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入城
    等到起司一行人到达溪谷城已经是多半天以后了,虽然昨晚扎营的地方离溪谷城其实并没有多少的路程,可是由于战马的损失以及必须为了伤员减缓行军速度,所以原本不到半天的路也就多走了很长时间。而当他们顺着龙血溪来到溪谷城附近的时候,他们也理所当然的发现了之前王国骑士团遗留在龙血溪边的营地。

    “这是王国骑士团的营地,而且带队的应该是骑士团的二团长,血狮里昂。”希瑟只是简单的看了一样就得到了这个结论,每一个指挥官在搭建营地时都有着不同的个人习惯,熟悉这些个人习惯之后,想要判断营地的搭建者并不是什么难事。当然,话虽如此,如果不是之前曾经跟里昂有过几次合作经历,女骑士长也不能说的这么肯定。

    说着,希瑟带头进入了这座简易的营地,从篝火的痕迹来看,至少最近这几天这个营地应该还在使用中。起司对于从营地里寻找线索并不感兴趣,一来他并不了解这方面的知识,二来比起那支骑士团的下落,法师现在更想要研究那两只被捕获的原生鼠人。

    之前为了取得情报,起司已经试着和这两只鼠人分别交流过了,但是结果并不令人满意,这些没有稳定病情的鼠人似乎还不具备直接交流的能力,就连那只灰毛鼠人也不能像葛洛瑞娅那样开口说话,而且它们的情绪及其的不稳定,任凭法师用尽各种手段都无法让它们配合交流。起司当然也试过让它们恢复理智,可是事实证明,缺少实验室里很多必须的器械和材料帮助,他还不能简单的稳定住瘟疫的变异。可现在不行不代表之后不行,只要给法师一个稳定而安全的环境,起司就可以打开回到灰塔的传送门,这样他就可以试着稳定这两只鼠人的病变,也可以找到它们为什么有别于其它同类的原因。所以当希瑟因为搬运太过麻烦要杀死这两只鼠人的时候,起司是极力反对的。虽然法师最后说服了骑士暂时不要杀死这两只鼠人,可是这也让包括希瑟在内的烈锤骑士对起司的态度有些改变,不管怎么说,昨天夜里因为这两只鼠人发动的偷袭导致了五位骑士的死亡。

    对此法师自己是不在乎的,在他看来这两只充满研究价值的**标本价值远远超过之前见到过的所以鼠人,毕竟这可是第一次在原生鼠人中发现这样的异化个体,而且一下子就有两个之多。而来自冰霜卫士的三个人对于起司的意见自然是没有看法,他们的使命就是保护法师,甚至能不能解除这次瘟疫的危机都还要在这之后,所以不论起司做什么,他们都不会因此而站到法师的对立面。烈锤骑士的态度变化三人自然也察觉到了,以老板娘为中心,蒙娜和杰克也没有参与到王国骑士团营地的搜索中去,他们从行军的时候开始就有意无意的站在起司周围,将法师和烈锤骑士们隔开。

    而事实上,三位北地人是不是加入搜索的实际意义是不大的,同为骑士部队,虽然所属不同但烈锤骑士很快的就从这个营地的各个细节里得到了他们所需要的线索,这些线索在通报给希瑟之后再由骑士长整理出一个答案。希瑟在听取了部下的汇报之后在脑中把各个细节和其所对应的情况整理了一下,走到起司身边说道。

    “这些王国骑士人数应该和我们差不多,他们从南境进入伯爵领,完全可以在一天内到达溪谷城。我想他们应该是希望等到跟我们汇合后再进城。只不过当天晚上他们就遭到了鼠人的偷袭。”

    “你是说,这些王国骑士被鼠人消灭了?”起司皱了皱眉,要说突然间被原生鼠人袭击伤亡惨重他是相信的,可是这一整个营地别说活人了,死人都没有看见一个,堂堂王国骑士团,而且是由名声赫赫的血狮亲自带队,总不可能因为一两次袭击就落得如此下场吧。

    “那倒不会,单论士兵素质,恐怕王国骑士团的骑士还在我们之上。从营地里的痕迹来看,他们应该是经历了两三次这样的袭击,但是并没有造成太大的人员伤亡,可能是因为袭击他们的鼠人中并没有特殊个体的存在。总之,这些王国骑士的部队状态应该比我们要好。”希瑟轻笑了一下,说道。

