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坦白
    捕获变成鼠人的葛洛瑞娅三天之后,起司终于又一次出现在了龙脊之巅酒馆里。在议论纷纷的三天里,对于这位神秘人的消失,镇子里有很多的说法。其中两位冰霜卫士更是信誓旦旦的宣称这个法师在酒馆里藏匿了之前袭击牲畜的怪兽,这让村民们在为牲畜不再失踪而松口气的同时却又对这位法师感谢不起来。毕竟,孤身一人击败怪兽和驯养怪兽来吞食牲口这两件事现在发生的可能性在村民眼中或许后者还更大一些。

    同时,虽然冰霜卫士的首领乔恩司令接到了关于这件事的报告,但是老司令现在并没有精力放在这些“小事”上。或许放在平时这确实是个不错的消遣。但是在上一次听从了起司的建议,向萨隆伯爵领连续派出的两批士兵之后,这两支队伍却都好像石沉大海一样,再也没有任何回信。以往从山下小镇前往萨隆伯爵领的溪谷城如果快马的话也只不过需要三天的时间,甚至在第一支队伍出发三天之后乔恩司令因为担心又派出了第二支队伍前往接应,而且还让第二支队伍携带了通信的信鸽。可是现在六天时间已过,别说信鸽了,就是一只乌鸦都没有从南方飞过来。

    该死,那个灰袍人的警告恐怕是真的。乔恩司令第四天的时候就想要去拜访起司来获得更多的建议,然而却被告知起司不在酒馆中,对爱尔莎绝对的信任让老司令没有怀疑老板娘的谎话。虽然那个时候起司确实不在龙脊之巅。无奈下他也只能把山上的守军向南方部署,同时开始搭建防御性的木栏和瞭望台。一直以来,冰霜卫士只专注于北方的威胁,再加上自身物产稀少,同时军事实力过硬等原因,南方的历代领主都对这个军团没有动过什么心思。因此,军团小镇面向南方的防御设施一直都只是大路旁的边境哨所而已。这样的防御设施显然无法阻挡真正的威胁,甚至难以起到预警的作用。老司令深知这一点,索性冰霜从未松懈对士兵的要求,他们时时刻刻都在守卫着先祖的战线,所以短短两天时间,在军团的全力开动下,一条脆弱却完整的防线已经逐渐的被建立了起来。

    “但是这些还不够。”乔恩司令低声呢喃着,为了军团和小镇居民的安全,他需要更多的信息,而军团中的学者和参谋却都对此无能为力,那么接下来要求助的对象也就只剩下一个了。所以当他听说起司又出现了的时候,他第一时间来到了这里。

    推开酒馆的大门,起司坐的那张桌子十分显眼,一方面是镇子上没什么人敢坐在他旁边,另一方面是因为他桌子上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各种肉质食物像小山堆在桌子上,让乔恩司令只能靠推测来确定那个不停的在抓取食物的手是属于哪位神秘的灰袍人的。

    “好久不见,起司先生。”老司令坐在了桌子的对面,酒馆中的其他客人看到他进来,都自觉的开始结账离开。在山下小镇的北方人就算没有加入过军团,家里却肯定有军团的士兵,所以身为军属的他们对于那些东西应该听,那些东西还是少知道为好还是知道的。虽然这并不妨碍他们私下里揣测司令官到底和起司说了什么。

    起司听到司令官的声音也是热情的回应道。

    “唔!呜呜唔唔……唔啊唔呜……”

    “额,我觉得您还是先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再说吧。”司令眼角抽动的说道。

    起司听了,赶紧又往嘴里塞了两块肉,把自己的嘴塞得满满的,然后统一开始咀嚼。老实说,爱尔莎在吧台后看他的时候十分怀疑他到底是怎么把这么一大团食物咽下去的。至于乔恩司令,很庆幸他的视野被食物山挡住了,没有看到这惊悚的一幕。

