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战胜
    战场上最瞩目的对决还在继续,眼看着对决的双方距离已经不到百步了。烈锤骑士团的骑士们在骑士长的带领下如同一支血红的箭头,钢铁铸成的剑锋有着洞穿一切的气概。而另一方,身形庞大的穴居人首领手里提着巨大的骨棒,奔跑起来的速度跟骑士胯下的战马相比也毫不逊色,它们的大嘴里不停发出令人胆寒的怒吼,对骑士的冲锋毫无惧色。

    五十步!就在所有人都觉得那些骑士们会撞在对手身上的时候,骑士长的剑却突然发出了一个信号,原本紧凑的冲锋阵型猛然扩散开来,后排的骑士开始有意识的减慢马速,箭头一般的阵列变的像是一把展开的折扇。

    “多段冲杀!”营墙上识货的战士已经发出了惊呼,这种变阵是骑士对数量较少的敌人所专门准备的战斗方法,通过展开队形,降低了骑士间误伤的可能性,虽然这样也势必会让冲击力打一些折扣,但是后排的骑士却可以通过观察前方队友的情况有针对性的对敌方的弱点形成多角度的攻击。

    十步!骑士们的队形刻意避开了对手的正面,他们似乎并不急着在第一次交锋中分出胜负,冲在最前方的战士都瞄准了穴居人首领的外侧,只有他们的骑士长作为队伍的尖端依旧正面迎向那两个大块头。女骑士长把骑士剑的剑柄夹在腋下,用戴着手甲的右手握着剑身的底部,俨然是把骑士剑当成了骑枪来使用!

    “为了烈锤!”

    五步,从骑士长开始,骑士们发出震耳欲聋的战吼!

    四步,三步,两步……

    交锋!没有想象中的巨响,也没有惨烈的碰撞,甚至没有一滴血飞溅,骑士的队伍紧贴着对手的身体和武器快速的划过,就好像他们根本没有对敌人出手一样。战场上一时之间陷入了诡异的安静,骑士团冲过穴居人首领,因为惯性又向前奔跑了两三百步的距离才停下来,同样的,那两个穴居人大块头也继续向前方奔跑着。

    “难以置信,你看清了吗?”蒙娜下意识的喃喃着,刚才那一瞬间发生的事情,凭着女战士的动态视力也只捕捉到了只鳞片甲。恐怕五人里也只有杰克能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

    “看清什……”在起司看来,二者的交锋好像只是擦身而过,法师都没有察觉到他们之间产生过碰撞,以他的视角来看,那一瞬间就好像是骑士们胆怯的躲开了对手的冲锋一样。所以他并不理解女战士为什么感叹,不过还不待他最后一个字说出口,现场发生的变故就让他忘记了自己在说什么。

    “嘎嘎!”惨叫,从看起来毫发无伤的两个穴居人首领嘴里发出,一条条血箭同时从他们加持着石肤的表皮上迸发出来,就像是一场盛大而血腥的喷泉秀。手臂,腿部,他们外侧的肢体上出现了一条条密密麻麻的伤痕,这些伤口准确的切开了那些支撑着身体的肌肉组织,让两个大块头不甘心的跪倒在地,他们巨大的独眼里充斥着茫然和愤怒,这两个穴居人首领直到倒地的时候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起司曾经听说过,高明的厨师可以只用一把尖刀就肢解一整头牛,那是因为厨师了解牛的身体构造,刀刃得以避开那些坚固的骨头,只破坏脆弱的肌肉和关节。而这些骑士们此时所做的,与那个厨师何其相似!法师此刻才明白过来,在交锋的短暂瞬间里,这些骑士避开了来自敌人的攻击,同时用手中的骑士剑切开了敌人的肌肉,虽然这并不能直接杀掉对手,可是却足以令其失去行动能力任由骑士们宰割。

    不管我们再怎么想要否认,这个时代的战场还是属于那些骑着马的凡人。起司的脑中猛然想起了这么一句话,说这句话的正是他的老师,世界上最强大的法师之一。施法者的手段或许诡异而难以防备,但是要想在正面战场上获得主动权,这样的一支骑士部队才是不二的选择。

    随着首领的倒下,大量的穴居人一下子失去了继续作战的勇气,它们争先恐后的逃离这个岩洞,片刻间,营地所在的岩洞里就再也看不见一只活着的穴居人,直到这个时候,战场上的人才确信,这场保卫战,人类一方获得了最终的胜利。

    起司也是第一次参加这种高强度的战斗,法师此时只觉得身上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只能依靠着营墙才能勉强保证自己不会倒下。不仅是他,整个营地的战士几乎都是如此,这一场战斗打的太过于艰难,对手的数量让人绝望,如果不是烈锤骑士团的骑士一举斩杀了穴居人的首领,恐怕今天没有任何人能活下去。不过就算如此,甜水镇的居民们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死伤者几乎堆满了每一间房屋,预备好的药品完全不够供给数量巨大的伤员。家属的哭声,伤员的呻吟声,加上弥漫在空气里的血腥味,在这样的气氛里,骑士团的骑士进入了营地。

    班德镇长在营地大门处迎接了骑士们的进入,这位镇长在之前的战斗中跟甜水镇的其他男丁一样登上了营墙作战,他的英勇表现也是卫兵们士气久久没有崩溃的原因之一。幸运的是,镇长先生虽然在战斗中也挂了彩,可是只是受了轻伤,所以他也成为了营地里为数不多还能站起来的人。至于起司五人,他们傲人的战绩虽然被后来的骑士团所掩盖了不少,可是还是受到了甜水镇居民的一致认可,战后他们第一时间就被转移到了后方治疗修养。

    起司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天之后了,被转移到营地里不久他就因为体力不支昏迷了过去,好在由于其他人的有意保护,法师并没有受多重的伤。起司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由于房间紧张,他所在的这间不大的屋子里摆放了好几张简易床,爱尔莎等人就在附近的几张床上沉睡着。虽然之前分担了很大的压力,可是得益于冰霜卫士的训练,其余四人大多也只是轻伤,只有哈恩倒霉的伤到了背部有些严重,但是伤口已经经过了缝合处理。确认了伙伴的伤势,法师一直吊着的心也总算沉了下来。

    起司尝试着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确认没有什么大碍之后站起身走出了房间,他看到小镇里一片匆忙的景象,人们还在奋力的抢救着伤员,空地上摆放着轻伤者的担架,远处偶尔还会传来死者家属痛哭的声音。虽然战斗已经结束,可是悲伤压抑的气氛却依然笼罩着营地。

    “您醒了!”一个声音从法师的背后传来,起司转过头,看见一个年轻的女性。对方手里拿着纱布和绷带,看起来应该是负责照顾这附近的伤员的人。

    “镇长先生说如果您醒了就请您去找他……那位骑士大人想要见您。”

    起司点了点头,班德镇长没有为自己一行人保密的必要,再说以现在的状况来看,如果能得到这些骑士的帮助,那就再好不过了。嘱咐了对方帮忙照顾自己的队友,顺便问明了镇长的所在,法师没有什么犹豫的走向了镇长之前设宴招待的那间大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