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地洞
    爬上溪谷城的城墙并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当然前提是,溪谷城的城墙是在无人驻守的情况下。虽然烈锤骑士们并没有携带攀登城墙的道具,可是在时间充裕的情况下,现场取材制作几只登城用的钩爪也不是什么难事。只不过烈锤骑士的战马却是无法通过城墙,对此,希瑟和起司商量的结果是让重伤员和一些作战能力受损的骑士先行返回南境,到达王国骑士团驻守的浊流镇,这样既可以把目前已经得到的情报送出给外界,也可以稳定军心。

    于是十名伤员带着五匹战马离开了溪谷城南下,希瑟提前向浊流镇派出了信鸽来通知这件事,这些伤员在半路就会和接应他们的部队接头。至于其它战马的问题,起司颇有些头疼,毕竟如果需要快速离开伯爵领,这些战马是必不可少的,可是进入溪谷城时这些在城外的战马安全却又得不得到保证。然而希瑟却表示,完全不必为这些战马担心,女骑士长声称这些经过训练的军马可以在附近自给自足,而少了主人的累赘,单凭鼠人的速度还无法对这些马匹造成危害。虽然多少还是有些不放心,但是既然战马的主人都这么说了,法师也就接受了这个方案。

    这样,当一行人用木板做成的建议浮桥渡过溪谷城的护城河,翻上城墙时,小队的成员已经锐减到了二十人,人员构成为起司,爱尔莎和两个冰霜卫士以及希瑟和十五名烈锤骑士。小心翼翼的攀上城墙,法师对之前占卜的结果还是有些在意。虽然那次占卜中对王国骑士团的去向问题确实指向了溪谷城,可是结果也同样预言了此时的溪谷城十分的危险。起司看了看脚边被绑成粽子的两只变异鼠人,眼下的当务之急是找到一个安全的据点,赶快打开通往灰塔的传送门把这两个重要的**标本送回去。

    这也是起司为什么强烈建议尽快进入溪谷城的原因,灰塔作为起司老师建立的巨型法师设施,其本身是不能成为传送的目标的,这是为了防止敌对施法者的突然袭击。而作为灰塔的一员,起司却有着自己的方法连接灰塔中的一个特殊房间,但是连接的要求十分苛刻,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传送门本身必须是展开在一个与特殊房间大小形制类似的建筑物中,显然在野外扎营时的条件不足以满足法术的施法条件。而附近的聚居点的建筑物有多是木质建筑,这在材质上与构成灰塔的特殊岩石相违,所以也不能满足条件。纵观整个萨隆伯爵领,也只有溪谷城是法师最有把握展开传送门的地方。但是这些起司暂时都还没有和其他人说,法师只是承诺一旦在溪谷城中建立了据点,他就会处理掉这两只变异鼠人,有了他的承诺,希瑟这才同意带上这两个累赘进城。

    黄昏的阳光照在溪谷城的城墙上。最近这段时间的白天总是让人觉得特别短暂,而随之而来的黑夜则过于漫长。漫长的令人窒息。摇了摇头把脑子里的想法暂时甩掉,希瑟开始计划今天的探索行动,城墙上显然不是一个队伍停留的好地方,过于狭窄的地势和显眼的位置让队伍很可能受到敌人的攻击。所以女骑士长决定今天晚上还是先要找一栋紧靠城墙的建筑物作为休息点,等到了明天再大范围搜索溪谷城内的环境,找到适合建立据点的地方。

    一般来说这种要塞型城市的城墙都是禁止平民踏进的,所以城内通上城墙的道路往往都会设有闸门,这样可以有效的防止密探或者间谍乘着守备空虚登上城墙。一行人当然都知道这一点,事实上希瑟等烈锤骑士本来就曾经来过溪谷城,所以骑士长其实已经做好了用钩索下到溪谷城内的准备。然而,前往探路的骑士却带回了闸门并未关闭的信息,这不禁让人有些始料未及了。