    “如此说来,他们应该还在这里等我才对啊,为什么现在这个营地里一个人都没有呢?”女战士蒙娜疑惑的问。

    “没有大量伤亡不代表可以在这里固守,你看这个营地周围别说拒马了,连壕沟都没有一条,既然要固守,他们一定会开挖防御工事。而这里的情况则表示这些王国骑士是在完全自主的情况下选择了离开营地。我想,这里的情况可能是里昂对这些鼠人的攻击不胜其扰,或是在另外一些我们还不知道的威胁下不得不选择了放弃营地。”女骑士长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能逼的一队王国骑士放弃营地的威胁……算了,这暂时不是我们需要考虑的问题,我们现在的首要任务是找到这些骑士,只要找到他们,他们为什么要放弃营地的问题自然就会有答案。”起司皱着眉头想了一下希瑟提出的可能,还是摇了摇头说道。

    “我同意您的观点,现在的问题是,这些王国骑士的行踪,他们去了那里?”希瑟说道。

    “嗯……你同样作为骑士长,不能从营地里的痕迹来判断吗?你知道,就像是你之前得到这些情报时一样。”爱尔莎问道。

    “我恐怕无能为力,他们离开营地应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地上的脚印已经难以分辨,如果硬要我说,我也只能做出推断。并不能给出一个准确的答案。”女骑士长耸了耸肩,示意自己也无能为力。

    法师想了想,从怀里掏出一把长短不一的木棒,这些木棍应该是由不同种类的树木制成的,从它们光滑的表面以及上面刻着的一些奇异纹路来看,这些木棒的作用应该不像它们看上去那么简单。起司抬头看了看天空中的太阳,似乎在确定它的位置。

    “月份,天数,时间,地点……”随着一些单词,法师从这些木棒中遵循着某种规律挑出了三根,他把这三根木棒中的两根分别交给了爱尔莎和希瑟。

    “我现在要做的,是通过一种方式占卜这些王国骑士离开的方向,这种占卜方法我之前也只试过几次,得到的结果虽然不是很准确,可是在已知条件这么稀少的情况下也只能用这种方式将就一下了。总之,我数一二三,我们三个同时扔出手里的木棒,我会从它们的位置来进行解读。”

    起司一边解说着,一边和老板娘以及女骑士长站成一个等边三角形,随着他一声令下,虽然对这种方法仍然抱有着很大的不信任,可是另外两人还是扔出了手里的木棒。随着一阵轻响,这三根木棒在相互碰撞后落在了地上。法师蹲下身子仔细的观看着这三根木棒的位置,嘴里似乎还念着什么。

    “我说,这样真的能算的上占卜吗?虽然我听说过法师可以通过一些方法得到启示,但是也没有这么儿戏的吧?”杰克小声的问蒙娜,而女战士也表示自己没法回答这个问题,因为在在场的所有人看来,法师的举动跟往天上扔鞋似乎没有什么两样。

    “根据地理位置和时间节气,从二十六种木材种选出三种,再交由象征对应着命运七神的其中三者进行占卜,这次对应的目标分别是默客,少女和骑士,我不觉得这样的占卜方法有什么儿戏的。”已经得到答案的起司把地上的木棒捡起来收好,对杰克说道。

    “好吧,不管怎么说,你的占卜结论是什么?”虽然参与其中,老板娘还是对起司的占卜不抱任何信心,至少她在扔木棒的时候可没有感觉自己被什么神指引过。希瑟虽然没有说话,可是从女骑士的眼神里也可以看出对法师行为的困惑,不过出于礼貌和尊重,她并没有开口质疑法师。

    “从占卜的结果来看,那些王国骑士应该是进入了溪谷城,所以我提议,我们也想办法进城,在天黑前找到一个有屋顶的地方过夜。”

    起司轻巧的说着,就定下了接下来的行动方向。虽然对法师有些轻率的决定并不满意,然而眼看着又一个黄昏即将到来,一行人也确实不想再冒着被原生鼠人袭击的风险在外面扎营。至少溪谷城的城墙可以阻挡那些游荡在外的饥肠辘辘的老鼠们。一行人这么想着,算是通过了起司的建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