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担忧
    龙脊山以北神秘高塔

    葛洛瑞娅已经基本接受现在的自己了。这意味着每当她看到镜子里的自己的时候,她不会再尖叫,也不会想要徒劳的去把身上的毛发拔掉。这位伯爵家的千金在经历了几天之后,终于从绝望和疯狂里爬了起来,甚至她自己都惊讶自己可以接受这一切。从一位美丽的贵族少女变成一只酷似老鼠的丑陋怪物,没人能说清楚她的内心经历了怎样的变化。而葛洛瑞娅能这么快的找回自我,安莉娜的存在是至关重要的。

    作为血族,或者说吸血鬼,安莉娜经历过,也看过太多的人因为各种方式失去自我,就连她自己也曾在长时间的孤独中迷失。因此她也知道如何让那些疯狂的人找回自己的理性,这也是起司拜托她看护葛洛瑞娅的原因。当然,那些劝诫的道理和话语并不是每一次都有效,尤其是连安莉娜自己都不知道葛洛瑞娅变成的这种“鼠人”是一种怎样的存在的时候,她也不能保证葛洛瑞娅会接受现在的自己。所以当葛洛瑞娅冷静的走出房间,用嘶哑的嗓音向她问好的时候,安莉娜也不得不承认这位领主之女比之前想象的要坚强的多。

    葛洛瑞娅已经以观察对象的身份在这座神秘的高塔中生活了几天,或许也正因为这座塔里无数难以置信的事,让葛洛瑞娅接受起自己的变化的时候来的容易了一些。话虽如此,其实葛洛瑞娅这几天以来也只不过是在居住的寝室和实验室之间来回,这座高塔中的其它地方她也没有去过。不过这不妨碍她感受这里区别于正常社会的生活。

    会自动开关的门,按照时间自己亮起和熄灭的灯火,来来往往的魔法仆从,以及会两天一次来打扫自己寝室的未知生物。当然,还有那位一直在照顾自己的安莉娜小姐。这些人事物无一不在冲击着葛洛瑞娅对于世界的认识,或许几个月之前她还认为龙只是神话中的生物,但是现在如果有人说窗外就有巨龙飞过,葛洛瑞娅估计自己也只会惊讶于巨龙的强大而不是它的存在本身。她第一次发现世界有如此多不可思议的事情,而自己现在也是这些不可思议中的一部分。这些想法改变着葛洛瑞娅的世界,从溪谷城城堡里的生活解放出来,又一次重新认识这个广袤的宇宙。这是起司和安莉娜都没想到的,原本他们认为这位小姐经历了这么恐怖的变故,恐怕一辈子都要疯疯癫癫的了,甚至起司在收集了鼠人的一些身体数据之后就没再指望葛洛瑞娅还能提供什么帮助,这也是法师这么匆忙就决定前往伯爵领的原因之一。

    而葛洛瑞娅的变化也激起了安莉娜的兴趣,所有法师都是好奇心旺盛的人,葛洛瑞娅作为第一个人工稳定下诞生的“鼠人”,她的一切都值得研究。所以这几天里安莉娜过的十分充实,她和葛洛瑞娅一起构筑这对鼠人这一全新物种的认识。从肌肉力量,五官的灵敏程度,到记忆力,甚至饮食习惯都成为了她们研究的课题。短短几天,安莉娜写下的手稿数量已经十分可观,作为瘟疫学的大师,安莉娜对生物的了解远超寻常的研究者,在她的观察和整理下,一份关于鼠人的全面报告已经有了雏形。甚至安莉娜有一种感觉,光凭着这份报告就足以抵得上一般学徒的成年任务了。而且在这几天的接触中,安莉娜和葛洛瑞娅迅速的熟悉起来,同样曾经身为贵族,安莉娜和葛洛瑞娅间的话题出乎意料的多。而血族在漫长时光里沉淀下的那种自然的优雅,也让葛洛瑞娅迅速成为了前者的崇拜者。对于葛洛瑞娅来说,安莉娜是第一个接受并接纳了作为鼠人的自己的人,而对于安莉娜来说,外表的美丑早就没有了任何的意义,她认可的是葛洛瑞娅那颗坚强的内心。

    “好了,今天的测试就到这里。让我们先去吃点东西吧。”记录下最后几项数据,安莉娜宣布结束今天的测试,她随手一扔,那些写着内容的羊皮纸就像是有灵性一样自己卷好了塞进书架上写着当天日期的格子里。

    葛洛瑞娅发出轻微的欢呼声,变成鼠人之后,她的进食频率和食量都比原本要多了不少,不过相对的,她的身体素质也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两人离开实验室前往安莉娜的房间用餐,房间里较为昏暗的光线对于二人来说丝毫没有影响,甚至葛洛瑞娅发现,自己在光线昏暗的地方反而会觉得莫名的舒适,就像是以前躺在温暖的阳光下一样。虽然说是用餐,不过基本也就只有葛洛瑞娅在吃,安莉娜只是慢慢喝着玻璃杯里的血液而已。经过之前的测试,鼠人的食谱基本已经定下来了,可能是因为保留了原本作为人类的消化系统,鼠人的进食范围并没有和人类有多大变化,如果一定要说的话,被强化了的胃袋可以让鼠人毫无负担的食用生肉和未经烹调的植物,甚至根据葛洛瑞娅的说法,除了看上去有些吓人,那些生肉的味道尝起来还是相当不错的。

    “已经第五天了。”安莉娜突然说道。

    葛洛瑞娅停止了进食,抬起头看着吸血鬼少女,她知道对方说的是那位名叫起司的法师离开的时间。她也好奇过那位救了自己的法师和安莉娜之间的关系,不过现实并没有满足少女的幻想,她发现安莉娜和起司之间更像是母亲和孩子。

    “您很担心他吗?”葛洛瑞娅问道。

    安莉娜点了点头,这点上她没有什么好否认的。

    “是啊,不过我倒不是怕他受伤,自保的本事他还是有的。我是担心那小子出生之后就在这里长大,除了我和老师之外根本就没有和其他人怎么交流过,这次的任务他势必要和冰霜的人联手,保不准还有更多的势力要交涉,我怕他恐怕一下子应付不过来这么复杂的人际关系啊。”

    安莉娜一下子说了这么多,葛洛瑞娅听着却感觉有些想笑,她突然觉得坐在对面的不是一位经历过漫长岁月的强大血族法师,只是一位为出门在外的孩子担忧的母亲。这也让她想到了自己的父母,想到自己的父母在瘟疫中恐怕已经凶多吉少(葛洛瑞娅被卫兵保护优先撤离,并不知道伯爵一家已经遇难)葛洛瑞娅不禁又有些伤感。

    “我想起司先生可以照顾好自己的。您不必太担心。”葛洛瑞娅说道。

    安莉娜点了点头,却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她看着葛洛瑞娅,那双红宝石般的眼睛让葛洛瑞娅有些毛毛的。

    “您怎么了?”葛洛瑞娅问道。

    “葛洛瑞娅,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你愿意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