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尸体
    虽然一行人是清晨出发的,可是为了最大限度的搜寻生还者,起司等人还是顺着甜水镇,在不太偏离道路的情况下绕行了将近四个村庄。这些散布在甜水镇和溪谷城之间的村落大部分一开始是为了供给来往马车的消耗,由于最近几代萨隆伯爵都鼓励领地内的居民们开荒,这些小小的驿站附近开始出现了田地,然后开荒的面积逐渐扩展,就形成了这些聚落。然而现在这些本就人口稀少的聚落早就人去楼空,一行人并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我很好奇,为什么靠着龙血溪这么一条大型水道,领地内的货运还需要大量的车马呢?”

    起司在了解到了这些聚落的行成原因之后问道。这个问题对于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山下小镇的爱尔莎等人来说也同样困惑。看着水势甚大的河流,法师不太能理解为什么有这样的水道还需要建立这些驿站。

    “龙血溪的水流几乎全部来自龙脊山脉,这也是它名字的由来,融化的雪水和山脉的地下水是龙血溪的主要构成。然而,我听说你到过龙脊山,那里的气候你应该知道。”希瑟骑在马上,回答道。见起司点了点头,女骑士长继续说道。

    “龙脊山的积雪并不是常年都在融化的,而且北境寒冷的天气让龙血溪的上流很容易结冰,所以虽然最近几天的天气融化了这些冰雪,可是往往一场风雪过后,龙血溪的水势就会变小甚至断流。虽然曾经有一些小型船队靠着龙血溪进行货物运输,可是他们最后也因为变化不定的水流放弃了。”

    “难以置信您作为烈锤公爵领的人却如此了解北境。”女战士蒙娜听完后说道,不过她的话里却有些其它的味道。无他,作为军人,希瑟之所以会这么了解北境,肯定是因为这里有可能成为她作战的战场,而被帝国在北境列为目标的,只有北地人了。

    这不是第一次发生这样的对话,虽然只是同行了短短一天,起司也已经发现了北地人对南部帝**队隐隐的敌意。当然,这敌意不是因为二者真的会发生什么武装冲突,只是冰霜卫士们对这些成天把自己当成定时炸弹的南方人感到些许的不爽罢了。对此,希瑟也只能尴尬的笑了笑,这位女骑士长并不讨厌北地人直率的性格,只是她毕竟在贵族的圈子里待的久了,这些直白的抱怨她一时之间也没什么办法反驳。

    “好了,不管怎么说,希瑟女士的情报现在对我们还是起到了很大帮助的。”起司无奈的打着圆场,他本就不擅长处理人际关系,更别说是调和两股势力间的间隙了。好在蒙娜并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只是爱尔莎趁着别人不注意的时候狠狠的白了法师一眼,似乎在责怪他帮希瑟开脱。

    “比起这些微不足道的地理知识,我听说您曾经正面对抗过那些鼠人,您能跟我再仔细说说它们吗?尤其是战斗的方面,这可能会对我们接下来的行动有所帮助。”希瑟说道,虽然这也有岔开话题的意思,可是女骑士是真的对这种由人变成的异种生物感到好奇。

    既然对方问了,而且在可以预见的将来这些骑士肯定会和鼠人交战,起司也就没有必要隐瞒自己的经历,虽然他已经跟女骑士大体解释过了鼠人的成因,可是当时因为还有很多事情要商榷,所以并没有详细的介绍鼠人的战力,而且虽然起司曾经与鼠人作战过,可是那也仅仅只有葛洛瑞娅一人罢了,出于严谨的考虑,法师决定仅仅挑选了一些自己认为共通的特征来说。

    “好吧,首先我要说的是,这些被瘟疫扭曲的人应该叫原生鼠人,与之相对的,我已经成功的稳定了一例原生鼠人的变异,这种不再变异的全新物种才可以被称为鼠人。”

    看了看周围迷茫的眼睛,起司知道这些骑士们恐怕难以理解自己的话,略微感到失望的同时,法师继续说道。

    “然后我要说的是,虽然这些原生鼠人是由被感染者变异而成的,可是我希望各位不要仅仅把它们当成是长着毛的人类,如我之前所说,瘟疫的病毒已经彻底的改变了他们的身体。所以请不要用人类的标准来推断他们的身体机能。”

