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牢友
    在这些原生鼠人的地下巢穴里,起司他们见到了一个或者说一群意料之外的人。

    “这么说,你就是王国骑士团的里昂?”女战士问道,虽然血狮的威名比起希瑟来也是分毫不差,可是这位战功赫赫的骑士在王国中的辨识度却是远远比不上烈锤玫瑰的。

    坐在角落里的里昂点了点头,算是承认了自己的身份。这位王国骑士团的二团长现在也是十分的郁闷,他的遭遇和起司一行几乎如出一辙。里昂也是迫于溪谷城外数量庞大的鼠人的压力不得已先行撤入城中,只不过他比起司他们倒霉,王国骑士团在寻找驻扎地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地下室中的地洞。之后发生的事情就简单多了,里昂和他手下的骑士们在晚上休息的时候被从地下室里蜂拥而出的原生鼠人抓了个正着,与还有能力拼死一搏的起司他们不同,大部分王国骑士团的骑士在第一时间就被这些鼠人控制住了。

    不过这倒是让这支部队的组成相对完整许多,血狮的部队由于并没有碰到变异鼠人,所以除了之前在城外第一次交战时不慎伤亡的几个成员,大部分的王国骑士都还具有完整的战斗力。当然,在他们的铠甲和武器都被鼠人们收走以后,对于他们战斗力还剩多少的问题就有些尴尬了。这也是蒙娜不敢确定角落里这个穿着一身粗布背心和长裤的男人是血狮里昂的主要原因。话虽如此,其实杰克他们的武器和防具也在关押前被那些变异鼠人收缴了。

    这里是鼠人地穴的中央区域,如同迷宫一样的土质墙壁区隔开了这片区域的各个房间,比如说此时几人谈话的地点,就是这些房间中被用作“牢房”这个作用的部分。说是牢房,其实就是在土质的房间里摆了一个巨大的木笼,所有被这些原生鼠人捕获的人类都被去除武装之后扔到这里。只不过现在这个笼子里的人员构成相对简单,只有早就被抓进来的王国骑士们和刚刚被抓进来的起司等人。

    而其实不光起司他们在见到里昂时感到惊讶,王国骑士长也十分惊异于在这片死地里会遇到除了烈锤骑士团之外的人,尤其是在起司他们讲述了他们的来历之后,就连血狮都不得不对他们的勇气和决心感到敬佩。同时这位王国骑士长也为那五名不肯投降的烈锤骑士。

    “恕我冒昧,但是我想还是问清楚的好。或许我接下来要说的话会造成误会,但是请您相信我并没有恶意。我只是想问,同为骑士,可是为什么您和您的部下好像对被俘这件事似乎没有多大的反应?”

    这个问题起司已经酝酿半天了,从之前那几位宁死不屈的骑士的表现来看,被鼠人俘虏对于这些以荣耀为生命的人来说似乎比死能难以接受,可是这位王国骑士长在谈论这件事的时候却并没有露出什么激烈的感情,同样的,虽然他和他的部下对那五位死者表示了哀悼,可是法师还是觉得这些王国骑士跟希瑟手下的烈锤骑士有着什么区别。既然想要逃离这里一定也会需要这些王国骑士帮助,起司觉得还是多了解对方一些比较好。当然,这个问题问出去的时候,法师也准备好了接受对方的各种回应,只不过虽然他已经做了被对方辱骂的心理准备,里昂听到这个问题后的反应却还是让起司措不及防。

    “我们当然和他们不一样。”血狮笑着回答道,好像这个问题理所当然。

    “我想,你在见到烈锤骑士团的时候应该是第一次见到骑士,对吧?”

    法师点了点头,承认了这一点。

    “那就对了。我会魔法的朋友,你要知道,骑士也是分成很多种的。而最简单的分类方法,就是他们的出身。”里昂顿了顿,继续说道。他看起来不介意在这里跟起司多聊一聊。

    “出身?”法师皱了皱眉头,骑士的出身会影响他们吗?

    “是的,举个简单的例子,烈锤的那些家伙基本都是从贵族世家里出来的。他们或许是家族的次子为自己谋求资历,或许是为了提升自己家族的地位而参加骑士团。总之,那些家伙都是贵族。至于我们,王国骑士团是效忠于国王和王国的骑士团,我们中的大部分人都是从部队或者其它特殊的渠道被国王陛下选中的荣耀骑士。简单来说,我们中的大多数人,包括我在内,都是从平民里得到晋升的。当然,这不是说王国骑士团中没有贵族,只不过这次的任务事关重大,所以我挑选的队员基本都是我认为比较可靠的人。”里昂暂时停了下来,让起司有时间消化信息。

    “这就会导致我们和贵族骑士组成的骑士团有很大不同,我是说,虽然我们都同样以骑士精神约束自己,可是相对而言,我们更加注重结果。以这次行动举例,或许我们是有机会和你说的那些原生鼠人同归于尽,那样也或许比较符合骑士精神。可是如果我们在这里失败了,对于整个王国来说都会是灾难,这可比那些所谓的荣耀重要的多。”

    听完了里昂的话,起司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他会觉得这些王国骑士和之前的烈锤骑士团不一样了。确实,从这些骑士的谈吐中可以发现,虽然他们也在尽量保持礼貌,可是相比较那些走路姿势都一板一眼的烈锤骑士,这些王国骑士的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冰霜卫士一样,他们更自由,也更有目的性。这对于现在的法师来说是好消息,跟这样的人合作要容易很多。事实上也确实如此,之前蒙娜等人和烈锤骑士相处的其实并不和谐,只不过碍于共通的目标才一起行动罢了,但是看看已经可以和王国骑士们谈笑风生的几人。当初如果是遇到了王国骑士团,可能他们现在的处境会好一些吧,起司如此想到。

    “对了,说起来其实在你们被抓进来之前,我好像还见过那些鼠人抓了一个人进来,只不过她没有和我们关在一起。”里昂突然说道。

    “她?你是说那些鼠人抓到了一个落单的女人,然后把她和我们分别关起来了?”“猴子”问道。

    “我也没有具体看到,只是在那些老鼠压着她路过附近的时候我听到过她的声音。具体情况是怎么样,我也不能确定。”摊了摊手,王国骑士长也表示自己只知道这些。

    “那或许只是一个落单的难民吧……”爱尔莎猜测道。毕竟这些原生鼠人能把起司和王国骑士两拨人关在一起,说明这个区域是用来关押一些有威胁的俘虏的,会被另做处置的,也许是那些老鼠认为没有能力制造混乱的人吧。

    只有起司没有急着发表意见,一方面,他对于里昂所描述的事所知甚少,不好多做推测。另一方面,他总觉得会在这个时间点上单独出现的女性应该不只是单纯的落单居民这么简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