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意外
    这下糟糕了。当起司被怪物咬到的那一刹那,他想到。

    冰凝成的绳索在怪物的蛮力下碎裂,放下了防备的法师被怪物一口咬住左肩肩膀。这一切都发生在一刹那之间,起司根本来不及作出反应,肩膀上就是一阵冰凉,然后就是钻心的疼痛。然而常年的学徒生涯让起司忍受疼痛的本事早已超越常人,须知,法师在各项试验中所遭遇到的危险可是要比训练一个战士要恐怖的多。而且为了保证在各种情况下的施法能力,起司的老师对自己的学生都进行过专门的疼痛忍耐训练。所以此时的起司大脑还可以在剧痛下保持清醒。

    几乎出于本能,起司的右手握拳,用尽浑身的力量狠狠的凿在怪兽的肋下,虽然已经产生了异化,但是根据它的形态,起司觉得人类的要害应该还对这个怪物奏效。

    “咯……”低沉的嘶吼中,怪物因为疼痛放开了咬合的上下颚,法师抓紧机会抽出自己的左肩,同时借着这短暂的瞬间组织反击。虽然左臂暂时失去了活动能力,但是就算不依靠双手,起司依然可以凭借语言来释放一些法术。

    “吼!”巨大的咆哮声从起司的嘴中喷涌而出,这声音带出的音浪甚至让空中飞舞的细雪都随之退散,在空中留下一片扇形的真空区。如果有一个来自人类社会的法师一定会感到惊讶,因为此时起司使用的并不是常规意义上的法术,而是来自于野蛮兽人的狂吼咆哮!这种介于本能和法术之间的能力是兽人萨满的招牌技能,他们依靠这股附带着魔力的声浪来镇晕附近的敌人,以此来赢得宝贵的施法时间。但是,这种能力之前却从未有人类掌握过,法师协会给出的解释是人类和兽人的生理构造区别造成了这种现象。而作为纯种人类的起司此时却用处了这种兽人战技,估计会让很多研究者跌破眼镜。

    不过此时的雪地里自然没有人注意这些事情,但是这种实用的战技却起到了超出预估的效果。那只怪物在被起司近距离一发咆哮击中后完全丧失了行动能力,双手抱头,踉跄的后退了几步后就跪在雪地上蜷缩成了一团。但就算如此,起司知道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用法术石化了伤口周围的组织,一来是防止伤口恶化,二来也能有效的降低病毒在自己体内扩散的速度。是的,在见到对方的一瞬间,起司就知道怪物的牙齿爪子上一定是沾染着瘟疫病毒的。而没有第一时间治疗伤口是因为起司知道普通的治疗术是不能排出已经进入体内的病毒的,况且在穿着如此之厚的衣物的情况下,治疗术极有可能让破碎的衣物混进伤口里。

    作完伤口处理,起司用右手快速的从雪地里一捞,但是他从雪中抓出的并非是一捧碎雪,而是一把由冰组成的短矛。有的时候,法师不需要追求强大的法术,而是应该选择最正确的法术。根据那个怪物的身体素质,起司断定在自己吟唱完足以对其产生威胁的法术时,自己的脖子应该也已经被对方咬断了。而一把锋利的短矛,则可以给自己争取更多的时间。

    然而,事情并不想法师想的那样,那只怪兽在雪地上久久没有起身。起司把短矛对着怪物小心的靠近了两步,他惊讶的听到怪物发出一阵阵低沉的声音。一个想法在起司脑中惊现出来——

    它,在哭。

    ………………

    爱尔莎有些担心,虽然她让起司尽快的去解决牲口失窃的事件,可是起司出门后已经过了整整一个下午,而且随着夜幕来的酒客们都说他们看见起司独自一人走出了小镇。甚至他还拒绝了愿意陪同的冰霜卫兵。虽然乔恩司令提到过,起司也承认他有着远超普通人常识的力量,可是面对未知的威胁,爱尔莎依然有着不好的预感。

    似乎是为了印证她的担忧,屋外的风雪似乎又大了些许。

    “爱尔莎……我需要你的帮助……”起司的声音突兀的出现在爱尔莎的脑中,让老板娘一度以为他就在自己的身边恶作剧。不过她很快意识到这恐怕又是法师的小把戏之一。

    “我在……快来……”起司的声音继续传来,但是就算是传声,老板娘也能感觉到对方的虚弱。她很快找到了酒馆里正在喝酒的两个冰霜卫士,二话不说就拉着他们冲出了酒馆。

    很快,冰霜卫士就和老板娘把倒在小镇街上的起司和怪物抗回了酒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爱尔莎特意带着他们从酒馆的后门进入,避开了大厅里的人群。

    起司的房间中两个冰霜卫士看着躺在地上的怪物面面相觑,刚才在外面因为怪物身上蒙了一件黑袍,他们还没有看仔细,如今借着屋内的灯火见到怪物的样子没有吓的拔剑大叫已经让起司很佩服冰霜卫士的素质了。但是就在他们打算去报告乔恩司令并顺便叫医生过来得时候,起司却举起右手遥遥一指两个守卫。两个守卫就瞬间摊在地上睡着了。

    “你在干什么?!”老板娘被起司的举动吓了一跳,她大声的质问道。

    “还不能让冰霜的人和村民知道它的存在……因为我没时间去向他们解释……咳咳……”起司半躺在床上,面色苍白的说。

    “解释什么?这到底是什么东西?还有你的伤也必须叫医生过来。”爱尔莎皱着眉头说。

    “求你了,爱尔莎,我需要你的帮助……相信我,我不会伤害这里的人……”

    老板娘还想要说什么,但是看到起司的眼睛,她最终还是没有说。我这或许就是被魔鬼蛊惑了吧。她想。

    “好吧,你需要我怎么帮忙?”她问道。

    “像往常一样回到大厅的客人,然后不要让任何人进入这个房间……直到我走出来。”起司说完就看着老板娘的眼睛,他知道对方没有必要为自己做到这步,但是他必须这么做。现在的他不能被人打扰。

    爱尔莎瞪大了眼睛,然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好吧,但是等你出来之后,我想听你说说。”

    “好的,我会向你和乔恩司令解释这只……”

    “不,不止是它。”爱尔莎继续说,“还有你到底是谁,从哪来,为了什么。我都要知道。”

    “你这是在趁火打劫。”起司说。

    “而你别无选择。”爱尔莎笑着说。

    “好吧……我答应你。”最终,起司还是只能答应对方的要求。毕竟现在的情况让他别无选择。

    老板娘在得到承诺后笑着拖走了那两个睡着的冰霜卫士,不得不说她的力气确实让起司咋舌。

    “那就一言为定。”

    说着,她关上了房门,把房间留给了起司和怪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