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交易(上)
    魔鬼和恶魔是不同的。虽然二者给人的感觉相似,可是事实上它们是完全不一样的存在。当然,对于普通人来说,不论是见到二者中的那一种都是彻彻底底的灾难。看着一瞬间失去了十多年寿命的班德镇长,在座的众人都觉得背后升起一股凉气。起司深切的知道魔鬼是多么危险的存在,但是要想遇到这些家伙其实也是非常困难的。在这个世界上游荡的魔鬼数量十分,所以他觉的,这个时间点上出现的魔鬼,与伯爵领的魔法瘟疫之间一定有着联系。

    “能详细说说您是怎么变成这样的吗?”法师询问道。

    虽然对起司的话半信半疑,可是结合自身的经历,班德镇长隐约觉得自己碰到魔鬼的可能性确实是存在的。于是他也没做什么隐瞒,说出了事情的始末。

    在镇长的描述中,这件事情可以推溯到一年以前。起初,是镇子里的人开始向市政厅投诉,说最近一段时间一直有一个可疑的人在镇子里跟镇上的孩子们接触,那些孩子多次在和家里人的交谈中提到一个穿着灰袍的面具人。这个古怪的家伙经常和落单的孩子搭话,有时是向他们提出问题,有时是询问他们的烦恼。而和这个诡异的面具人交谈过的孩子,他们的言行举止或多或少的都会产生一些变化,更有甚者简直可以说是性情大变。孩子们的异常让小镇的居民们感到了担忧,孩子的家长们不止一次的去寻找过这个孩子们口中所谓的“微笑先生”,但是奇怪的是,不论他们怎么寻找,都找不到这个人的蛛丝马迹,似乎他的存在只是全镇孩子们集体开的一个玩笑。可是事情的影响并没有停止,就算家长们禁止了孩子的外出,那些孩子们还是说他们受到了“微笑先生”的拜访,诡异的是,有些孩子在被拜访时他们的父母就在隔壁的客厅或房间里,而他们可以保证没有任何人进入他们的屋子。恐慌让这些家长求助于市政厅,他们希望镇长能够出面找到这个所谓的“微笑先生”,并把他驱逐出小镇。

    班德镇长治理了小镇接近十年,他很清楚的意识到这件事情的发生是甜水镇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所以他凭着经验出动了几乎所有的卫兵去搜索甜水镇,他们排查最近进出的人口名单,埋伏在孩子们常去的湖边草地,可结果却是一无所获。镇长就像甜水镇上的其他人一样陷入了迷惑之中。

    起司听到这里微微点了点头,他说道。

    “魔鬼对于普通人来说是不可见的,他们就像是鬼魂或者幽灵,只有对自然较为敏感且心灵纯净的小孩子才能直接看到他们。想要在成年人面前现身,就是打破了这个世界的某些规定,那会让他们付出高昂的代价。”

    镇长认可了法师的话,因为事情接下来的发展,似乎就印证了起司口中的“代价”。孩子开始出事了,一开始是一个孩子被发现溺死在井里,镇子上的人虽然对此感到悲痛,可也只是当成是玩耍中无意的失足。但接着,又一个孩子被发现被树木上盘绕的藤蔓绞死在半空中,看起来是因为他在爬树的过程中不慎滑落,头部恰好被藤蔓勾住。这两起意外让甜水镇上的气氛更加沉重。家长们禁止了孩子们的外出,他们把孩子关在屋子里,以为这样就能保证孩子们的安全。可恐怖的东西却没有放过他们,第三个孩子死于没有收好的刀具,第四个孩子死于厨房的意外失火,然而他的父母并不知道为什么那孩子要去厨房。恐慌像是无形的手,扼在每一个甜水镇孩子的脖子上。就在所有人都认为会出现第五个死亡的孩子的时候,一切却都停止了下来。孩子们不再声称他们见到“微笑先生”,也没有孩子再受伤,好像一切都过去了。事实上,这也是到现在为止所有甜水镇居民的全部所知,他们只能把这些都归为四起恰好发生的意外。只有班德镇长知道那些孩子的死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样。因为在第四个孩子死去后的第三天,那位“微笑先生”找上了镇长。

    “那天晚上我在书房整理文件,一抬头,就看到了那个家伙。”班德镇长说道。

    “他穿着灰色的长袍,脸上带着一张笑脸面具,我想这就是为什么孩子们叫他微笑先生。”

    “微笑先生”开口跟镇长交谈,他的声音很悦耳,用词也很礼貌,就像是一位有教养的贵族。首先,他表示了对遇难孩子的哀悼,并表示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因为他必须见到镇长,所以孩子们的死是必须付出的代价,而这,是为了挽救更多人的生命。

    “一派胡言。”爱尔莎皱着眉头轻喝道。在她看来就算有着多么正当的理由,牺牲那些孩子们的性命都是极为邪恶的行为。而其他人也赞同她的看法。

    镇长继续叙述,虽然当时的他跟现在的老板娘一样对面具人的行为极为愤怒,但是对方接下来说得事情却暂时让他忘却了这些。

    “你是说,他预言了这场瘟疫的发生?”起司总结了一下镇长的话。

    “不,准确的说他预言了这场瘟疫以及那天之后一周里整个伯爵领里发生的所有事情。”班德镇长说道。

    “微笑先生”自称自己带着善意前来,是为了拯救甜水镇的人们躲过这场瘟疫。当然,作为那个时候的镇长自然是丝毫不信这个面具人的胡言乱语,可是“微笑先生”在说完了这些荒谬的预言后就化成了一缕黑烟不见了,镇长拿他毫无办法。接下来的几天,面具人的预言逐步应验,大到伯爵的某一项政令的实施,小到甜水镇里某一只野狗的生产都分毫不差,可这也不能让镇长相信他的鬼话,只当是那个面具人策划了这一切。

    然后,当第一周已过,“微笑先生”又一次出现在镇长的面前,他像上次一样,预言了瘟疫和接下来一周的事情,这一次,他宣称自己还有很多事要忙,不能在甜水镇耽搁太久,虽然他理解班德的愤怒和不信任,但是他希望镇长可以更快的接受他的建议。当然,班德镇长还是没有回应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