    “您的意思是说,这些原生鼠人的身体素质可能已经远远超越了正常人?”希瑟略微思考了一下起司的话,问道。

    “理论上来说是这样的。虽然还不能下结论,可是毫无疑问原生鼠人的肌肉力量和反应力都比他们被感染之前有了长足的进步。”法师点了点头,至少这一次自己说的还有人听懂。

    “除此之外,还需要各位注意的是,原生鼠人体内的病毒并没有失去感染性,它们的牙齿和爪子上都附着着带有瘟疫病毒的分泌物,所以一旦被它们抓伤或者咬伤,都要尽快挖出附近的组织,防止病毒扩散。”这些话一说出口,包括希瑟在内的骑士们脸色都变得有些不大好看。

    而爱尔莎等人虽然之前已经被起司告知过这一点,但是他们这次却没有嘲笑这些南方人,因为这确实很可怕。受伤就会被感染,唯一的阻止方法就是尽快切除受伤部位,这恐怕会让战士们在面对鼠人的战斗时变的束手束脚,随便被刮伤一下就要少掉一块肉,那是太过于惨痛的代价。

    就在这个时候,走在队伍前方的斥候突然折返了回来。

    “阁下!前面出现了一具死尸!”骑士的脸色让所有人本能的感觉不对,那不是一个身经百战的骑士面对一具正常人类尸体时会做出的表情。几人没有多做考虑,赶紧加快速度,去查看斥候口中的尸体。

    那具尸体就在队伍前方不远的树荫下,从气味上来看可能已经死了一段时间了,可能是因为北方寒冷的气候和被树荫遮盖的缘故,这具尸体的外形还算完整。马匹在离死尸五十步远的地方就拒绝前进,这些受过训练的军马理论上不会害怕尸体的气味,可是现在,它们却因为一具倒在路边的尸体而拒绝前进。无奈,几人不得不下马步行,他们从怀里拿出浸过清水的布巾遮住口鼻,这是起司建议的预防措施。

    “这……难以置信。”

    走到了十步左右,尸体的样子就已经一览无余了,可是随着看的越清楚,几人对这具怪异的尸体就更感到毛骨悚然。黑色的毛发从尸体的表皮下钻出来,把原本平整的皮肤弄得千疮百孔。暗褐色的脓水顺着皮肤上被撑裂的伤口流淌出来,散发出极为可怕的恶臭。

    “我相信就算食腐虫都不愿意去碰这具尸体。”“猴子”小声嘀咕着,而事实也如他所说,在尸体上没有见到任何虫子的痕迹。

    起司戴上一双奇怪的手套,把长袍脱掉交给爱尔莎,独自走上前近距离的查看尸体的细节。其余几人虽然并不想接近这具尸体,可是他们碍于法师的安全问题,也捏着鼻子走近这具尸体。对于法师来说,在老师的课上更可怕而且恶心的尸体他都是解剖过的,所以仅仅视觉和嗅觉上的压力并不能让起司退缩。他用手仔细的检查着尸体的各个部位,尤其是眼睛和口鼻里面,甚至他还找希瑟借来一把小刀剖开了尸体的肚子,检查受感染的脏器。

    法师的举动让周围的人都感到了不适,虽然他们也知道这是为了研究瘟疫,可是生理上还是难以接受。很快,除了老板娘还能站在起司周围,帮助因为一只手不能动而需要帮忙的法师。其他人包括希瑟在内都在确认不会有什么危险后和尸体保持了一定距离。

    时间过得很快,起司对尸体的研究一直持续到黄昏,其他人已经开始着手扎营,他们知道今天是无法赶到溪谷城了。随着太阳消失在远处的尽头,火把和星光成了天地间仅有的光亮,起司不得不停下他的研究,在仔细的清洗了手套等器具之后,和脸色苍白的爱尔莎回到了不远处的营地。

    “这附近有原生鼠人,请做好战斗准备。”随着法师的一句话,一个热闹的夜晚开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