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善后
    当起司和希瑟交流完毕之后时间已经入夜,在确定法师的小队会跟烈锤骑士团同行后,他们又对当前所面临的的很多问题互换了看法。其中最主要的就是甜水镇居民们的去留。很显然,这个洞窟已经不在安全了,虽然如此大规模的穴居人袭击不大可能再次发生,可是离开了起司和希瑟庇护的营地在小股穴居人游荡者的攻击下恐怕也会付出血的代价。所以迁移几乎是肯定的,那么第二个问题就是往哪里迁移。对此,法师和骑士持不同的意见。

    希瑟认为这些甜水镇的居民可以逆着她来时的路进入烈锤公爵领,根据女骑士一路的所见,那条通道还可以算得上安全,而且途中水源等资源充足,可以为居民提供必要的补给。然而起司却不认同对方的观点,在法师看来,女骑士长所谓的安全是不可靠的,一支训练有速的骑士小队和一镇子刚刚经历过一场恶仗的小镇居民完全不能相提并论。别的不说,光是从这里前往伯爵领西境的漫长路途就会产生很多的变故。相比之下,起司认为这些甜水镇居民最好的迁移方向应该是北面的龙脊山,冰霜卫士的要塞并不拥挤,军团化的生活方式也让他们的粮食储备十分充足,最关键的是,虽然付出了惨烈的代价,可是甜水镇的这些居民确确实实因为魔鬼的交易而避过了瘟疫的袭击,法师观察了这个营地很长时间,他可以保证在这些人中没有发现被鼠人瘟疫感染了的人,那么这些健康的居民就应该尽早的离开伯爵领,这样才能减少他们被瘟疫感染的风险。

    “可是我们并不能保证他们会被冰霜卫士接纳,那些北地人的固执是出了名的。”女骑士长说道。

    这倒是起司没有想到的地方,一直以来军团都隐隐被排除在了帝国的政治版图之外,虽然冰霜卫士的历任指挥官名义上都有帝国的贵族爵位,可实际上在北境谁都知道,这些北地人根本不在乎南方的政权,虽然他们也不会排挤外乡人,可是南方地区的人也不愿意靠近龙脊山那样的苦寒之地,所以就算在接壤的萨隆伯爵领中,与北地人打过交道的人也仅限于那些收购物品的商人和少数的贵族,冰霜守卫的名声在普通人看来可是和和善没有什么关系的。

    “这不是什么问题,既然起司阁下已经确认甜水镇的居民没有受到瘟疫感染,我想司令大人不会把这些人拒之门外的。”这是后来赶到的蒙娜说的话。女战士对于自家司令的性格还是很清楚的,况且既然起司已经保证这些人没有被瘟疫感染,那么想来乔恩司令不会拒绝暂时庇护这些难民。

    既然得到了女战士的保证,冰霜守卫的安全性就有了保障,相比较穿过危机四伏的伯爵领,班德镇长还是决定带领甜水镇的居民暂时前往龙脊山寻求庇护。而起司也提出可以让哈恩跟随甜水镇的队伍一起返回山下小镇,虽然“野猪”受的伤不是十分严重,可是他背部受伤的位置却导致哈恩的行动多少都会受影响,法师担心接下来的行动强度会让他的伤势恶化,那接近脊椎的伤口很有可能导致瘫痪,对于哈恩这样一位英勇的战士来说,无法自由行动恐怕是最难以接受的结局之一了。

    虽然蒙娜一开始反对起司的提议,毕竟在他们出发前乔恩司令就让他们用生命保证起司的安全,可是同样作为久居前线的战士,蒙娜也知道哈恩所受伤势的尴尬之处,再加上法师提出有希瑟的骑士们同行,从安全性上来说多一个人少一个人影响不大。女战士最后还是同意了让“野猪”和甜水镇居民一同返回龙脊山。当然,要让后来醒过来的哈恩接受这个命令,还需要几个人再费一番口舌。

    但不管怎么说,当天在迁移计划敲定好了之后,班德镇长就开始着手动员甜水镇的居民迁移。营地本来就是一个临时的居所,大部分的镇民都可以很快的打包好自己的行李,要说麻烦,恐怕就是在之前的战斗当中受伤的伤员了。这些伤员还在复原中,难以禁受长途颠簸之苦,但是起司等人与王国骑士团的汇合又必须尽快,无奈之下,希瑟只能留下十位骑士作为甜水镇营地的护卫暂时留在这里,等过两天伤员情况稳定后保护他们前往北方,之后再折返回溪谷城与大部队会合。而其余的人则和起司小队剩下的四个人一起,修整半天后,在第二天清晨动身前往溪谷城。

    而值得一提的是,在他们动身前的那一晚上,起司曾经独自离开过营地一阵子。之前大量的穴居人让法师敏锐的察觉到了一些异样,再加上镇长叙述的和魔鬼的交易,起司觉得有必要和那个收割了甜水镇所有人十年记忆的魔鬼谈一谈,因为从穴居人反常的攻势来看,对方恐怕没有这么轻易的想要放过甜水镇的居民。

    不过这对于当晚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保密的,甚至就连希瑟都不知道起司曾经离开过营地,也就更加不知道法师是要去找魔鬼谈话,准确的说,知道这件事的人除了起司本人之外,只有一直关注着起司动向的爱尔莎。可就算老板娘之后怎么询问,起司也没有告诉她和魔鬼交涉的经过,只是说那个魔鬼不会再找甜水镇居民的麻烦了。当然,这个答案并不能让爱尔莎满意,然而为了不让其他人知道这件事徒增恐慌,她也没有办法一直逼问起司。

    至于起司找没找到那个魔鬼,又是如何让他放弃对甜水镇居民下手的,这些事暂时还是法师心里的秘密,在他或者那个魔鬼主动公开之前,没有第三个人能知道。

    第二天清晨,岩洞里看不见升起的太阳,可是骑士们良好的作息习惯让他们的生物钟无比的准确,或者说,除了起司这个习惯于养尊处优的法师,其他人都可以凭着生理上的经验来推测现在大概的时间。总之,在大部分甜水镇的居民都还在战斗之后宝贵的休息时间里时,得到了人员扩充的起司小队已经告别了班德镇长离开了龙脊山余脉里层层叠叠的岩洞,他们将顺着龙血溪一路向南,到达与王国骑士团约定好的地点,萨隆伯爵领的首府,溪谷城。而他们不知道的是,早他们几天到达的王国骑士团,已经在那里遇上了比穴居人棘手很多倍的麻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