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推论
    龙脊之巅酒馆,起司到达后三天,雪

    “听说了吗?杰克他们家的羊今天丢了一头。”一个村民喝了一口酒,说道。

    “啊,听说了啊,这两天牲口老是失踪,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另一个村民点了点头,说。

    “我听说,是附近来了狼群。”第三个村民搭话道。

    “不会吧!那牲口晚上都是养在牛舍羊舍里的,那狼是怎么进来的?”

    …………

    热烈的讨论因为一个人的光临而停止。起司依然穿着他那身标志性的灰袍,雪花在他的兜帽和肩膀上积了薄薄一层,可见他已经在雪中走了一段时间了。当这位传闻中的灰袍进入酒馆之后,那些村民们不自觉地停止了交谈,似乎是忌惮着他的存在。

    “一杯麦酒。”起司皱着眉头,坐在吧台前对老板娘说道。他的双眼没有焦距,可见是在思考着什么,可能是他的思考太过专注,以至于他完全没有注意周围村民们对他小声的指指点点。

    很快,酒馆中的村民就两两三三的结账走人,刚才还人满为患的酒馆转眼间就变的只剩下老板娘和在吧台前无意识的喝着麦酒的起司。老板娘收拾着桌子上的盘子餐具,脸上的表情有些生气,毕竟起司把酒馆里的生意都搅黄了。

    “如果你再不查出那些牲口去哪了,恐怕我这不到半个月就要关门大吉了。”用近乎粗鲁的动作抢下已经空了的酒杯,老板娘对灰袍抱怨道。

    “啊,抱歉,我刚才在想东西。”起司从沉思中被惊醒,看了看四周冷清的环境,尴尬的说。

    “从你到这里开始,三天丢了将近十头牲口,你要是饿了可以跟我说嘛。就算你需要生肉也可以让乔恩爷爷去谈啊。”老板娘一边做着简单的清洗,一边说。

    “我已经说过很多遍了,爱尔莎,我跟那些失踪的牲口真的没有关系,深渊在下,还有我要怎么解释你才会相信我不需要活物来做祭品。”起司抱着脑袋说道。

    老板娘放下手里的盘子走到起司的对面,双手猛地落在吧台上,发出巨大的声音,在起司被吓得抬起头之后,她用这个十分有气势的姿势对后者说。

    “那你就去解决它!把那个真正的贼带回来,如果是狼就带着它们的皮,如果是人就带着他们的头!告诉那些人你是无辜的。”

    不得不说,虽然爱尔莎长的很甜美,但是当她发怒的时候所展现出来的气势完全不是南方那些贵族小姐们可以比的,北方人彪悍的血液也同样流在这个女孩的身体里。而我们可怜的起司就成为了这份气势的受害者,他完全是被牵连的。很显然老板娘是把生意不好的原因都归到了他的头上,虽然这也不算冤枉他。

    “是,我的女士,但是如你所见,我已经在村子里为了这件事跑了一天了,让我稍微休息一下如何?”起司苦笑着说。这倒是真的,纵然他是个货真价实的魔法师,可是魔法并不是万能的,更何况他还在调查魔法瘟疫的事情,实在是对这无妄之灾没什么办法。

    回到自己的房间,起司躺在冰冷的木板床上盯着房间的天花板。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年轻的法师低声呢喃着。

    起司抬起手,在他的手中凝聚出一小团绿色的光晕,这团绿光的颜色既不是森林的绿,也不是青草的绿,而是一种光是让人看上去就觉得邪恶的绿。这是起司从镇子里收集到的,虽然很淡,但是他可以确定这就是一种危险的魔法瘟疫。而且一定与自己老师给自己的任务有关。法师端详着手中的这团绿光,把这几天来所经历的的事情又一次从头到尾的梳理了一遍。

    “我一来,牲口就开始丢,这么说来几乎可以肯定我是最有嫌疑的人,然而并不是我,除非……”起司的眼睛眯了一下,他想到了一个可能。而接下来就是去论证这个可能是否就是对的。翻身下床,披上袍子,法师用自己平生最快的速度冲回了酒馆的大厅。

    “爱尔莎!告诉我在我来之前这个镇子发没发生过什么不寻常的事,或者什么陌生的人!”

