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捕获
    葛洛瑞娅觉得饿极了。同时她又在怀疑自己是不是还有能力感觉到饥饿。疼痛,难以描述的疼痛在日夜折磨着她,那感觉就像是身体里的每一根骨骼,每一块肌肉都在被人用力扭曲拉扯着。在这种痛苦的折磨下,葛洛瑞娅完全无法控制自己,她清晰的意识到自己在苦痛的压迫下正逐渐变成一只野兽,可她却无可奈何。葛洛瑞娅蜷缩在洞口里,四周是动物的尸骨和结冰的体液。三天,如果之前有人说三天的时间就可以把一个美丽的健康的女性变成一个怪物,葛洛瑞娅只会把它当成一个恐怖故事,可现在,故事发生在了她自己的身上。

    她已经忘记了很多事,而幸好她还记得自己的名字,葛洛瑞娅·冯·萨隆,萨隆伯爵的三女,亦是最小的那个孩子。作为一方领主的子嗣,葛洛瑞娅的生活一直没有什么波折,直到十天以前。瘟疫,这个词汇一直以来都和处在北方的萨隆伯爵领无缘,寒冷而漫长的冬天可以让大部分传染性疾病都消散在冰雪之间。然而它还是爆发了,起初是领地边缘的猎户和农夫,中世纪闭塞的交通让萨隆伯爵难以在第一时间了解自己领地的动向。所以当第一批感染者出现在溪谷城,伯爵领的首府的时候,其实整个伯爵领已经重疾难返了。那些被感染的人最开始会发烧,神志不清,痛苦难当,他们的身上长出黑色的斑点,斑点变成黑色的肿瘤,肿瘤爆裂流出褐绿色的恶臭脓水。而如果只是如此,或者说这种瘟疫只是最终让人死亡,那么葛洛瑞娅这样居住在城堡中的小姐也不会太过于危险。可是,就如同领地中的首席学者所说的,在很多时候,死亡并不是最糟糕的结局。

    葛洛瑞娅记得,就算在再大的痛苦下她也不会忘记那些眼睛,那些狭长的,在黑暗里闪着深绿色的眼睛,一对一对的,在黑暗中,在火把微弱的光芒下让人从心底里感到畏惧。或许这也是为什么那位伯爵领第一的勇士,领主的首席骑士最终也只能让葛洛瑞娅一个人逃了出来。葛洛瑞娅至今都不知道那些眼睛到底是属于什么东西的。不过她知道,不论那些东西是什么,自己都在慢慢变成那些东西。

    “咯……咯……”在本能的驱使下睁开双眼,眼前就像是蒙着一层绿色的薄膜,所有的东西都在这层薄膜的扭曲下变的怪诞而模糊。而相对应的,葛洛瑞娅的嗅觉变的极为敏锐,甚至她有一种错觉,就算自己闭上眼睛,光靠自己的耳朵和鼻子,自己也不会撞到任何东西。血的味道,腐烂的味道,雪的味道,以及来自自己的酸臭味,这些味道让葛洛瑞娅宁可永远的失去嗅觉。

    饿,最原始的本能驱使着她从藏身的地洞里起身,尖锐的指甲划过石头发出阵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去寻找任何可以吃的东西,那些还有体温的东西,什么都可以。

    ………………

    太阳要下山了,起司站在雪地里,看着天边即将坠入群山中的太阳。冷风却似乎并不想随着太阳一起休息,反而更加的变本加厉。龙脊山的夜晚,没有人愿意在入夜后离开镇子的范围,而那些农户们也早早的把牲口赶到棚子里,自己则回到温暖的室内。三天以来,起司其实并没有怎么仔细思考牲口失窃的事情,对他来说,小镇人的非议和老板娘的抱怨远不如老师给自己的试炼来的重要。然而,现在既然发现了二者之间有着密切的联系,法师不得不认真的处理这件事情。

    通过一下午的走访,起司大概确定了牲口丢失的位置,而结合脑中的猜测,他觉得自己要面对的应该是某种野兽,至少在行为方式上是野兽的东西。既然是野兽,就一定要有巢穴,而结合丢失的牲口的体型,法师也可以大概推测出这头饥饿的生物的活动范围。现在,他要做的就是耐心的等,等这只野兽在饥饿的驱使下走出自己的巢穴。寒风和冰雪不能阻挡法师的视线,只要他愿意,他甚至可以感应到积雪下冬眠的蛇的位置。所以起司相信,自己绝不会错过抓捕的时机。

    来了!

    睁开闭上的双眼,起司默默脱下了手套,厚重的皮革虽然可以带来良好的保暖效果,却也降低了法师的施法速度。面对这种类型的敌人,起司需要充分利用每一个瞬间。他一只手从怀里掏出一个羊皮水壶,另一只手随意比划了几个手势,然后贴在了水壶上,水壶的温度开始上升。片刻,起司解除了施法,他打开水壶盖,将一水壶的热羊血倒在身前的雪地上。温热的血液很快失去温度,但是它的气味,已经随着风飘散开了。

    “来吧,乖狗狗,快来吧。”

    很快,起司等待的对象就来赴约了。那是一只怎样的怪物,起司从未在图书馆的任何一本书上看到过,也从来没有在任何人的口中听到过,冰雪中出现的怪物看起来就像是介于人和老鼠之间的混合体,而这种混合却显得粗糙而且随意。起司敢保证就算是邪法师做的生物实验产物都要比这东西看起来顺眼的多。斑驳的毛发,混乱的双眼,以及有着暗红色血迹的吻部。

    很明显,这只怪物也发现了自己想象中可口的猎物只是法师的幌子,不过对它来说,起司本身或许也是不错的肉食。不过或许是野兽的本能亦或者是残存的人性让它没有直接扑过来,而是隔着一定距离望着起司踌躇着,似乎是在观望。

    但是法师可不给它任何的机会,起司的眼瞳里闪动着魔法的光辉,他的施法速度很快,快到怪物还没对他的行为作出反应他的施法就已经完成了。怪物脚下的冰雪似乎瞬间活了过来,变成了蛇,顺着怪物的脚盘绕而上,任凭怪物怎么挣扎,这冰雪构成的蛇却紧紧的攀附在它身上。就算偶尔被抖落或拍落些许,还是有更多的雪变成这条雪蛇的一部分。

    “凝固。”

    随着起司口中的词汇,松软的雪瞬间变成坚硬的冰,怪物的挣扎结束了,不是它不想继续挣扎,而是坚固的寒冰已经封锁了它的躯体,让它动弹不得。看着前方被束缚住的怪物,起司这才发现自己手心里不知不觉竟然已经布满了汗水。

    “好了,现在让我们来看看,你到底是什么。”法师兴奋的走近自己的猎物,但是他并没有注意到,寒冰组成的牢笼上已经出现了一些细密的裂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