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代价
    “失去了十年的记忆会怎样?”哈恩问道,在这位战士看来,失去十年的记忆似乎看起来比失去十年的寿命要好一些。

    “之前我已经说过了,我们之所以是现在的样子,是因为我们经历了过去所经历的。换句话来说,那些过去的回忆让我们人生的塔变的与众不同。但是,如果抽掉了其中的一部分,尤其还是整整十年这么大的部分,你觉得这座塔会怎么样?”起司反问道。

    “……它会……变的和之前不一样?”“猴子”沉思了许久,不确定的说道。

    “这不是肯定的吗,它少了一部分,当然和之前不一样。”“野猪”说道。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如果那座塔失去了它很大的一部分,比如它的外墙,那么,在别人看来,它看起来就像是……就像是……”

    杰克努力的组织着语言,但是这个问题太过深奥,以他的学识很难准确清楚的表达出来。事实上,不仅是杰克,爱尔莎,蒙娜甚至那些亲身经历者们,包括班德镇长和甜水镇的居民也不太能说清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变化。但是他们本能的知道,这代价远比简单的十年寿命要来的严重的多。

    虽然包括班德镇长在内的众人都认为起司可以给他们一个答案,但是法师对此却也说的含糊其辞,似乎他自己也不是十分清楚这到底意味着什么。但是经过这一次讨论,起司总算是澄清了跟甜水镇居民的误会,班德镇长摆的鸿门宴也就变成了真正的欢迎宴。只不过因为镇长对于瘟疫的了解都来自于魔鬼,所以他可以为五人提供的线索实在是有限。

    ………………

    “他们为了保证不被感染,很早就主动减少了跟伯爵领其它地区的交流。半年前索性就已经搬进了这座营地,看来除非找到那个魔鬼,不然他们对瘟疫的所知不会比我们多多少。”女战士说道。宴会后,起司五人在镇长安排的房间里总结着这一次所得到的情报。

    “这些甜水镇的人虽然躲过了瘟疫,可是却掉进了魔鬼的圈套,也不知道算是幸运还是不幸。”爱尔莎感叹道。

    “就真的没有办法可以帮帮他们吗?”蒙娜看着法师问道。虽然之前镇长已经就这个问题多次问过起司,可起司却都声称无能为力。但是女战士觉得,法师应该是知道点什么的。

    “没有用的,魔鬼的交易没法毁约,因为毁约本身所要付出的东西,远比他们想要要回来的东西更多。”起司摇了摇头,无奈的叹息道。

    “如果我们杀了那个魔鬼呢?”“野猪”的问题永远这么简单直接,但是他所说的却也不无道理,如果执行交易的魔鬼死了,那么交易自然就不成立。

    “且不提如果魔鬼不想现身我们根本找不到他,就算他站在你面前,恐怕你也杀不了他。相信我,就算是所有王国里最好的武器也砍不伤魔鬼的身体。”起司说道,他脸上的表情有些不耐。

    “好了,今天我们已经经历了很多了,现在就抓紧时间休息吧,可不是每天都有机会睡在屋子里。”蒙娜见法师的口气有些不对,赶紧说道。今天先是经历了一场恶战,又费尽心思澄清了立场,一行人确实都已经十分疲倦了。于是他们打了个招呼,约定好明天早上起床的时间,就各自回到分好的房间里休息去了。

    洞穴里看不到太阳,只能通过洞顶那些树根的缝隙里透过的光亮来判断外界的时间,不过起司知道,现在应该已经是晚上了。营地里的房间并不富裕,所以镇长也只能安排三个房间供五人休息。于是理所当然的,“猴子”和“野猪”一间,蒙娜和爱尔莎一间,而起司作为法师则得到了单独的一个房间。回到房间后起司并没有休息,虽然他也被这几天里应接不暇的状况弄得疲惫不堪,可是法师其实并没有其他人想的那么脆弱。况且,魔鬼的出现让他对这一次任务的前途感到更加迷茫,事情的走向似乎渐渐的冲着一个法师看不见的方向发展着。烦躁的情绪在起司的脑海里挥之不去。他想到了安莉娜,如果学姐在这里的话她一定可以给自己很多好的建议,那么,自己要向她求助吗?虽然这次任务理论上应该由起司一个人独自完成,可是老师也没有禁止他从其他人那里得到一些建议和提示。

