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希瑟
    对于林间的野兽而言,它们有着一种人类和其他智慧生物已经退化消失了的本能。这种本能能让它们对自己所面对的对象有着一个模糊的判断,它们可以看出对方是否具有攻击性,又或者是否弱小。在智慧生物的社交中其实也有与其相似的现象,只不过相比较动物的敏锐直觉,人类要想第一时间辨别对方则需要大量的经验作为参考。不过凡事总有例外,有些人的气质太过于出众,他们在人群中就像是水上浮着的油滴一样显眼,凡是见到他们的人,第一眼就会了解到他们的品格,当然这品格不一定是他们的全部,可确实是存在他们灵魂中的一面。

    希瑟就是这样的人,凡是见到过这位女骑士的人都会有这样的感觉。他们对她的印象往往不是她的身材或者容貌,而是一种模糊的印象,坚毅,强韧,因为不依靠所以美丽。然后他们才会去关注这位声名远播的骑士长的样貌和其它细节。这一点,就连起司也不例外。要知道,虽然起司见过的人不多,可是那些能够出现在法师塔中的人,却基本都有着自己鲜明的气质,那些存在在文明世界里无不是拥有着普通人难以企及的地位和权柄,就算是跟起司走的最近的安莉娜,她身上经过无数岁月洗练的气质也不是可以被模仿出来的。然而此时起司眼前的这位女士,她的气质比起那些人来毫不逊色,这让起司在意外之余感到了些许的亲切。

    当然,这不是说希瑟不漂亮,从客观的角度上来说,这位一头金发的女士无疑是一位美女,虽然她看起来已经不再是一个少女了,可是岁月的打磨只是让她的美丽变的更加成熟。只不过,她身上散发出的气场太过显眼,从某种程度上削弱了她**本身带来的冲击。

    在班德镇长的引荐下,起司和女骑士长简单的相互认识了一下。然而出乎法师意料的是,这位女士似乎对自己的出现并不感到惊讶,甚至还有几分理所当然。而这件事的答案也很快由女骑士长自己解开了。

    “很高兴认识您,来自灰色高塔的法师阁下。”

    起司并没有说过自己的来历,甚至对于爱尔莎他们法师都对自己的身份一笔带过,这倒不是他故意保持神秘,只是起司知道对于他们来说,自己的师承基本不会有人知道,所以到现在为止,他都只是自称是来自龙脊山以北的一个避世法师组织的一员而已。然而希瑟却一口叫出了他的来历,这实在是让他感到有些错愕。

    骑士长自然也察觉到了法师的惊讶,她笑了笑继续说道。

    “请不必感到惊讶,您的师长曾经帮助过我的先祖,我们家族中一直流传着关于灰塔的传说。我在这一次任务之前也收到了来自家族的传讯,这也是我现在之所以会在这里的原因。”

    好吧,现在看来自己老师在北境留的后手远不止冰霜卫士一家,虽然起司并不清楚希瑟口中的家族具体是指哪一个贵族世家,可是看起来这位女骑士长对自己还是抱有善意的,这就足够了。他并不是很关心自己的老师和希瑟的家族到底发生了什么故事,或许等瘟疫被扑灭后他会有这个兴趣,但是现在,当务之急是了解伯爵领的状况,自己已经耽搁了太久了。

    “请问现在伯爵领的情况如何?您知道,我和我的同伴在进入伯爵领之后只探索了很小的区域。为了尽早研发出瘟疫的解药,我需要了解这里的情况。”法师询问道。

    希瑟点了点头,她也知道这才是现在的主要问题,她之所以会带着部队绕远路来搭救起司,一方面是为了偿还家族之前所受的恩情,但更多的是因为家族的传讯中也同样指出了起司是解决这场瘟疫的关键。

    “伯爵领的南境和西境已经分别完成了封锁,所以现在看来瘟疫的扩散已经得到了抑制。据我所知,王国的药剂师已经赶到了我们在伯爵领边境的据点,他们已经开始对在那里的难民进行救治。我和我的部队从西境出发,就我们一路上所见来看,伯爵领基本已经变成了一片死地。还活着的居民几乎已经见不到了,道路和村庄里到处都是死尸和废墟。而且……”女骑士似乎是想说什么,可是因为某种顾虑又没有说出口。

