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夜战(中)
    同伴的遭遇让目睹了这一切的骑士们的士气几乎在一瞬间降到了谷底。要不是长久以来的纪律和作为骑士的荣耀还在支撑着他们,这些可怜人恐怕已经夺路而逃了。

    “收缩队形!”

    希瑟也知道现在这种情况必须提升骑士们的安全感,她当机立断,决定放弃一部分外围区域,让队伍收缩的更为紧密,这样不仅可以更快速的应对敌人的袭击,也可以让士兵感到安心,有助于稳定部队的士气。

    “善于集体行动,懂得恐吓敌人,而且还会利用环境优势……”起司小声念叨着,刚才那一瞬间在其他人眼中或许只是恐怖而惊悚的画面,可是法师则尽量在这一次血的教训里收集到敌人的情报。

    经过收缩的队形相比之前更加紧密,而且由于战士们不在站在火光的边缘,那些原生鼠人想要发动袭击就一定会将自身曝露在火光下,一旦它们失去了突然性,情绪已经得到了稳定的骑士们就有很大的概率做出反击。可是,似乎是察觉到了情况变的不利于自己,那些原生鼠人并没有对火光中的人发动攻击。两方似乎就这样对峙了起来。

    就在所有人都等待着鼠人的第二次进攻的时候,希瑟突然想到了什么,女骑士长大声的惊呼道。

    “糟了!战马!”

    原本为了控制营地的规模,骑士们不得不把他们的坐骑拴在附近的空地上,虽然当夜幕降临时他们也在战马的附近插上了火把,可是被拴住的战马们无疑是这些鼠人在无法对人类下手时最好的目标。似乎是为了印证希瑟的惊呼,不远处战马附近的火把上所散发的火光就像强风中的蜡烛一样随着一阵气流而熄灭。战马的嘶鸣声,怪异的吼叫声,马蹄铁跺地的声音,种种混乱的响动开始从黑暗中传来,不用想都知道那些战马一定是受到了原生鼠人的袭击。

    “一二三队带上火把跟我来!”

    一手持着火把,希瑟提剑带头冲向了战马的方向。如果说之前损失一名骑士是因为对对手的陌生而导致的意外损失,可是女骑士长知道,一旦在这里失去坐骑,别说查出瘟疫的源头了,恐怕连走出伯爵领都会十分艰难。这些战马绝对不能落到鼠人的手里。

    好在烈锤骑士团毕竟是一支身经百战的部队,虽然骑士们还带着对未知的敌人的恐惧,然而骑士长的命令依然让他们行动了起来。三个小队共计十五名骑士点燃他们手中的备用火把,跟着希瑟步入黑暗之中。而剩下的骑士们则迅速替补上了他们的缺口,将众人在黑暗中唯一的依仗——营地中央的篝火牢牢的保护起来。

    随着希瑟带着骑士们冲向战马,战马附近发出的响动很快安静下来,除了战马的叫声和马蹄跺地的声音,那些鼠人再一次躲入了黑暗中。骑士们很快赶到了坐骑旁边,幸运的是,或许是鼠人不善于对付马匹这样的大型动物,这些战马除了受惊之外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它们真的没有受到一点伤害,就像是……就像是根本没有人想要伤害这些战马一样。

    “糟了!是陷阱!”几乎在确认战马受伤程度的那一刻,希瑟就意识到了那些原生鼠人耍的是什么把戏。可是,已经太迟了。

    来自黑暗的突然袭击,从营地向战马方向的反面袭来,这些原生鼠人就像是大号的跳蚤一样从远处的黑暗中猛地跳到目标的头顶,黑色的阴影在恐吓对手的同时也遮挡住了对手的视野,让他看不见从地面接近的其它鼠人。

    “敌袭……呃……”第一个被袭击的骑士在发出警告的同时试图挥剑砍从他头顶接近的鼠人,然而他的剑只挥到了一半,一股冰冷的冲击就从他胸口的位置传来,这位骑士木然的低下头,看着插入自己胸口的木榫,双眼中充满着茫然。

