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交易(下)
    一切似乎都如那个面具人所说的那样发展着,每一件突发的意外都在印证着这个神秘人的可信度。要知道,制造然后预言一两件意外是可能的,可是能将一个镇子几百人发生的大事小情都如数家珍的存在,在常人眼中,可能用“先知”这个称呼来形容都不足够。班德镇长渐渐的相信了面具人的话,甚至还依据他给的情报挽救下了一些本该发生的悲剧。到了第四周的时候,镇长也对这个“微笑先生”所一直提到的瘟疫开始从起初的全然不信变成了举棋不定。面具人的预知能力毋庸置疑,可是他说的话却也不一定都是真话。那么,这个恐怖的灾难究竟是对方想要骗取好处的谎言,还是一次真正的来自先知的警告。班德镇长不得不整日整夜的去反复思考这个问题。

    当“微笑先生”第四次出现在镇长面前的时候,班德已经做好了认可他的打算。然而,这一次,那个面具人却遗憾的表示,因为镇长的猜疑和迟钝,那四位为了小镇献身的孩子们的力量不足以再让他停留更长的时间,他的这次出现持续不了多长时间。班德镇长听到这话,一下就慌了,那些盘算好的试探之词也抛到了一边,他赶紧询问面具人,如何才能让伯爵领在瘟疫中躲过一劫。

    “我来猜猜他对你说的话吧。”说到这里,起司打断了镇长的叙述,接着说道。

    “我想那位‘微笑先生’一定是告诉你,伯爵领的覆灭已经在所难免,但是他有办法让甜水镇躲过一劫。对吧?”

    镇长点了点头,认可了法师的话。

    “但是我想他也一定说,因为保护甜水镇的方法十分复杂,所以他还能够出现的时间已经来不及了。因此,如果你想要知道这个方法,必须再次付出代价,延长他的时间,对吧?”

    镇长再次点了点头。

    “什么?难道你因为他的话,又献上了一个孩子?”老板娘听到这里已经站了起来,如果说之前的四个孩子的死要算在那个魔鬼头上,但是这第五个孩子,却是镇长亲自送上的。

    镇长听到这里赶紧摇了摇头,但是还不等他说,起司已经按下了老板娘。

    “怎么可能呢,虽然一个孩子的灵魂很诱人,可是魔鬼不会让镇长先生这条已经咬钩的大鱼有任何犹豫的机会的。所以我想,他一定是提出了什么相对来说更为‘廉价’的代替方案。”

    “是的,那个人说,之前之所以需要孩子们的生命,是因为那是让他强行出现在我的面前。如果是我自己邀请他,那么召唤的成本就会小很多。”班德镇长说道。

    “这他倒是没有说谎,魔鬼受到世界光明面的排斥,本身不能进入这个世界。可是如果是有人邀请他们,那就另当别论了。”法师点了点头,解释道。还有一句话起司没有说,只是心里默默嘀咕了一句——可是那些邀请他们的人,往往付出的代价比生命更惨痛。

    “召唤的细节您不必过多描述了,就我知道的唤魔仪式已经有不下十种了。您就直接说他跟您的交易内容吧。”起司说道。

    “您怎么知道他提出要和我交易的?”镇长问道,由于起司表现出来的知识,他已经不自觉地对法师用上了敬语。

    “呵,那家伙费尽周折的得到了您的信任,难道真是为了行善?那些魔鬼想要获得他们所渴求的东西,有且只有一种途径,那就是交易。他要是不跟您做交易,我反而才要觉的奇怪。”起司冷笑了一声,对于魔鬼的种种行径,法师有着切身的了解。

    于是镇长把自己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开始讲他和魔鬼之间的交易内容。交易其实很简单,至少在镇长眼里是如此,“微笑先生”把拯救甜水镇居民的办法教给班德,而班德则献上十年的人生。从这里可以看出,这位镇长先生是真的爱着甜水镇,至少他愿意为了这个镇子牺牲自己。

    “反正如果躲不过瘟疫,也一定会死。现在与其死于瘟疫,只需要献出十年的寿命,怎么想都是一笔稳赚不亏的买卖。你是这么认为的吧?””猴子“冷笑着说道。

    镇长沉重的点了点头,而其他人在听完这段话之后,也并没有觉得那里不妥。

    “既然这么说,是你自愿付出寿命交给对方来换取避难的方法的,为什么你要这么仇视起司呢?”杰克皱了皱眉,虽然那个魔鬼的所为十分可恶,但这看起来是一场还算公平的交易,就算镇长和镇上的居民们把起司当成了魔鬼的同伙,也没有理由这么敌视他。这解释不了他们的态度问题。

    “我来回答你的问题吧。”法师说道。

    “因为镇长先生被骗了。那个魔鬼所说的十年寿命,可不是镇长的十年寿命。恐怕,是整个甜水镇所有人的吧?而且那所谓的十年人生,应该也不仅仅只是十年寿命这么简单。”

    班德镇长听了这话,脸上的懊悔强烈的扭曲了五官,他咬着牙狠狠的敲击了一下桌子,以此发泄自己的愤怒。

    “这不对啊,就算镇长被骗,那个魔鬼也不能一下子对一镇子人下手啊!他们可没有和他做交易。”爱尔莎疑惑的说。

    “这就要说为什么魔鬼要找上班德先生了。或许对于我们人类来说,所谓的官职,阶级只是一种划分地位的方法,它只是一种称呼方式。但是对于魔鬼而言,文字就是力量,职位就是权限。因为镇长做了这笔交易,所以整个甜水镇的人在这桩交易里都没得选择。我想这笔交易的契约里应该也强调过班德先生的镇长职位。只不过他只是把那当成了敬语,没有注意到罢了。”法师解释道。

    “这是有可能的吗?”其余的人都低声惊呼道,在他们看来因为这种事简直比魔鬼本身还要难以理解。

    “当然可能,历史上魔鬼一直喜欢对那些富有地位的人下手,被蛊惑的国王把整个王国都赔进去的例子简直多到数不胜数。”起司淡然的解释道。虽然其他人还不太明白,但是法师已经知道这个魔鬼的伎俩了。

    “接下来就是那所谓的十年人生,看来它的解释并不等于十年的寿命,而是就是它字面的意思,那个魔鬼拿走了你们十年的生活,对吧?”

    “是的,那个骗子从我们这里偷走了十年!”班德镇长低吼道,他的眼中隐隐闪着泪光。

    起司点了点头,对众人解释了起来。

    “众所周知,我们的人生是由对过去的记忆堆叠而成的,我们经历过的每一天,每一年,每一秒,这些流逝走了的时间才让我们成为了现在的自己。所以人的生命就像是一座不停向上搭建的塔,随着我们经历的越多,塔的高度就越高。而我们的灵魂就像是建造塔的材料,每个人灵魂的强弱不一,所以材料的多少也不同,故而每人的寿命都不一样。”起司说道这里顿了顿。

    “当然了,建造塔的方法也会影响塔的高度,高明的建筑师可以用同样的材料搭建出更高的塔,但那不是我要说的事情。我要说的是,一般意义上我们指失去寿命,指的是还没有成为塔的一部分那些材料,魔鬼从那些原料里拿走十年的份量,我们的寿命也就减少了十年。可是,既然那个家伙付出了四个孩子的灵魂这么大的代价也要来欺骗镇长,他就不可能只是想要几百个人的十年原料。他要的十年只有一种可能——他要已经变成塔本身一部分的十年。也就是说,他拿走了每一个镇民十年的记忆。”起司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