    就在法师打算呼叫安莉娜的时候,他的房门响了。

    “嗨,你之前在宴会上没有吃多少东西,我是说,比起你在龙脊之巅的时候吃的少了很多。所以我从厨房里找了些原料……你知道的,随手做了点零食。”打开房门,爱尔莎端着一个大木盘,里面是几根还在冒着热油的香肠和奶酪面包。老板娘站在门口,有些局促的说。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爱尔莎的脸,起司觉得自己内心的烦躁感一下子少了许多,闻着香肠的味道,他的肚子里也发出轻微的声响。

    “进来吧,我正好饿了。”法师把爱尔莎让进屋里,他自己都没注意到自己脸上浮现出了微笑。

    镇长安排的屋子并不大,除了一张床之外也就只剩一张小桌子和两把木椅。老板娘把食物放到桌子上,顺势就坐了下来,似乎要和起司一起进餐。

    “你的手不方便,我帮你切。”爱尔莎在法师也坐下后说道。确实,起司的左肩还缠着绷带,要他用一只手来处理整根香肠似乎是有些为难。

    “你不必担心我,刚才我确实有些烦躁,现在已经没事了。”法师看着正在切香肠的老板娘,说道。

    听到起司的话,爱尔莎的动作略微僵硬了一下,但是被说破心事对于这位彪悍的老板娘来说也没有什么需要害羞的,况且她之前都已经承认自己对他的好感。

    “你在宴会上和刚刚的表情都很严肃,哈恩刚才还跟我说怕不小心得罪到了你。”

    “我只是,有些烦躁。老实讲,我没想到这一次会碰到魔鬼。”起司把头转向房门,说道。

    “其实经过这两天的行动,大家多少都有些不适应,毕竟他们之前都是战士,对于战斗之外的事情他们缺乏经验。”老板娘说道。

    “我知道,我没有怪他们的意思,我只是对自己有些失望。”法师轻叹了一口气,说道。

    “我很担心你,尤其是今天了解到魔鬼有多可怕之后。”爱尔莎抬起头,看着起司说道。对于普通人来说,魔法的世界既神秘又危险,之前爱尔莎只看到了神奇的一面,可是今天所经历的事让老板娘对魔法的另外一面感到了畏惧。毕竟,魔法这个单词的由来就是恶魔之法力,虽然这是对法术的误解,但相比较普通人,法师更容易和那些阴影中的东西打交道。

    “在这个世界上想要实现任何事,达到任何目标都要付出代价。甜水镇的居民为了躲避瘟疫付出了代价,战士为了获得强健的身体和精湛的技巧也要付出代价。魔法的世界也是如此。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毫无成本的取得。我能够做到别人做不到的事,就要付出别人不必付出的代价。这是很正常的事情。”起司突然说道。

    “有些法师希望获得成果又害怕付出代价,他们或者投机取巧,或者把负债的人从自己变成其他人。但是我不认可这样的想法。我认为既然享受了成果,就应该坦然的支付代价,所以我不会逃避。”法师转过头看着爱尔莎的眼睛,继续说道。

    “没有几个法师最后是善终的,就算是那些不朽者,他们也付出了高昂的代价,只不过我们不知道罢了。这很公平,所以你不必为我担心,成为一名法师是我毕生的追求,我愿意为了这个追求付出。但是你大可不必为了我而担忧,你没有接触过这些东西,我身上的债不该由你来偿还。”

    “或许为你担心就是我付出的代价吧,既然你可以坦然的付出,那么我为什么不可以?”爱尔莎丝毫不退让的说。然后不给起司任何机会的离开了房间,只留下一盘切的刚刚好的香肠。

    起司愣愣的看了看被用力关上的房门,又看了看盘子里的香肠,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跟老板娘说这些话,只是就这么说了出来。而爱尔莎的反应让法师有些无所适从,起司之前跟人交流的机会并不多,有深入感情的人就更少,所以他并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和老板娘的关系。

    而就在法师还在为了爱尔莎而苦恼的时候,一双眼睛已经把目光放在了他的身上。

    “这世界是多么有趣啊,竟然让我在这里遇到了你的徒弟。那么,让我看看你教出来的弟子能给我带来怎样的乐趣吧。真是,值得期待啊。”一个声音自语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