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投降
    想象中的援军当然是没有的。面对数量庞大而且来势汹汹的鼠人大军,仅仅靠着起司这十个人就连突围的能力都没有。甚至在麻木的看着远处建筑物中还在接连不断出现的敌人,起司十分怀疑就算希瑟他们在这里,恐怕也只是让这些原生鼠人多耽误一些时间罢了。

    话虽如此,可是即使拥有数量上的绝对优势,这些鼠人却没有贸然发动进攻。随着大量鼠人的接近,法师也发现在这些鼠人中开始有变异个体的存在,其中最常见的数量也是最多的变异个体就是之前曾经抓到过的那种巨型鼠人。这些拥有着强大**的变种鼠人占了法师观察到的变异鼠人的一半以上,而且他还看到,有一些巨型鼠人的身上穿着合身的铁质铠甲!这种铠甲的样式一看就是为这些变异鼠人量身打造的,这怎么可能?鼠人这种生物在之前的历史中从来不曾出现过,在溪谷城中也就更不会出现为了它们而打造的铠甲。于是唯一的合理解释就是,这些原生鼠人自己为自己锻造了这些铠甲。

    “起司,我记得你之前说过这些鼠人都只是被本能控制的野兽,对吧?”杰克开口问道。不敢相信眼前所见的不止起司一个人,这些原生鼠人所表现出的良好秩序让在场的所有人类感到惊讶。

    “他们在被瘟疫感染之后应该已经失去了任何理性思考的能力,甚至动物求生的本能都会因为病毒的逐步侵入而弱化……理应是这样的。”

    法师此时感觉自己之前对这些被瘟疫改造了的生物的所有认识都在迅速崩塌着。如果说在城外的夜战中鼠人表现出的良好纪律性是因为那只灰毛鼠人的指挥,可是眼前这些鼠人的行为却远远不止如此。在几乎没有反抗能力的众人面前,这些原生鼠人没有一哄而上把几人分而食之,却表现出了极强的自律性。这简直让人觉得难以置信。

    而更加让人觉得恐怖的事情也发生了,那些除了巨型鼠人之外的变异鼠人,都慢慢的靠近了从起司手里逃走的那只灰毛鼠人,这些变异鼠人用人类难以理解的悉悉索索的声音交流着,不时还会发出一些尖叫,好像在争辩什么。起司注意到,那些鼠人在交流的时候时不时就会朝着人类的方向看一眼,只不过它们看过来的目光让起司觉得它们好像在打量货架上的商品。

    很快,那些变异鼠人似乎讨论出了一个结果,只见那只灰毛鼠人嘴角带着让人极为作呕的笑容走近了人类一边,它向着起司他们扔出了一大坨东西。一开始所有人都以为那只灰毛鼠人扔过来的是什么杀伤性武器,所以一瞬间所有的骑士都举起了他们的盾牌,就连蒙娜他们也是赶紧把起司挡在身后,随时准备用身体为法师抵挡攻击。但是预期中的危险并没有到来,只有从鼠人中传出来的不怀好意的笑声。人类茫然的放下了挡在身前的盾牌,这个时候他们才终于看清楚那只灰毛鼠人扔到面前的到底是什么东西。那是一大团绳子。

    然而看清了鼠人扔过来的东西并不能让人理解它们的意图,一行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只有起司盯着那团绳子看了一会,又抬头看了看那只灰毛鼠人。

    “恐怕,这些绳子是让我们把自己绑起来用的。”法师说道。

    虽然起司作为小队中的施法者,几乎所有的成员都对他所说的话有着充分的信任,然而法师刚刚说的东西实在是太过于匪夷所思,包括两名冰霜卫士在内的八人都难以接受他的话。爱尔莎一开始也是一脸震惊的看着起司,对于法师的发言感到难以置信,可是老板娘又环视了一下周围围而不攻的鼠人大军,以及那只仍然带着诡异笑容的灰毛鼠人,她最终还是咬了咬牙,决定相信法师。于是在其他人不解的目光中,爱尔莎捡起那卷绳子,帮一只手臂行动不便的起司把双手绑在身前,接着又把绳子交给蒙娜,示意对方帮忙把她也绑起来。

    “你们疯了吗?”女战士接过那根绳子,说道。在她看来,被这些鼠人淹没战死也算是可以接受的死法,但是向这些扭曲的怪物投降?而且还是以自缚双手这种堪称屈辱的方式,这简直不可理喻。

    “如果可以我也会选择在这里和这些家伙拼个你死我活。可是我们此行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杀死这些原生鼠人,我们之所以会在这里,是为了找到能抑制瘟疫扩散的方法。别忘了,在你面前的这些怪物,他们之前都是与你我相同的人类。如果我们在这里失败了的话,还会有多少人变成这幅样子,你觉得呢?”起司说道,他毫不闪躲的迎着蒙娜的视线,用行动告诉女战士他并没有说谎。

    “……希望你说的都是真的。而不是你为了苟延残喘编出来的借口。否则我不介意在我死之前先砍掉你的脑袋,法师。”起司的话不无道理,而眼下与数量如此之多的敌人正面对战也确实无异于自杀。虽然内心里还是对投降感到抵触,可是一想到山下小镇的人们和军团里的战友。女战士也不得不承认,她不愿意看到他们变成眼前这些形似老鼠的异形。

    有了蒙娜和爱尔莎带头,“猴子”自然也没有什么好说的。虽然这个北地人汉子也对投降感到屈辱,可是为了执行保护法师的任务,他愿意姑且委曲求全一次。至于另外五位烈锤的骑士们,作为高傲的骑士他们对于向鼠人投降表现出了极强的抗拒。虽然希瑟给他们的命令是保护起司,可是他们对于法师的了解远不如来自山下镇的三人,就在起司竭力的劝说他们的时候,那些等了许久的鼠人似乎终于不耐烦了。

    “吱吱!噶咔咔……”嘴里发出一连串难以理解的声音,随着灰毛鼠人的某种指令,从鼠群里走出来了三只身体壮硕身着铠甲的巨型鼠人,它们默默的走到人类面前,无视了那五名烈锤骑士,径直牵起已经被绑在一条绳子上的起司四人,拉着他们走入了鼠人的队伍当中。看起来这些原生鼠人最初的目标应该就是法师,因为当起司被带入鼠群中时,可是明显的看到那只灰毛鼠人松了一口气。然后这只一手策划了这次埋伏的变异鼠人就带着满意的神情跟着押送起司他们的巨型鼠人离开了。

    起司等人被前后五六只巨型鼠人拥簇着从鼠人中穿过,他们的四周都是这些被瘟疫感染了的可怕生物。而老板娘不忍心的回头想要看看那些骑士们的下场,却也被层层的鼠人挡住,看不见那五位烈锤骑士的身影。只有风中飘散开的血的味道在诉说着他们的结局。

    “风雪之下,山峦之中,愿你的英魂与先祖同在……”蒙娜和杰克自发的清唱起一首曲调悲凉的歌,他们的歌声并不好听,甚至可以说是五音不全的,然而这首已经被冰霜卫士们传唱了百年的古调在他们口中依然带着对死者的怀念和对战斗的执着。

    爱尔莎听过这首歌,每当有冰霜卫士战死或者死于任务中的意外时,他们的葬礼上所有到场的军团士兵都会在司令官的带领下用这首歌为他们送别。老板娘还记得自己爷爷死去的时候,来为他举办葬礼的乔恩司令也唱过这首歌。随着这苍凉的歌声,一些白色的晶体从空中落下,溪谷城开始下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