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溪谷
    萨隆伯爵领地处整个苍狮王国的最北端。虽然名义上冰霜卫士承认自己是王国的子民,然而北方人恐怖的团结性和对龙脊山的掌控性都让王室难以安心。所以在萨隆伯爵领建立之初,第一任伯爵的任务就是遏制冰霜卫士在北境的力量。整个伯爵领的建立都是在必要的时候转变成对抗北方人的屏障而准备的。这其中首当其冲的就是伯爵领的首都,溪谷城。

    溪谷城的位置就像它的名字,它处在整个伯爵领最大的水道,龙血溪的岸边。同时,因为龙脊山余脉的影响,整个伯爵领的地形以山地和崎岖的丘陵为主,溪谷城的位置也正好是在最容易通过的低地峡口。这样,只要占据了溪谷城,就可以切断整个北境南下的道路。可这也要求溪谷城在战争期间要面对来自四周高地的攻击和水路的威胁。所以这座城市建城之初的定义并非商业或者农业城市,而是一座彻彻底底的军事要塞。

    萨隆伯爵的城堡像是一颗钉子一样,死死的镶进通往南方的道路上,它高耸的外城墙比起其它公爵领的主城也是丝毫不差。唯一的缺点就是狭小的地理空间限制了这座城市的规模,注定它难以发展成一座大型城市。可对于军事要塞来说,体积越大,物资和军队的调集就越是困难,那些光是骑马横穿城市就要一两个小时的巨型都市单论防御性来说可能尚不及溪谷城来的强悍。

    虽然北方人用时间证明了他们毫无野心争夺南方的土地,最近几十年间萨隆家族的历代伯爵也都和军团相处甚欢,但溪谷城的城市维护费用可是一点都没有含糊。因此,想要凭着四十骑的队伍在没有城内人的允许下进入溪谷城,哪怕是对名声赫赫的血狮来说都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

    里昂已经围着溪谷城绕了一天了。这期间任凭他和他部下怎样的喊叫,或者将带着信件的箭矢射到城墙上,溪谷城里都没有任何回应。甚至里昂都没有在城墙上看见任何一个活人。虽然里昂并不知道萨隆家族已经全部死于瘟疫,就连唯一仅存的小女儿葛洛瑞娅也在病痛中变异成了怪物,可是骑士长凭着自己的经验,也能得出城中的情况十分不妙的结论。沿途的农舍和村庄中一片惨状,被烧毁的房屋,破落的田地都说明伯爵领里的情况比想象中还要糟糕。更可怕的是里昂沿途并没有找到任何的居民尸体,或者说,他没有见过带肉的尸体。骑士们所到之处能看到的,只有零散的白骨,而白骨上的黑色斑点甚至让里昂不敢让手下去收敛这些尸骨。这让他不禁想起在浊流镇接收的难民中所流传的怪兽传闻。

    那些恐怖而噬血的怪物跟着瘟疫一起到来,它们从不在白天露面,只在夜晚出现,它们袭击牲畜,家禽甚至落单的人类。而随着瘟疫的发展,那些怪物变的更加肆无忌惮,它们会袭击居住在偏僻地区的家庭,厚实的木门和结实的墙壁也挡不住它们饥渴的利爪。

    一开始,里昂只当这是那些难民们见到了受瘟疫感染的野兽。这是有先例可循的,很多的瘟疫都会让受感染的生物变的狂暴,尤其在野兽身上更为明显。但随着他带队进入疫区,他觉得单凭那些野兽绝无可能造成如此巨大的破坏。里昂甚至在一个镇子里发现过一座完全崩塌的房屋。那座房屋的损毁是如此不自然,就好像,就好像什么东西把整座屋子的地基全部挖空了一样。骑士长意识到恐怕真的有什么超出一般人想象的东西在疫区里游荡着。

    在这个世界里,魔法和诅咒虽然并不常有,却也不是真的不存在。且不提有着在外人看来堪称可怕信仰的暮月教国,单是在里昂执行任务期间见过的各种魔法生物和施法者也有至少半打了。而每一次与这些存在的遭遇,都会让里昂的队伍陷入九死一生的境地。骑士长深切的知道那些处在世界阴影里的东西有多么的危险和可怕。所以他要求自己手下的骑士们必须时刻提防小心,这是面对那些未知存在时保命的前提条件。

    “大人,请问今晚我们在哪里扎营?”一位骑士来到里昂身边问道。

    骑士长抬头看了看逐渐落下的夕阳。他想起了那些难民的传言——它们只在夜晚出没。他想了一下,说道。

    “今晚在龙血溪边扎营,守夜人数翻倍。不要吝啬火把。”

    如果是平时,那位骑士一定会询问里昂是不是有必要这么小心。然而伯爵领里诡异的寂静让他觉得骑士长的决定是正确的。甚至他很怀疑自己能否在这样的环境里真的睡着。

    “对了大人,听说烈锤那边也派出了搜索队。”这倒不是什么秘密,国王命令王国骑士团和烈锤大公的部队从两个方向进入伯爵领进行探索。这样两支队伍也可以相互照应。

    “是的,只不过他们从西境进入伯爵领,到达溪谷城的距离要比我们远一些,我想如果他们没有遇到什么问题,大概明天就会和我们汇合。”里昂点了点头,知道有友军的存在,可以让士兵们的士气高昂一些。

    “那他们的领队会是那位传闻中的希瑟骑士长吗?”年轻的骑士激动的问。

    里昂可以理解他的激动,在军队中,不管是哪种军队,女性都是稀有动物。更别说像是希瑟这位有着烈锤玫瑰之称的女骑士,就连里昂自己在想起和希瑟一起行动的回忆的时候,内心都会有澎湃的感觉。

    “我不知道,也许是,也许不是。我们很快就会知道了不是吗?”骑士长轻笑了一下,说道。

    那个年轻的骑士在得到这个莫罗两可的答案后非但没有失望,反而高兴地离开了。或许该向陛下申请在骑士团里安插几位女骑士?里昂看着远处发出轻声欢呼的骑士们想到。随即打消了自己这个有些荒唐的想法。

    太阳逐渐在龙脊山的阴影里失去了光辉,骑士们在龙血溪边的营地也已经搭好,升起的篝火驱散了夜晚的寒冷。也成为了给那些黑暗中的掠食者指路的信标。里昂觉得,这个夜晚恐怕不会平静。他轻轻擦拭着跟随自己征战多年的佩剑,对传令官说道。

    “今晚命令全员着甲修整,我要求他们必须可以在三息以内投入战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