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碎片
    失去了黑暗的掩护,原生鼠人的位置暴露在了人类的面前。突如其来的光亮让那些鼠人开始骚动起来,看得出来,这些原生鼠人真的十分讨厌明亮的环境,甚至就连那两只看起来就与众不同的鼠人个体,在火光的照耀下都变的有些瑟缩。这也是希瑟他们可以一路平安无事的冲到原生鼠人面前的原因,那些普通鼠人完全忘记了用投矛来抑制人类冲锋的脚步,任凭敌人接近到了一个十分危险的距离。

    女骑士长在跑到一定距离之后猛的单脚跃起,利用速度和惯性向着还在发愣的灰毛鼠人砍去,虽然之前已经分配了攻击目标,可是那只巨大的鼠人一看就不是可以轻松解决的目标,与其浪费时间和它周旋,不如先杀死这一只灰毛的鼠人。

    “嘎嘎!”然而理所当然的,希瑟的攻击并没有得逞,那只巨大鼠人以与它身形不相匹的速度出现在了灰毛鼠人身前,它粗壮的前肢握着一只木榫,随着这只鼠人的怪叫,木榫带着呼呼的风声迎向了骑士的剑锋。

    “嘣!”随着一声弦鸣,“猴子”从较远的地方射箭支援,只是由于站在前面的鼠人的巨大体形,原本是朝着灰色鼠人射去的箭矢却扎进了巨大鼠人的右臂上。

    被射伤了的巨型鼠人右臂一软,手中的木榫就偏了几分,而希瑟的骑士剑也就从木榫的上方划过,在对方胸前留下一道深深的伤口。那只鼠人发出刺耳的哀嚎,身体不自觉的向后退了几步。女骑士长持剑乘胜追击,举剑直刺鼠人的脖颈,这一剑要是真的刺中,就算不能斩下这只巨型鼠人的头颅,恐怕也差不多了。

    “等等,留它一命!”起司的喊声从远处传来。虽然十分的不情愿,但是女骑士也知道现在胜负已定,不必非要杀死这只原生鼠人,于是她临时变招,随着手腕的转动,骑士剑从原本的刺击变声了挥砍,目标也从巨型鼠人的喉咙变成了左臂。锋利的剑刃毫无阻碍的切入肌肉中,散发着刺鼻气味的污血顺着伤口喷溅出来。受到如此重的伤势,这只鼠人已经失去了战斗的能力。

    此时蒙娜他们也已经擒住了灰毛的鼠人,女战士一斧头砍在鼠人的膝盖上,那只灰毛鼠人不受控制的跪倒在地上,虽然它仍然试着挣扎,可是杰克的猎人短刀已经迅速的挑断了它的手筋。至此,指挥着这群鼠人的两个首领都已经被人类方控制,其余的原生鼠人眼见首领被擒,士气一瞬间就降到了极点,再加上远处的地平线上已经开始散发出蒙蒙的白光,这些鼠人一哄而散,趁着黎明前最后一丝黑暗,迅速的散开逃跑了。

    虽然希瑟想要追杀这些逃跑的原生鼠人,可是法师又一次制止了骑士长,起司知道,这些原生鼠人虽然现在是全凭本能行动的野兽,可是自己也未尝没有可能找到救治它们的方法,再不济,他也可以让它们像葛洛瑞娅那样恢复神智,实在没有必要将它们现在就杀死在这里。况且,比起那些普通的原生鼠人,被活捉的这两只不同寻常的家伙更值得法师研究。

    而经过起司这么一打岔,就算骑士长想要再去追杀那些鼠人,它们也已经跑远了。温暖的阳光逐渐照亮大地,随着周围的世界重新回到光明里,希瑟知道,这场惨烈的战斗终于结束了。还能动的骑士们开始整理散乱的营地,对伤员做进一步的处理,好在大部分受伤的骑士都是被自己的战马压伤的,伤势虽然严重,却没有感染瘟疫的风险。至于剩下的那几个不幸被木矛扎伤的骑士,则多数只是擦伤。骑士们将伤员中被鼠人咬伤或者抓伤的人做了单独的应急处理,根据法师的指示,所有伤口附近的肌肉都被用烧红的匕首割除,在没有止疼药的情况下,每一个骑士都只能咬着一块破布完成割除手术,然后再在伤口上撒上起司特质的草药粉末来预防感染和加快愈合,话虽如此,这些骑士短时间内恐怕难以再次参与战斗。

    只有少数几个战士在战斗中受到了致命伤,其中最惨烈的应该就是被那只巨大鼠人一矛穿心的骑士了。这五个在战斗中阵亡的骑士在希瑟的主持下进行了简短的葬礼,小队没有条件将他们的尸体运回烈锤公爵领,再加上他们的身上基本都有鼠人留下的伤痕,不能排除他们的尸体成为瘟疫的感染源的可能性。骑士长只能把他们的尸体火化,将他们身上的家族徽记取下收入怀中,等待任务结束后再交还给他们的家人。

    在希瑟主持着葬礼的时候,起司却并没有跟其余的几位冰霜战士一同参加,他再一次戴上手套,仔细的检查起被杀死的原生鼠人尸体。这里没有把这些尸体做成标本的条件,为了防止瘟疫的扩散,在骑士们的葬礼结束后,法师就得用同样的方法处理掉这些鼠人的尸体,所以时间就变的格外宝贵。好在他已经详细的检查过葛洛瑞娅的身体,再加上之前在路上发现的那具尸体,法师对于鼠人的身体构造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掌握,他现在所要做的,是通过不同个体间的细微差异来判断瘟疫病毒的变异情况。

    不过很快,在起司的解剖过程中,他就发现了一些不太对劲的东西。

    “你认的这个徽记吗?”法师把一块已经被冲洗过的铁片扔到希瑟面前,自己则用清水洗起了手。

    希瑟皱了皱眉,她第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徽记的出处,可是她不愿意相信这个徽记会出现在这些原生鼠人的尸体里,所以她小心的拿起这块铁片,近距离的端详着它,以期望她能找出一些痕迹来证明自己的判断是错的。然而这只能让她从这块徽记的种种细节里更加肯定自己的判断,一个,希瑟不想承认的答案。

    “我恐怕……这是王国骑士团的徽记。准确的说,这块应该是他们徽记的一部分。”

    “跟我猜的差不多。”法师点了点头,他也知道苍狮王国的王国骑士团徽记样式,只不过就如女骑士所言,这块徽记并不完整,所以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找希瑟确认了一下。

    “你是从哪里找到的?”女骑士长问道。

    “一个鼠人的项链上,看来它是把这个东西当成了某种战利品。我想,这块徽记的原主人恐怕已经凶多吉少了。”

    法师的回答让希瑟心中的不安更加强烈,然而对王国骑士团的信任让她仍然试图不要得出太过于悲观的结论。如今她所率领的部队受损严重,如果作为强援的王国骑士团也遭到了不测,那么这次任务的结果恐怕就凶多吉少了。

    “也许是那个王国骑士不小心掉了,只是偶然被这些鼠人捡到了。”

    “有可能。”法师没有反驳希瑟的话,虽然他们两个人都知道骑士一向把自己的徽记看成自身荣耀的象征,又怎么会随意丢弃呢?只不过现在轻言王国骑士团已经不测还太早,一块徽记碎片还不足以判一整支骑士部队的死刑。

    不过这一块碎片不能得到那些王国骑士的线索,得到这块碎片的人却能。起司把目光从碎片上挪开,转向了被六七个骑士严加看管的两个重量级战俘,那两只鼠人首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