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决定
    目瞪口呆,这是乔恩司令和爱尔莎听完起司的报告之后做出的反应。如果说乔恩司令已经对目前的事态有了一些自己的猜测,虽然事态的严重性也远超了他的想象。那老板娘的感觉就是突然发现自己处在一艘随时会沉没的船上。

    “你是说,这些被瘟疫感染的人会变成那样的……怪物?”爱尔莎作为少数近距离接触过葛洛瑞娅变异后的人,她受到的冲击尤其强烈,更何况起司告诉她那个怪物就是几天前自己曾经接待过的,举止有礼的黑袍人。老板娘无法想象是怎样的瘟疫才会把人变成一个如此扭曲的恐怖存在。

    “事实上,我们现在把它们叫做原生鼠人。相对应的,我已经把捕捉到的那……位女士的身体稳定下来了,现在她应该没有之前那么恐怖。虽然恐怕还是无法让人一下子接受。”起司说道。

    “那么,您的意思是萨隆伯爵领的人们已经全部遇害了?”乔恩司令皱着眉头问道。

    “这我并不能肯定,据我推测,从感染到变成原生鼠人需要一个很长的过程,因为目前只有一个观察样本,所以我也不能给出这个过程的时间。甚至我认为,并不是所有受感染者都能变成原生鼠人,这或许跟个体自身的情况有关。”起司回答道。葛洛瑞娅的出现在解决了一部分谜团的同时似乎也带来了更多的谜团。

    “那关于瘟疫的传播途径呢?”乔恩司令继续问道,他没有提问有没有治疗措施,一方面是他认为先要保证山下小镇不被瘟疫侵袭,毕竟之前的原生鼠人就是在这里被捕获的。另一方面他也认为如果起司有治疗的办法,他自己会说出来的。

    “以现在的情况来看,直接的身体接触和被污染的水源或许是最为主要的传播原因。”起司说道,毕竟他没有在葛洛瑞娅身上发现多余的伤口,所以葛洛瑞娅应该不是直接被感染者攻击导致的感染。

    “那您……”爱尔莎和乔恩司令在听到瘟疫会沿着接触传播的时候,他们的目光不自觉地放在了起司的左肩上。

    “放心,我已经对伤口做过处理了,它现在没有传染力。不过恐怕在我调制出瘟疫的解药之前,我暂时只能用一只手进食了。”挑了一下眉毛,起司回应道。这倒不是谎话,瘟疫病毒依然被起司用石化的手段封锁在伤口附近,虽然安莉娜提议直接切除这一部分组织,可是起司不能接受自己在这种时刻躺在塔里养伤。况且,法师对于这种瘟疫的运转方式十分好奇,所以他觉得与其一个个的去寻找样本,不如用自己来作为培养皿观察这种瘟疫病毒。当然这种想法他没有和其他人说过,因为他自己都觉得这确实有点疯狂。

    乔恩司令在听到法师的保证之后就放心了许多。毕竟如果让起司受到不可逆的伤害,恐怕冰霜守卫的尊严会蒙上一层耻辱。但是同时他又想到,如果连这位神通广大的灰袍法师都不能解决自己的伤口问题,那么对原生鼠人的作战代价也许会十分沉重。

    “那么,您对于这次的瘟疫有什么解决办法吗?”司令问道。虽然起司提供的情报都很重要,但是只有找到解决的办法才能不让军团陷入被动的消极防守。

    “目前来看,我恐怕还不能提供一个稳妥的解决方案。”起司诚恳的说。虽然他三天不眠不休的在研究这种瘟疫,可是即使在安莉娜的帮助下,法师还是没有找能瘟疫的解决办法。这个问题出在葛洛瑞娅身上,当起司发现她的时候,她已经进入了感染的后期,身体上携带的病毒已经经过了多次变异,为了稳定葛洛瑞娅的身体,起司还人为的诱导了病毒的转变,让它变成了一种较为稳定的形态。这显然让法师无法找到瘟疫一开始的模样,想要以这样的情况研发解药,恐怕自己的老师都需要很长时间。而起司没有时间来做这个工作。虽然他确信自己可以在长时间的试验后研发出解药,但是山下小镇恐怕很难在原生鼠人的攻势下坚持那么长时间。

