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夜战(上)
    法师就是一种会让人感到不快的存在,不论是作为对手还是作为队友。这是希瑟还是一个骑士扈从的时候听一位老骑士长说的。

    在多年以前,苍狮帝国曾经参加过对抗暮月教国的战争,在那场席卷了几乎整个人类世界的浩劫之中,施法者的出现数量远远多于如今,原本神秘的奥秘掌控者在战争中也像普通的士兵一样战斗,死去,可以说,现在人类诸国能够以相对平和的态度看待施法者,在那场战争中作为统一战线并肩作战的情谊和理解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而那位老骑士长就是在这场战争当中幸存下来的生还者之一,据他自己说,他曾与能够掌控天气,驱使巨龙的法师同行,也曾经斩杀过可以以一人之力粉碎城邦的施法者,他对于这些施法者的理解远超普通人。

    在这位老人的描述中,法师在己方阵营里的时候是公认的乌鸦嘴,他们不经意间的话语,可能就会点破即将到来的危险。在亲身经历过之后,没有人会无视来自施法者的警告。但同时,虽然法师们善于预言危险的迫近,可是就连他们自己往往也无法确定这危险究竟会在何时,以何种方式发生。所以他们的一句话,往往带来的就是好几天的全军戒备。

    现在希瑟就是这种感觉。女骑士长对于起司的警告十分重视,可是法师本人虽然说了要提防原生鼠人的偷袭,却也没说这些鼠人会在夜晚的那个时刻,以多少的数量到来,所以起司的这一句话,带来的就是整个营地所有人都完全无法放心休息的结果。不论是烈锤骑士还是冰霜卫士,每一个人都握着自己的武器等待着敌人的到来,这种等待无疑是一种煎熬。高度紧绷的神经让那些负责放哨的骑士经常会发出错误的警告。事实上,虽然入夜不过三个小时,整个营地都已经出现了五次的假警报。希瑟不得不减短卫兵的放哨时间,可是更频繁的警戒人员交替就意味着更大的视野盲区,女骑士长虽然深谙这是行军的大忌,可是面对现在的特殊情况却也无能为力。

    终于,在入夜的第五个小时,哨兵总算是吹响了一次正确的警报。看着营地附近闪动着绿色光芒的眼睛,希瑟的心里反而感到了安心。

    “总共有十只,但是不能确定是不是还有更多的正在赶来。”骑士长跟走到身边的法师说道。

    “火光和人的气味势必会吸引它们,这些原生鼠人是彻彻底底的食肉动物,它们恐怕早就饿的快受不了了。”起司点了点头,虽然可以看见那些绿色的眼睛,可是法师还不能得到这些鼠人的准确位置,他必须等这些饥肠辘辘的肉食者进入火光的范围才能着手应对。

    “他们为什么还不冲上来?”爱尔莎皱着眉头疑惑道。

    “有经验的野兽都会对人群采取观望的态度,它们需要确定我们的威胁性。别小看野兽的智慧,更何况,它们曾经是人。”“猴子”低声解释道,他是几人中少数可以看清暗地里那些鼠人动向的人之一。

    “别把它们当成简单的动物,虽然他们已经不再是人类了,可是他们还是有思考能力的。”法师出言纠正道。在这方面他可是已经付出了代价的。况且那个时候的葛洛瑞娅仅仅只是袭击了几头牲畜,出手完全只靠本能,先比之下这些成长环境更自由的原生鼠人会有怎样的表现,别说这些战士了,就连法师自己都不敢妄加推测。

    起司的话让所有人心头都是一紧,确实,如果这些原生鼠人只是空有身体素质的野兽那还不足为惧,但是如果他们依然还能够像人类一样思考,不必像正常人一样,只要他们还有十岁左右的智力,就足以成为及其危险的存在。

    “它们来了!”人群中发出惊呼,那些围绕在周围的绿色眼睛开始逐步的逼近营地的篝火。

    “所有人,列队,准备作战!”在这样的环境下骑士们并不能骑上坐骑冲入黑暗中去和敌人冲杀,他们不得不放弃自己最擅长的作战方式,根据希瑟的指令五人结成一个小队,围绕着营地展开防御。

    “嘶嘶……”随着敌人的接近,悉悉索索的声音开始出现,这些原生鼠人好像在用不为人知的语言交谈一样,它们围绕着营地张望着,并不着急进攻,似乎在寻找着猎物的弱点。

    如果说之前看着黑暗处的绿色光点只是让人毛骨悚然,那么被这些畸形的怪物围在仅有的火光中,眼前的黑暗里不时就会闪出一截扭曲的形体,这对人的压力是不同的。就如同血狮的那位参谋曾经说过的,比起正面与敌人交战,这些习惯搏杀的战士们或许更害怕的,正是这样精神上的压迫。很快,就有人因为过于紧张而变的疯狂。

    “啊!”一个骑士突然狂吼着冲出防线,向着面前黑暗里模糊的影子挥砍过去,当然,他什么都没砍到。但是已经被那些扰人的声音弄得精神高度紧张的骑士丝毫没有回到战友身边的打算,他一个人在黑暗里疯狂的挥舞着骑士剑,似乎在于看不见的敌人战斗。而这个骑士同小队的队友们也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的畏缩起来,他们站在火光的边缘,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该死的,去把他弄回来!”希瑟带出来的这一队骑士个个都是经过精挑细选的,他们每一个人都是烈锤骑士团宝贵的财富,身为骑士长,希瑟不能容忍自己的属下还没有见到敌人的正体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损失掉。

    得到了命令的骑士们壮了壮胆子,准备去把这个掉队的家伙弄回来,可是就在他们准备走出火光的时候,杰克突然大吼起来。

    “别过去!”

    几乎就在“猴子”喊出这句话的同时,一声令人心悸的惨叫从那个脱队骑士的方向传来,附近的骑士们赶忙打起火把,他们看到了令人恐惧的一幕。

    几只有着粗略人类外形却酷似老鼠的恐怖生物分别从不同的方向攻击了那个可怜的骑士,他的骑士剑已经因为手上的咬伤而掉到了地上,不仅是手臂,在他失去挥舞武器能力的瞬间,四五只原生鼠人已经对他的四肢以及躯干展开了攻击。它们用锋利的手臂,或者说前爪插入铠甲的缝隙,用难以想象的巨力顺着甲片间的间隙撕碎了骑士的铠甲,然后再用它们锋利的牙齿肆意的破坏着骑士脆弱的**组织。

    血肉横飞,或许这是用来形容这一幕的最简单的词语。那些鼠人显然也意识到自己被火把的光亮照到,它们迅速的拖着已经奄奄一息的骑士退出火把的照明范围,又一次躲入黑暗里。而营地外黑暗中传来的逐渐微弱下去的惨呼以及咀嚼的声音也昭示了那个骑士的下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