?”乔恩问道,老司令披着一席厚重的黑色兽皮披风,分开吵闹的人群。

    “是的,阁下。我在那里看见了他。”拜安指着灰袍人的方向说道。

    于是司令官也掏出了怀里的望远镜朝哪个方向看去,然后他就看到了一个灰色的身影一动不动的矗立在冰原上,似乎阵阵的寒风无法让袍子中的人感到寒冷一样。

    同样的,很多人也都忍不住好奇心,纷纷用望远镜看了过去。不过这些战士看了一会,除了确定这个身影没动过之外,似乎什么也确认不了。

    “阁下,我们应该怎么做?”一位副官询问道。老司令放下望远镜,他注意到这位副官的手上拿着一把双手重弩。事实上,很多战士在赶来的同时也都携带了类似的武器。他们很焦虑。

    “收起你的武器吧,我的同胞,我们冰霜守卫需要用武力来威胁一个形单影只的陌生人吗?”乔恩笑着说。

    因为司令官的话,那些拿着弓弩的战士们也收起了这些武器。似乎老司令官的笑有着某种魔力,让这些冰霜守卫的不安平息了很多。这就是身为领导者的能力,乔恩已经在自己的军旅生涯里无数次用自己的冷静和理智引导军团远离不必要的纷争。

    而在冰原上,他们听不到的地方。那个灰袍的身影抬起头看了看人声鼎沸的哨塔,笑了笑,低声说道。

    “姑且,算合格了吧。看来至少是不用见血了呢。”

    最终,老司令力排众议,决定放下吊篮让那个灰袍人上来,他的理由是——暴风雪要来了,总不能让人家站在风雪里吧?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左右,冰霜卫士们总算从仓库里找来了布满灰尘的吊篮,这原本是为了迎送那些前往北方的探险者的,可是时过境迁,已经有年头没有被用过了。战士们怀着忐忑的心情小心的把吊篮放下去,其中一半是因为畏惧这个灰袍人,另一半是怕吊篮升到一半的时候掉下去把灰袍人摔死。不过总之,这幅破旧的吊篮总算还是质量过硬,一边呻吟着,一边把这个神秘的来客弄上了哨塔。老司令亲自带了五个人在城墙上迎接并驱散了更多的士兵,就如他之前说的,他不希望让这位古训中的神秘人觉得如今的冰霜卫士是一群懦夫。

    “嘎吱,嘎吱”被冻紧的绳子发出令人担忧的声音,先是兜帽,然后是上半身,最终,这位灰袍人整个出现在了冰霜卫士们面前。

    “呼……伙计们,要我说你们的吊篮实在是该换了,我在上来的时候一直在担心那个绳子会不会断掉。”这就是这位灰袍人的第一句话。一句,额,无法被载入史册的寒暄。虽然后代历史对乔恩司令和灰袍**师的相见的记录一直充满传奇色彩,可是历史总是具有传奇色彩的不是吗?至于那些色彩是后代加上去的,还是本来就存在的,很重要吗?

    事实上,饶是老司令做好了各种准备,但是当他听到灰袍人的话时依然老脸一红,他也只能咳嗽两声,希望转移这个尴尬的话题。

    “那个,尊敬的灰袍,我们遵循着古训前来迎接您,请说出您的要求吧。”

    “要求?啊,那个不急,话说你们能不能先给我弄点吃的,为了赶路,我已经,额,三天没吃饭了,自从……我吃掉了最后一只拉雪橇的那只狗之后。”灰袍人如是说道。

    …………所以这场会晤的结果就是老司令带着这位灰袍人跑到山下的龙脊之巅去吃饭了。这倒不是说要塞上没有吃的,只不过老司令实在是不愿意让这位贵客吃那些干硬无味的干粮。

    “两条烤鹿腿,两条烤羊腿,四块猪肋排,两块干酪,再上点面包小菜,啊,对了,来一桶麦酒!”站在龙脊之巅的柜台前,灰袍人流利地说道。他说的如此之流畅,让人怀疑他是不是在来的路上一直在想一会要吃什么。

    “照他说的办。”老司令面无表情的对目瞪口呆的老板娘说道。然后就拽着这位四处打量的灰袍人找了个大桌子坐下,嗯,鉴于灰袍人点的东西,老司令直接带他坐到了最大的那张桌子上。

    老司令并不是很少来龙脊之巅,事实上,因为他和这个酒馆的初代老板是很要好的朋友,老板娘从小就很亲热的叫他“乔恩爷爷”,或许是因为老司令没有子嗣的原因吧,他对老友的这个孙女就像是亲生的一样,嗯,或许比亲生的还亲一点?所以常来酒馆的人都知道虽然这位老人在外面是这个龙脊山脉最大的军事统领,可是在这间小酒馆里,也不过是一个和善的老人罢了。一个身手敏捷,力气大的离谱的和善的老人。据说老板娘的追求者里流传着一个标准,只有打得赢这位老司令的人才有成为老板娘男朋友的资格。

    “那么,额,大师,现在您能告诉我您的来意了吗?”看着面前这个放下了兜帽,一连喝下三大杯麦酒面不改色引得周围一阵喝彩的青年人,乔恩问道。

    “当然,当然,抱歉我实在是太饿了,您知道的,在山外面想找点吃的简直不要太难。”青年人带着有些腼腆的笑容说道。

    “啊,还有,您不必叫我大师,我离这个称呼还差得很远,如果您愿意的话,您可以叫我,起司。”

    “好的,大,额不,起司阁下,”真是个怪异的名字,老司令想,“您可以告诉我您的来意了吗?还有,如果不冒犯的话,我也想知道您是怎么在山外边生活的。”

    是的,虽然老司令确实很在意那个古训,但是他更关心的是这个人是怎么从冰原上来的,冰原上应该是没有任何生物的啊,还是说,在他们不知道的远方,故乡的土地已经悄然解冻了呢?一想到这个念头,老司令的心跳就开始不自觉的加速,那可是每一代北方人的梦想啊。

    “嗯,先别着急,司令先生。我们一个个来。首先,我先回答您最关心的问题,我很遗憾,山外面还是一片冻土,至于我是怎么在山外生活的,额,我只能说这是个秘密。而且不具有普世性,就算我告诉你,你也不可能带着人去山外开垦。”起司顿了一下,让老司令消化自己的话。

    “然后吗,关于我的来意,事实上我和您一样对此充满疑惑,我是遵循着某位更伟大的,额,先知的指示在此时来到此地,至于我来了之后干什么,怎么干,我现在也是一头雾水。”他耸了耸肩,做出一个无奈的姿势。

    老司令脸上露出些许失望的神色,不过更多的是庆幸,虽然没有什么好消息,但至少不是坏消息不是吗?可是接下来灰袍人的话却又让老司令紧张起来。

    “虽然我能够告诉您的东西有限,不过,就算是为了报答这顿饭吧,我给您一个建议。根据我刚刚所看到的,听到的,和感受到的这个小镇上的东西,我有了一个初步的判断。请您小心威胁,来自南方的威胁。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它们,但是,它们,快要来了。”起司脸上带着笑,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