    “而且什么?”对方明显的犹豫让法师觉得希瑟可能发现了什么重要的情报。

    女骑士长略微沉默了一会,她组织了一下语言说道。

    “而且我们发现找到的尸体数量跟当地的居民人数有着明显的落差,可是就算我和我的人挖地三尺,也没有在任何的村庄里找到幸存者。但是他们很有可能是逃到了南方边境,所以在见到驻守南境的王国骑士之前我并不能肯定这种现象是不是准确。”

    尸体的数量小于应该存在的居民数量,这点毫无疑问,起司听了点了点头,这是正常的情况。

    “你们来的时候,有没有被什么怪物袭击过?”法师问。

    “怪物?您指的是刚才那些家伙吗?”希瑟微微皱了皱眉,问道。

    “不,我是指,一种长的像是巨大人形老鼠的怪物。”

    骑士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一路以来并没有见到起司口中的“鼠人”。

    “呼,那毫无疑问您是幸运的。”法师当下就把发生在葛洛瑞娅身上的事情告诉了女骑士。

    “您是说,这种瘟疫不仅会杀死病人,还会把他们变成那种……鼠人?”希瑟略微咀嚼了一下这个新名词,她意识到如果一切真如法师所说,那么恐怕这一次瘟疫的严重程度会远超她的想象。

    而坐在一旁一直听着的班德镇长这时却突然插嘴道。

    “起司先生,您是说,葛洛瑞娅小姐还活着!”

    镇长激动的反应完全出乎法师的意料,在他看来就算之前萨隆伯爵把伯爵领治理的十分繁荣,可是在现在这个情况下,葛洛瑞娅作为伯爵遗子的价值远不如她作为病例样本的价值。

    “是的,只不过她已经被变成了鼠人,虽然我已经稳定了她的变异,可是她已经跟您印象中的伯爵之女相距甚远了。”起司说道。

    “但是她还活着对吗?”镇长追问道。

    “是的,而且她还保有着清醒的意识。”法师如实回答道。

    “这就足够了。这就足够了。您无法理解伯爵大人对我们的恩情,但是我在成为甜水镇镇长的时候就已经向诸神发誓要效忠于萨隆家族。之前我为了甜水镇的安全没办法才苟且偷生,我还以为……我还以为我没有机会再践行我的誓言了……”

    这是起司第一次见到班德镇长流露出这样的表情,哪怕在被魔鬼欺骗,哪怕在面对数量庞大的穴居人大军的时候,这位领导着小镇居民躲过瘟疫的镇长都没有表现的如此脆弱。可是当他听到萨隆家族还有人在瘟疫中活下来的时候,他哭的像是一个孩子。希瑟拍了拍镇长的肩膀来安慰他,作为以荣耀为生命最高价值的骑士,她可以理解班德镇长的表现。

    把情绪波动中的镇长先生先放在一边,对于这场瘟疫,起司还有很多问题要询问这位女骑士长。而其中最主要的问题就是——

    “如你所见,虽然我和我的伙伴们有着不错的战斗力,但是我们在面对数量远超于我们的敌人的时候也会表现的力不从心。所以希瑟女士,我想,我们可否暂时同行?”

    这显然也是女骑士长关心的问题,甚至她还害怕法师会因为什么怪异的理由坚持单独行动,尤其是在听闻了伯爵领中正游荡着大量的鼠人之后,希瑟对法师的安全问题有着很大的担忧。毕竟在她看来,来自灰塔的法师比王国的药剂师更有可能解决这场可怕的瘟疫。

    “当然,我和王国骑士团的里昂骑士长约定在溪谷城集合,您和您的同伴可以和我们一同前往。我想,里昂也会十分欢迎您的到来。”女骑士说道。

    得到了希瑟的承诺,起司对于解决这次瘟疫终于又有了把握,虽然蒙娜他们都是精锐的战士,可是毕竟他们的数量太少了,要在现在的伯爵领中行动,与大量鼠人的交战不可避免,单凭这他们五人的力量确实是捉襟见肘。但是现在有了希瑟和她手下的烈锤骑士,甚至王国骑士团也有可能出手相助,尽快解决这场瘟疫的可能性就大大增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