    “见鬼,小心!这些家伙会扔长矛!”居于队伍中央的杰克一眼就看到了穿透骑士身体的木质物,理论上不论人类怎么扔,木质的尖榫也不可能刺穿铠甲,可是这一幕就是发生了,这只能说明,那些原生鼠人的臂力恐怕远远超过了常识的范围。

    听到了警告的骑士们马上改变战术,他们放弃双手持剑,转而从背后取下单手的骑士盾,剑术也从追求杀敌的大幅度挥砍变成了偏向防御性的刺击和用盾牌猛撞向敌人,这样他们就有更多的精力可以用来防备从暗处投来的木矛。

    不同于前一次的试探,这一次这些原生鼠人看来是想要利用希瑟他们不在的间隙,迅速的扑杀篝火周围的人类,这些畸形的怪物完全一改怯懦的样子,它们尖啸着,用尖牙和利爪攻击着防守的战士。

    “不对,这些家伙的数量太多了!”用长弓隔开鼠人的爪子,不用“猴子”说,所有人都能感觉到进入战场的鼠人数量远远超过了之前所预估的数量。

    “好家伙,这些怪物从一开始就在算计我们!”一斧子劈开了一只鼠人的脑袋,蒙娜此时也顾不上这些家伙是不是还保有被治愈的可能性了,这场战斗已经变成了彻彻底底的血战,人类一方必须在数量未知的鼠人攻击下守住篝火,没有半分逃避的可能。

    爱尔莎一脚踹开了扑向起司的鼠人,她回头瞥了一眼半跪在地上施法的起司,老板娘此时只希望哈恩没有留在甜水镇的营地就好了。终于,随着起司嘴里最后一个音节说完,法师的眼睛里绽放出强烈的墨绿色光芒,当他抬起头的那一刹那,无数藤蔓也随着他的目光破土而出,将那些刚好站在地上的鼠人的脚牢牢的捆住。法师的魔法再一次取得了奇效,那些原生鼠人完全无法理解自己的脚为什么会被藤蔓绊住,而久经战阵的骑士们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一时之间就有不下十只鼠人被击杀。

    “吱吱!”刺耳的惨叫声从希瑟他们的方向传来,中了调虎离山之计的女骑士长终于顾不上这么多了,只见她此时已经骑在马上,手中的骑士剑携着愤怒将营地外围的鼠人一个个斩杀。而其余的骑士们也有样学样,他们凭着战马的重量和速度,在火光的边缘肆意冲锋着,将那些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的鼠人直接撞飞出去。

    眼看着战场形势似乎回到了人类一方,黑暗中传出了一阵尖锐的叫声,紧跟而来的,就是破空之声。

    “小心投矛!”杰克的视力再一次提前发现了敌人的打算,随着他的警告,骑士们都把盾牌护在身前,以防御来自鼠人的木榫。

    可是事实证明,虽然骑士可以凭借着盾牌防御投来的木矛,他们坐下的战马却不行,为了恢复马力而卸下的甲胃还没来得及给战马披上,这些目标庞大的战马成了鼠人投矛手最好的靶子。

    “噗!”随着一声声闷响,被木矛射中的战马悲鸣着倒下,连带着将它们背上的骑士也重重的摔下来。除了少数身手矫健的骑士提前从马背上跳开,大部分的骑士都倒霉的被自己的战马压在了下面,更有甚者直接被压碎了腿骨。

    “抢救伤员!”希瑟凭着高超的身手成功的躲开了木矛的袭击,可是那十五位骑士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具她一眼扫过去,至少又六七位骑士被自己的坐骑压住,动弹不得。这个时候,马匹庞大而沉重的躯体就成了负担,想要抬起马匹至少需要两个人合作,还要有第三个人将伤者从马下拖出来,这期间包括伤者在内的四个人都没有办法防御敌人的攻击,一时之间整个战局人类方再一次陷入了被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