    “嗝!”咽下了嘴里所有的食物,起司夸张的打了一个嗝。他挥了挥手右手,桌子上的食物就自动飘起来飞到了旁边的桌子上。这也让乔恩司令在第一次见到起司施法之余可以久违的见到法师的样子。此时的起司依然是一身灰袍,可是可能是为了方便进食,袍子的大部分都被撩开了搭在肩后,可以看到起司的左肩上依然裹着厚厚的绷带。而起司的左臂也垂在桌子下面,只有右手上拿着餐叉。

    “您受伤了?”乔恩司令皱眉道。虽然听闻了起司独斗怪兽的事情,但是他没有想到起司会受如此之重的伤。

    “无妨,一点小伤而已。如您所见,一只手的行动不便并不能影响我。”说着他随手一扔,手里的餐叉在空中做出一连串特技动作之后插入了隔壁桌子的肉排上。

    “但愿如此,毕竟以现在的事态恐怕您的力量至关重要。”乔恩司令点了点头,算是接受了法师的发言,毕竟起司并不是拿着刀枪上前冲锋的战士。

    “好了,我知道现在时间紧迫,所以我要跟您开诚布公的谈谈,爱尔莎你也过来听听吧,毕竟我之前答应过你的。”起司说道。老板娘三步变成一步的从吧台后迅速坐在了桌子边,在乔恩司令责怪的眼神下调皮的吐了一下舌头。

    “那么,我就先从我到底是谁开始说吧。哈,真是讽刺,本来我到三天前为止还想随便编个什么来历蒙混过去。但是这三天里的发现让我明白恐怕不得不借助冰霜卫士的力量了。”起司耸了耸肩,却忘记了左肩的伤口,于是表情在疼痛的刺激下瞬间变的有些扭曲。

    “如你们所见,我是一个施法者。也就是所谓的法师,虽然我个人觉得这种定义挺不严谨的,不过先这么说吧。”

    乔恩司令和爱尔莎都是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毕竟这几天来起司虽然只释放了一些可以被戏称为把戏的法术,但是他施法者的身份却毋庸置疑。

    “那么,还要说的是,我来自一个隐世甚至有点避世的法师组织,而这个组织的首领,就是我的老师。”起司说道。

    “你们的组织在山脉以北?”乔恩司令问。

    “是的,只不过我们之所以可以在那里生存却是依靠魔法的力量,这就是为什么我说过这没有普适性。至于我们到底在北方的哪里,恕我不能言明。”这一部分真相本来就在起司准备坦白的内容里,所以他并没有多做隐瞒。

    “好吧,请您继续。”法师的回答在司令的意料之中,乔恩点了点头,说道。

    “我之所以会来到这里,是因为我的老师给我发布了一个任务。虽然他没有明说,但是我大概已经猜到了这次任务的目的是什么。”起司说。

    “你是说,萨隆伯爵领发生的事情是因为你的老师?”爱尔莎问道,同时皱了皱眉,如果起司的老师为了次试炼就让一个伯爵领陷入如此大的危机,恐怕她对于起司的印象就要改观了。

    “恐怕不是,虽然我的老师有这个能力,可是我想他还不会为了试炼我就付出这么大的代价。”起司摇了摇头,这件事情上他也没有十足的把握,毕竟在他的那位老师眼里,一个小小的伯爵领恐怕还真不是值得在意的地方。然而结合其他学长学姐的成人试炼任务记录,他更倾向于相信他的老师只是预见到了这里即将发生的一切,所以把他扔到了这场戏剧的舞台上。

    “好吧,你继续说吧。”虽然没有得到肯定的答案,但是爱尔莎根据起司的反应至少能确定他并不知情。这就足够了。

    “接下来就是我这三天以来发现的成果,可以说这才是现阶段最重要的东西,通过这三天的实体研究,我大概能确定……”

    接下来,起司简单的把自己和安莉娜三天对葛洛瑞娅的各种测试和对感染她的瘟疫的研究成果作了简单的介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