    “而且我恐怕还有一个坏消息。”起司继续说道。

    “根据一号实验体的情况,我猜测这些原生鼠人对于肉类有着难以平复的饥渴,这点从一号实验体袭击牲畜的情况就可以看出来。”三天近十头牲畜,这个食量,恐怕萨隆伯爵领内原本有的食物数量很快就会耗尽。到时候原生鼠人在饥饿的驱使下势必会向与伯爵领接壤的地区扩散。

    “所以,您是说这些变异的人,迟早会来进攻这里?”乔恩司令说。

    “我想,是的。所以我建议您在构建对南方防线的同时,有计划的把镇上的居民迁入龙脊山里,我相信以冰霜卫士经营了数百年的要塞,要比这里安全得多。”起司说道。

    “我会考虑您的建议。但是这个小镇也是我们北方人世代生活的家园,我相信有相当一部分人不会愿意轻易离开的。”老司令说着,脑中已经开始构思撤离时的说词,虽然最好不会用到,但是他作为军团的领袖必须做好最坏的打算。

    “就是这样,我相信您会做出明智的决定。而我将在两天后启程前往伯爵领内部。”起司轻松的说着令另外两个人感到惊悚的话。

    “你说什么?”爱尔莎从椅子上猛地站起来,这位老板娘从刚才开始就没有介入起司和司令的对话,可是现在,她坐不住了。乔恩司令虽然对爱尔莎的反应有些惊讶,但是他现在也是一脸疑惑的看着起司。毕竟法师刚才的话跟自杀宣言也没什么差别。要知道纵然他的魔法有多么神奇,可他之前在面对一只原生鼠人的时候就已经受伤了。

    “是的,我必须去。只有更多的接触和观察这些受感染者,我才能更快的制造出解药。”起司说。如果可以,他当然也不愿意置身险境,但是他知道,只有找到更早期的感染样本,他才有机会在瘟疫扩散开前阻止它。虽然他在这个王国里没有任何一个熟人,但是作为一个人类,他不认为这么多无辜的人应该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去。

    乔恩司令想要说什么,但是老司令最终还是站起来,右手抚胸,行了一个骑士礼。

    “您的勇敢和仁慈让人敬畏。虽然我因为还要带领族人不能与您同行,但是请允许我派遣几位最善战的战士保护您。这样也可以让冰霜卫士无愧于自己的誓言。”

    “就算您不说,我也会向军团寻求帮助的。感谢您的好意。”起司也站起身严肃的说。虽然因为成年任务的规定安莉娜无法直接帮助他,可是任务规定中也说明了可以借助其它势力的力量,沟通能力在起司的老师看来同样是一项重要的标准。

    起司和乔恩司令又聊了几句,老司令就离开前往部署军团的各项任务,并且挑选起司护卫的人选。他会让护卫在两天后来酒馆找起司集合。司令离开后,酒馆里只剩下了起司和从刚才就不说话的爱尔莎。起司对于这个自己第一个熟识的年纪相近的女性还是比较有好感的,虽然谈不上爱情,但是多少有点不一样的感觉在里面。就在他斟酌着词语准备跟爱尔莎说点什么的时候。老板娘却主动开口说道。

    “我跟你去。”

    “你说什么?”起司楞了一下,然后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他惊诧的看着一脸淡定在吧台后面洗盘子的老板娘。

    “我说,我跟你去。”爱尔莎抬起头,看着起司的眼睛说道。然后她又低下头继续擦拭吧台,任凭起司怎么劝说她,就好像起司完全不存在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