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再遇
    自从被原生鼠人抓住已经过了一天的时间了。虽然据里昂讲这些鼠人时不时的会扔一些食物进来,以保证囚犯不至于饿死,可是这不能让起司平静下来。对于法师来说,他此行的目的就是在于找到鼠人瘟疫的由来并且抑制它的传播,而现在,身处鼠人的大本营,这里可以说有取之不尽的样本可供他研究分析,起司觉得自己离真相从来没有这么接近过。可是看看自己在这座宝山里都干了什么,除了认识并结交了王国骑士团的众多骑士之外,他完全就是在浪费时间!

    但是不论起司自己怎么抓狂,这对于他被囚禁的现状并没有帮助,法师不是没有想过用魔法脱困,就他的所学来说,还是有那么几手魔法可以帮助他离开牢笼的。但是那又怎样呢?在这昏暗的地下洞穴里想要不被鼠人发现简直就是痴人说梦,至于带着这里的所有人一起逃出去,且不说在没有武器的情况下他们是否抵挡的住鼠人的攻击,但靠着他们这些人类,想要从这里通过错综复杂的地道安然回到地表?这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而且,自从知道了那些变异的原生鼠人可以还可以听得懂人类的语言的时候,法师就一直希望可以和这些家伙交流,只要他能知道瘟疫传播前期都发生了什么,起司就可以更快的判断出瘟疫的传播者是谁,因为只要确定了这是从那种体系中制造出来的魔法瘟疫,确定起它的治愈方法就可以轻松许多。

    或许原生鼠人们抓捕法师等人的想法也和起司相近吧,他所渴望的交流机会很快就出现了。

    “吱吱……”

    随着那只灰毛鼠人再次出现,囚笼里的所有人都不自觉的站了起来。只见那只原生鼠人指了指起司,对跟它一同前来的几只巨型鼠人怪叫了几声,那几个巨型鼠人就听话的打开笼子,似乎是要把法师单独带走。其他人对此当然不能坐视不理,他们把起司护在人群之后,里昂首当其中的站在人群的最前面阻挡着巨型鼠人。起司敏锐的观察到,当血狮站到那些巨型鼠人面前的时候,这几只手巨型鼠人明显退缩了一下,似乎里昂之前给它们留下过不少恐怖的印象。

    “噶!”那只灰毛鼠人见到那几只巨型鼠人居然被一个赤手空拳的骑士长吓到,有些恼怒的发出了催促的声音,那几只巨型鼠人互相看了看,又看了看站在面前的里昂,最后还是决定听从自己上司的命令。它们用巨大的前肢在人群前挥舞着驱赶着挡在起司身前的人,一旦有人仍然挡在前面,它们就会摆出攻击的架势并发出威胁的低吼。无奈,在这种狭小的空间中赤膊着和巨型鼠人这样的对手作战毫无疑问是极为愚蠢的,所以虽然里昂并不情愿,他还是让开了道路。而骑士长的态度也代表了众多王国骑士的态度,虽然他们不介意和鼠人作战,可是就如他们之前所说,像现在这样只是为了延缓法师被鼠人带走的时间就付出血的代价,确实不是一桩划算的买卖。

    随着骑士们的让路,挡在巨型鼠人和起司中间的就只剩下以爱尔莎为首的三位北地人,面对弯腰后还是比正常人高将近一半体积的巨型鼠人,老板娘的脸上没有丝毫惧色。虽然之前跟着起司选择了投降,可是那是在确认法师的安全可以得到保障的情况下,现在这些鼠人想要把起司单独带离几人的视野,这是三人绝对不会答应的。

    眼看着几只巨型鼠人跟北地人僵持不下,双方好像随时都会发生激烈的战斗,就在那只灰毛鼠人几乎就要下令杀死爱尔莎他们的时候,起司的右手搭上了老板娘的肩膀。

    “没关系,我跟它们走。”没穿灰色长袍的起司,看起来也就是一个刚刚成年的男性,甚至由于常年从事研究工作,他给人的感觉还有些许的弱不禁风。这让别人十分怀疑他能不能够好好的保护自己。老板娘看着起司的眼睛,在几秒的眼神交流后,她还是从法师面前让开了。

    “两天,如果你两天后还没有回来我会和这些老鼠拼个死活。”在起司走过爱尔莎身边的时候,老板娘低着头如是说道。法师没有回答,只是放在后者肩膀上的手微微用力,似乎是答应了这个约定。

    看到起司自己走出来,那只灰毛鼠人也松了一口气,要知道,如果它们想要杀死这些人类的话,从一开始就不必把他们活捉。鼠人们有自己的打算,这些人活着比死了更有用,所以如果可以,它们也不希望为了把起司和其他人分开就动手杀人。但是法师的配合还是让这些鼠人省了不少事。接下来只要把他带到目的地就可以了。

    跟着这一群原生鼠人,起司离开了牢房,他们在错综复杂的走廊中行走着,一开始法师还能够记的走过的路口,甚至试图在脑中绘制出这个地穴的地图,可是随着越来越多的岔路和似乎毫无意义的回转,这些鼠人似乎也在故意走一些毫无意义的远路,很快的,就连起司都不得不放弃了这个想法。法师可以预言,除了这些鼠人,这个世界上恐怕没有什么生物能够不在这个迷宫中迷路,当然前提是他们不因为恼羞成怒的去破坏迷宫的墙壁。

    这么想着的时候,他们的脚步终于停了下来,在几只巨型鼠人的押送下,法师被带进了一个有着几盏点着蜡烛灯台照明的房间里。要知道,这在整体照明都极为薄弱的地下鼠穴来说可是一个稀罕的地方,起司接着这些烛光看到了屋子中众多的变异鼠人。老实说,第一次在如此近的距离看到这些不同于普通原生鼠人的特殊个体,法师被它们的眼睛看的直发毛。

    不过很快,在这些鼠人中其中最为特殊的一个就让起司顾不上这些了,至于为什么说这一只鼠人特殊,一方面是因为它是这群变异鼠人中唯一的普通个体,同时也是因为起司发现他居然认识这个被所有变异鼠人拥簇在中心的鼠人。与所有几乎赤身**的鼠人不同,这个鼠人的棕色毛发明显被修剪过,甚至它身上还穿着一套被特异为鼠人剪裁出的特殊服装。

    “葛洛瑞娅!你怎么会在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