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血狮
    时间稍稍向回追溯一点,在起司抓捕到葛洛瑞娅后一天。

    萨隆伯爵领南境边镇浊流镇

    “大人,南境已经封锁完成。目前为止连同抓捕和接纳的原伯爵领难民共一百二十九人。第二到第七队还在边境巡逻,周围城镇和要塞也已经贴出了告示。”

    原本的城镇大厅如今被两天前来的骑士团接管。镇子上原本的办公人员都因此更改了办公地点。这些骑士训练有素而且待人有礼,这让小镇上的人十分安心,只是好奇他们到底是来做什么的。

    “难民的情况怎么样?”

    “呕吐,发烧,身上长出黑色的斑点。昨天又有十多人不行了。阁下。”

    “…………通往伯爵领的道路呢?”市政厅首位做着的骑士在听完属下的禀报后问道。

    “所有道路都由第一队把守,没有放过一人进入伯爵领。”

    “好,先这样吧,命令各队加强搜查力度,决不能让任何难民走出伯爵领。”骑士皱着眉头说。

    “您的意志,阁下。”

    当传令的士兵离开之后,坐在首位上的骑士看着眼前伯爵领的沙盘模型沉思着。他的目光在伯爵领的南方边界上来回扫动,似乎是在确认那个位置会出现疏漏。许久,他开口道。

    “西境的情况如何?”

    “烈锤大公已经在西边的边境上部署了十队骑士,后续部队还在从公爵领各地调集。”骑士身边的副官立刻回答道。

    “那支部队的指挥是谁?”骑士问。

    “是希瑟骑士长,阁下。”副官回答。

    希瑟,骑士知道这个名字,她是整个王国屈指可数的女性骑士长,再加上烈锤大公身份特殊,作为他手下首席骑士的希瑟在王国里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虽然坊间流传着很多关于希瑟骑士长和烈锤大公不清不楚的传言,但是骑士知道,那些都是空穴来风。至于他是怎么知道的,很简单,因为他之前曾经和希瑟有过短暂的合作,而在那次合作中希瑟给骑士留下的印象让他明白这位女骑士长有今天的成就,完全是凭借自己的努力。

    所以,当听到封锁西境的人是她的时候,骑士知道西境出现意外的可能性已经不大了。暂时松了一口气,骑士紧绷的神经终于稍稍的放松了一下。想到自己因为这次紧急任务被取消的假期,他的脸上不自觉泛起了苦笑。虽然自己贵为王国骑士团的二团团长,可是说到底,还不如希瑟那样给贵族打工来的自在。

    “至少她不用像这样满王国救火。”他轻声自语道。

    “大人,关于难民的安排,希望您能发布一个准确的命令。虽然已经把他们和普通镇民隔离开了,可是……”身边的一个副官上前说道。虽然他没有明说,可是他的脸上有着一丝狠厉。

    “我记得,你叫本,对吧?”骑士抬起头看着那个副官。

    “是的,阁下,我来自安德鲁家族,全名是……”

    “好了,我知道你是谁。本·安德鲁,安德鲁家的希望之星,十五岁加入王国骑士团,十八岁担任我的副官。然而,我要说的是,你现在只是我的副官,在我发布命令以前,你不需要建议我。在我发布命令之后,你只需要把你所有的才智都用在执行我的命令上。”骑士厉声说道。

    “是,阁下。”年轻的副官低声回应道。

    然而骑士却并没有打算停下来,反而站起身,对大厅里所有的人继续说

    “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我也理解你们的恐惧,但是我要告诉你们,我们是国王的骑士,那些难民即使染上了瘟疫,在国王命令我们杀死他们以前,他们仍还是国王的子民。药剂师协会的人很快就会达到这里,他们会用尽一切办法抑制住这次的瘟疫。在王国的历史上,不是没有过瘟疫,比这次更恶劣的也不是没发生过,而我们王国骑士团却从来没有,以后也不会有对无辜的国民挥下屠刀的行径。”骑士大声的说着,可以看的出,他的情绪非常激动。

    “我明白你们在畏惧什么,整个萨隆伯爵领,几乎全部覆灭,能逃出来的人十不存一。而且几乎没有不被感染的。这很恐怖。我知道。但是看看你们胸前的徽章,我们的誓言,我们的准则,我们的荣耀都不允许我们这么做。不要再让我听到这样的声音。好了都出去吧。”骑士说完,挥了挥手,其余的人都默默离开了大厅,只剩下骑士和他最信任的参谋。

    “只是两天而已。王国最精锐的骑士就已经忍不住要杀死无辜的患病者。哎……”骑士叹了口气。

    “事实上,这也不能怪他们。这些小伙子都是合格的战士,就算是面对十倍于他们的敌军也不会畏惧。只不过……”参谋说道。

    “只不过这瘟疫太过于可怕了。”骑士接着说。

    “而且爆发的太快,如果不是陛下及时接到通知,恐怕损失要远大于一个伯爵领。”

    “是啊,很难想象这样恐怖的灾祸是自然发生的。”参谋也说道。

    “你是说,这是有人故意散播的瘟疫?”

    “只是我的猜测,大人。但是我听说有一些丧心病狂的法师或邪教徒确实会用这种手段来验证自己的实验成果或向邪神献祭。据说以前发生过这样的事。”参谋继续说。

    “现在下定论还为时过早,等药剂师协会的人到了,看他们有没有办法。但是如果真的是有人暗中散播瘟疫。他一定会后悔的。”骑士说道。

    “恐怕等药剂师协会的人来了之后,陛下就会做出向伯爵领内探索的指令。大人您最好早点决定带队的人选。”

    当边境疫情稳定之后,向瘟疫的源头查找原因几乎是肯定的事,这是一项高风险同时也能获得极高荣誉的任务。王国骑士团中派系复杂,人员选定要有这多方的考量。甚至有的时候,明明有着合适的人选,也要退而求其次。而骑士为人耿直,几乎不会考虑这些事情,他能够做到这个位置,一方面是因为自身的赫赫战功,一方面也是因为国王的看好。可是就算如此,得罪那些大贵族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所以参谋想要让骑士早作打算。

    “这有什么好决定的,如果陛下需要有人深入疫区,我定首当其冲,责无旁贷。”骑士笑着,摇了摇头。

    抬手打断了参谋接下来的话,骑士站起身,朝门外走去,他把自己的披风从门旁的架子上取下来穿好,黑底的披风上,一头昂首的白色雄狮正随着披风舞动。

    参谋看着这个人的背影,突然觉得瘟疫似乎也没那么可怕了。这或许就是他之所以值得自己追随的原因吧。这就是王国最出色的骑士,苍狮王国王国骑士团第二团团长,血狮里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