    老板娘第一次见到起司这么激动的状态,至少在这五天里,这个灰袍人一直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就算是跟冰霜守卫的头领对话或者被全镇的人在背后非议他都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所以老板娘着实是被吓了一跳。

    事实上,起司一直以来都有着法师特有的高傲,这在拥有力量,或者说知识的人群中很常见。他们总是认为自己拥有着比普通人更多的知识,所以他们可以看到那些被人忽略的关键。而正是因为这份骄傲,虽然起司三天里都在调查着这个镇子,但是他却并没有去向村民们询问。用他老师的话来说,比起人们看到的,法师更应该相信自己看到的。

    而当灰袍法师决定去向别人求证的时候,他也可以成为很好的交流者。所以起司很快就从老板娘哪里得到了关于三天前曾经出现在这个酒馆里的黑袍人的情况。

    “可以把那枚银币给我看看吗?”

    爱尔莎虽然不太愿意把这枚贵重的银币拿出来,但是为了让镇上的牲口失窃案尽快解决,她也顾不上太多。

    “就是这一枚。”老板娘不情愿的从自己的衣服内侧拿出一枚银币,并没有直接交给起司,而是放到了柜台上。同时时刻警戒着起司的动作,如果对方稍一露出想要抢夺的意愿,她一定会马上做出反应。

    而起司自然无视了老板娘的小动作,他仔细的端详着这枚银币,在透过窗户的阳光的照耀下,银币闪耀着金属的光芒。

    “破冰鳟鱼徽记。”起司皱着眉头小声说道。在银币向上的一面是一条从冰面里跃出的鳟鱼标志,当然,鉴于银币粗糙的铸造技术,只有熟悉这个徽记的人才能看得出它到底是什么,在普通人眼里大概也就只能认得出这是一条鱼而已。

    “萨隆家族的徽记?”虽然爱尔莎对于贵族的那套标志体系几乎没有印象,但是作为离得最近的领主家族,她还是知道萨隆家族的标志的。

    “我想是的。”起司点了点头,然后把银币翻了过来,银币的另一面则铸着王室的标志。

    “这能说明什么呢?”爱尔莎此时也提起了兴趣,她很想知道这个灰袍人可以通过一枚银币知道什么。

    “银币一面是领主徽记一面是王室徽记,证明这种银币是经过国王认可再交由领主自行铸造的币种,一般这种类型的币种不会在领地之外太远的地区流通。因为各个领主之间铸造的钱币掺入的金属重量有一定区别,如果是往返于各大领地之间的商人更愿意使用国王发行的货币,它们的价值更好统一。”起司快速的说着,作为初次进入文明社会的法师,他的很多知识也只在书本里学过。

    “所以哪位黑袍的客人有很大概率来自萨隆伯爵领。而……”

    “而你在三天前说过,萨隆伯爵领已经完蛋了。”爱尔莎接着起司的话说道。

    “是的,渡鸦告诉我那片土地已经被毁了,而毁掉它的威胁还在接近着这里。一开始我以为那是指某一支军队或者其他什么武装力量。现在看来,或许我犯了个错误。”起司说道。他之前把瘟疫和萨隆伯爵领的毁灭分开来看,但是现在,他发现二者的关系或许比他想的紧密一些。

    “什么意思?”老板娘问道。

    “意思是毁灭萨隆伯爵领的东西或许已经到了这个镇子上,而如果我们没有把它快速,安全的处理掉,或许,这个镇子也会十分危险。”起司笑着说。

    这次轮到爱尔莎皱眉头了,她没好气的说。

    “为什么你在提到危险的时候这么兴奋?”

    “不,我的女士,我对单纯的危险可没什么兴趣。我感到开心是因为……恩,因为一些其它的东西。”起司挑了一下眉毛,说道。

    爱尔莎还要再开口,而灰袍却自顾自的继续说了下去。

    “放心,我保证会处理掉它的,不管它是什么。”说着,起司拉起自己的兜帽,转身朝着酒馆外走去。

    “这就是你给我的考题吗?它难不倒我的,就如同你给我的其他问题一样。”法师走出酒馆的大门,迎着夹杂着雪花的冷风,低声的自语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