    “这是反常的现象,就算溪谷城出现了什么状况,这些闸门也应该闭合才对。”确认了闸门附近的绞盘依然可以正常运作,希瑟皱了皱眉说道。

    “或许是城里发生了什么紧急情况需要抽调城墙上值班的卫兵,所以才没有关闭闸门。”蒙娜猜测到。

    “溪谷城的城卫军有足足两百人,而且萨隆伯爵的军营就驻扎在城内,到底要发生多紧急的事情才要连城墙上值班的士兵都抽调走,而且还来不及关闭城墙的出入口?”女骑士长反问道。不过虽然她说的是问句,可是希瑟自己也知道这件事的答案恐怕要真正找到溪谷城的士兵才能说清。

    “不管怎么说,我们先找到地方度过今晚才是当务之急。”起司说道,他不认为应该在这些小细节上耽误太多时间,虽然闸门的开启十分反常,但是这也并不能说明什么。要了解溪谷城的现状,自然要先进入内城。

    另外几人听了法师的话,都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他的观点。通过狭窄的运兵走廊,他们总算是真正进入了溪谷城。只不过,眼前的溪谷城完全没有北境第一重城的感觉。空荡荡的街道,没有了灯油的路灯都在提醒着一行人这里并没有在正常运转。

    “路易,你带几个人去检查一下周围的房子,看看哪里比较适合过夜。”吩咐手下副官去寻找过夜的建筑物,希瑟则和起司等人行走在脏乱的街道上试图找到点什么。

    “这些街道恐怕有一段时间没有人清扫了。”法师感觉着鞋底黏糊糊的触感,说道。虽然之前起司并没有怎么进入过人类社会,可是在一些特殊的活动或任务中,他还是去过些城市的,相比较那些有人打扫的街道,这里的景象实在是难以让人相信是一座人口在五千人左右的要塞城市。

    希瑟对此倒是没有什么看法,毕竟瘟疫的扩散一定会导致城市里人心惶惶,以常理来推算,别说是没有人清扫街道,就是全城一齐停止生产,闭门不出都没有什么稀奇的,相比较这些,她更希望能确定自己一行人此时的位置。

    “我们是从北面城墙进入的,如果我没记错,这里应该是军事区和贫民区的交接。”在看到一些标志性的建筑物之后,希瑟得到了这个结论。

    “为什么是贫民区?”爱尔莎突然问道。

    “什么?”女骑士长不太理解老板娘的问题。

    “我是说,这里是城市的北部,军事区在这里我可以理解,毕竟这座城市建立的初衷就是防御北方。可是为什么要把贫民区也放在北部,虽然我没怎么去过城市,可是我也知道贫民区是每一个城市里最混乱的地方,为什么要把这样的不稳定因素放在这里?这样万一战争打响,岂不是在鲜肉边上放了一只饥饿的狼?”

    虽然比喻有些奇怪,但是起司和希瑟都理解了老板娘想要说什么。对于这个问题,作为法师的起司是难以回答的,纵然他知识渊博,可是在城市规划上他也不是很清楚。相比之下,作为公爵领骑士团骑士长的希瑟对于这个问题则还算了解。

    “正是因为贫民区难以管理,所以才要把它安排在军事区旁边,这样可以在最快的时间内扑灭可能的隐患。而且……”女骑士长顿了顿,似乎是对接下来的话题有些抵触。

    “而且军队中基本全部为男性,而一个城市中的贫民区往往存在着很多做皮肉生意的女人。一味的压抑士兵的需求只会得来反弹,所以索性把贫民区放在军事区旁边,这样也方便管理外出的士兵。这是很常见的手段,不然你以为小镇里的妓院都是谁在光顾。”女战士蒙娜接着说到,虽然同为女性,可是习惯了北地人说话方式的蒙娜可没有那么多顾虑。而在场的男性士兵们都尴尬的一时间不知道如何面对,“猴子”索性抬头望天,似乎在观察溪谷的天空。虽然爱尔莎是酒馆的老板娘,可是由于家庭关系的原因,龙脊之巅作为山下镇唯一的一家酒馆秩序好的超乎想象,所以这些说起来有些尴尬的事情她之前并不是很清楚。

    就在场面一度十分僵硬的时候,被派出搜索的骑士恰好返回来汇报信息。

    “阁下,我们搜索了附近的房屋,发现了一些不太对劲的东西。”

    “不太对劲,是什么东西?”希瑟问道。

    “是洞,阁下,这里的建筑物里有很多在一楼或者地下室中都发现了通向未知地区的洞。”那个骑士回答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