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骑士
    很多时候,胜负的天平总会因为意料之外的原因而产生倾斜,就比如现在这样。原本营地中的卫兵们和起司等人都已经被数量庞大的穴居人压的喘不过气来,可是就因为这一支意料之外的队伍的出现,战场上的士气瞬间就不同了。对于有经验的战士来说,这种时候往往就是改变战局的开始。逐渐高昂的士气直接反映到士兵的作战能力上,原本被动的局面开始改观,营墙上的战斗很快平缓了下来,战场上的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那些突如其来的战士。

    “有一个大块头被干掉了!只用了一剑!是骑士!”杰克高声叫喊道。他亲眼看见那支队伍的先锋只用了一剑就砍下了一个穴居人大块头的脑袋。虽然这是因为有马力的惯性,可是在混战中一剑斩杀对方首领,这需要出手者对速度,力度和出手的角度这些各方面都把握妥当,毫无疑问,能够从容做到这一点的只有经过专门训练的骑士。

    众所周知,骑士和骑兵是不同的,或者说他们的相同点仅仅只是都拥有坐骑而已。一名骑士不仅仅要训练剑术,更要学会如何娴熟的控制自己的坐骑,虽然其它的兵种常常嘲笑说失去了马匹的骑士也不过只是一个能打一点的步兵,但是只要骑士在马背上,他们人马和一的精湛战技则足以让他们发挥数倍于其它兵种的价值。再搭配上根据战局需要所装备的不同武器,他们拥有着寻常骑兵难以企及的可怖冲击力。

    然而,相比较骑兵或者其它兵种,真正的骑士训练是十分漫长且艰苦的,而这也同样伴随着高昂的支出,不论是战马的饲养,特殊的骑士铠甲,亦或是长枪,骑士剑等特殊的作战武器,骑士的高战力和其培养的难度成正比。所以就算是一整个苍狮王国之中,能够供养的拥有骑士称号的骑士也不会超过三百人且他们往往作为战团的先锋或者扭转败局的利刃出现在战场上,起着一锤定音的效果。身为这样的王牌兵种,很难想象会出现在龙脊山脉的岩洞中。

    “剑锤符号,是烈锤骑士团!”

    随着骑士队伍逐渐的靠近,他们战旗上的符号也可以被辨认,血红底色上交叉着的骑士剑和战锤诉说着他们的身份,这是烈锤公爵领的拥有者,苍狮王国最接近权利中心的人之一的烈锤大公手下的骑士团。虽然领土并不接壤,可是这丝毫不妨碍冰霜卫士们认出他们的徽记,毕竟作为王国第二大的骑士团,烈锤骑士团的知名度仅次于苍狮王国的王国骑士团。

    这是起司第一次见到世俗世界里的骑士,虽然他曾经在各种各样的文献或者资料甚至小说故事中见到过骑士这个字眼,然而法师今天才算是真正见到了这个时代最令人向往的战士的样子。一身漆着鲜红油彩的全身骑士铠,连他们胯下的战马都披挂着一层轻甲,这些酷似铁罐头的战士犹如杀戮的机器,仅仅凭着三十个人的数量就一路势如破竹的冲开了数量远多于自身的敌人,对于缺乏长矛这样成型武器的穴居人来说,这些骑士的防御简直令人绝望。由于对手距离的关系,这些骑士并没有使用招牌一样的骑枪,而是用单手阔剑来作战,虽然单手剑相比双手剑在力度上有所欠缺,可是骑士的马力很好的弥补了武器重量上的不足,更何况,这些穴居人基本都是赤身**,以血肉之躯对抗剑锋,后果可想而知。

    “天哪,我没看错吧!诸神在上,那个冲在最前面的难道是希瑟大人吗?”“猴子”的惊叹瞬间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如果说烈锤骑士团的出现给人带来了希望,那么那位冲杀在最前线的女骑士给人的感觉就是给人以震撼。

    如流水一样的剑法,简单而致命,出招和收招都快的让人窒息,女骑士手中的那把长剑就好像是沙漠中的毒蛇,吞吐着死亡,渴望着鲜血。而她与战马的默契配合也让敌人的攻击难以碰到其衣角,这位头盔顶部带着一簇红色鬃毛装饰的骑士如同女武神一般,肆意的在敌阵中收割着生命,战马所到之处,溅起一片片红色的血雾。起司从来不认为杀戮,尤其是用刀剑杀戮有什么观赏性,对于法师来说,最快最致命的攻击才应该是冷兵器的追求,可是看着女骑士的战斗,起司第一次觉得挥舞刀剑也会产生美感,剑光划过的弧线也可以像音乐里的节奏一样跳跃,每一次劈砍,刺击都像是某种祭祀的舞蹈,纵然人在马背上,可她的动作却毫不受拘束,这是马术和剑术达到了某种极高境界的表现。

    “吼噶!”骑士团的出现自然也引起了穴居人的注意,虽然被对手措不及防间斩杀了一个首领,可是另外两个穴居人大个子此时也反应了过来,它们发出震耳欲聋的嘶吼,体表隐隐有一层灰色的光芒闪烁。

    “是石肤!那些大块头发怒了!”哈恩顺着怒吼的源头看去,大声的说道。

    所谓石肤,是穴居人大块头的一种生理天赋,当这些家伙进入愤怒状态的时候,它们的皮肤会本能的收紧变硬,其硬度会变的堪比原石,寻常的铁质武器难以对它们造成伤害,这也是这些大块头可以成为穴居人族群首领的真正原因。一般冰霜卫士碰到这种情况的时候,都会暂时退让,有计划的以小队为单位进行围杀,三四组士兵相互配合分散大块头的注意力,让它瞻前顾后,等大块头精力耗尽的时候再一拥而上将其杀死。在这些穴居人疲惫的时候它们就难以保持这种石肤形态,士兵们才可以接近它们想办法将其击杀。

    然而,已经冲到了营墙下的骑士们似乎并不这么认为,不知道是这些骑士不了解石肤的可怕还是对手中的利刃有着自信,只见这些烈锤骑士拨转马头,背靠着营墙对着大块头的方向做出了冲锋的架势,看样子正是准备正面迎上那两个暴怒的穴居人首领。

    “疯了,都疯了,他们想要正面解决那两个大块头!”杰克说道。

    他想要出声提醒对方石肤的危险性。可是那位位于队伍首位的女骑士已经抬手举起了手中的骑士剑,随着她猛然把剑锋指向那两个狂奔而来的穴居人大块头,整个骑士队伍发起了第二次冲锋!那些普通的穴居人早就被这些红色的死神杀破了胆,它们互相推搡着让开了一条通道。

    于是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背靠着营地的木墙,骑士们在敌人和战友的注视下向着两只咆哮而来的怪物发起了冲锋。他们碰撞的结果除了在关乎自己性命之余也关系着营地里整个甜水镇所有居民的性命,这一刻,不论是甜水镇的卫兵,还是来自冰霜的战士,亦或是穿着灰袍的法师都不自觉的屏住了呼吸,等待着二者交锋的那一瞬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