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交流(上)
    虽然已经做好了各种各样的准备,可是葛洛瑞娅的出现还是让起司感到了惊讶。要知道,灰塔的实际位置可以说是极为深入北地的,想要单纯靠一个人的力量从灰塔到达龙脊山几乎可以说是一项不可能的任务。更不用说在起司最后一次离开前还特意交代了安莉娜帮忙看管葛洛瑞娅。她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等等,我把她交给了谁照顾……脑海中闪过安莉娜带着阴笑的脸,起司突然觉得葛洛瑞娅的出现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了。

    曾经的伯爵之女见到起司也十分惊讶,她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法师,可是就在她正要起身走近法师的时候,坐在她身边的变异鼠人阻止了她。

    “吱吱……”起司诧异的看着葛洛瑞娅用鼠人的方式和身边的变异鼠人交流着,他没想到变异后就被他捕获了的葛洛瑞娅也可以使用这种类似鸣叫的语言。

    “这么说,沟通是一种本能喽?”低声自语着,起司对于鼠人又有了新的了解。这样法师就了解了为什么那些鼠人会把他带过来,有了葛洛瑞娅充当翻译,与这些鼠人的交流就变的可行了。当然,他也不是只注意到了这一点,刚才刚进入房间的时候法师的全部注意力都被葛洛瑞娅吸引了,现在趁着后者还在和其它变异鼠人交流,起司得以借着烛火观察这一屋子的鼠人集团。

    “全部都是变异鼠人,看数量大概有三四十只,巨型鼠人并没有多少,应该只是负责担当护卫。”根据之前观察到的变异鼠人比例来看,溪谷城中算上巨型鼠人在内,这些变异鼠人的数量应该大概在一百左右,不过由于不能确定在场的变异鼠人就是全部,所以这个数字只是一个大概的预估值。这就不得不让法师思考一个问题,面对这些变异鼠人的庞大数量,就算溪谷城中的所有居民全都变成了原生鼠人,这样的转化率也未免太高了一些。

    不过不等起司对这个问题深入思考,葛洛瑞娅那边似乎终于说服了这些变异鼠人,从结果上来看,双方应该是达成了某种让步。起司被带到葛洛瑞娅身前大概五十步的距离,在被四只巨型鼠人紧紧防范的情况下开始了这一次的交流。这是人类第一次和鼠人群体对话,虽然这一次对话并没有被载入任何形式的记录中。

    “葛洛瑞娅,是莉莉学姐把你送过来的?”关于葛洛瑞娅是如何出现在这里的问题,虽然起司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猜测,不过法师认为还是问清楚的好。

    伯爵之女点了点头,说道。

    “是的,您走以后安莉娜女士有和我做了很多关于我现在这个状态的研究。她认为其中一些资料或许对于您很有帮助。所以她就派我来吧这些资料送到您手里。只不过……安莉娜女士似乎并没有告诉我怎么找到您,所以我只能先来溪谷城。然后我就被这些人抓住了……”

    不必葛洛瑞娅细说,起司完全可以想象得到,那位学姐一定是随便打开了一个在伯爵领境内的传送门就把葛洛瑞娅扔了过来。身为起司和安莉娜合力治愈的第一个个体,虽然葛洛瑞娅没有变回人形,可是她也具有了免疫瘟疫的能力,可以说在现在的伯爵领中,葛洛瑞娅几乎是不会受到伤害的。

    这也是安莉娜放心的让前者独自回到伯爵领的原因。不过由于这次毕竟是起司自己的成年任务,虽然安莉娜可以把葛洛瑞娅“放生”回这里,却不能告诉她要去哪里找法师。但是这也没有什么关系,因为安莉娜知道,回到伯爵领的葛洛瑞娅不论是出于什么因素都会前往溪谷城,而起司也一定会去那里调查,所以二者的相遇几乎可以说是肯定的。虽然现在的情形肯定已经出乎了吸血鬼小姐的预料,不过从结果上来说倒是确实如此。

    “好吧,不过看起来现在不是你把资料交给我的时候,所以还是让我听听这些家伙把我绑过来到底是要说什么吧。”很明显,虽然这些变异鼠人对葛洛瑞娅的态度还算客气,可是她在这里的地位其实跟法师没有什么区别。这些变异鼠人之所以会带着葛洛瑞娅出现在这里,是希望她作为和法师交流的翻译,而两人之间的交谈已经让它们感到烦躁了。起司可不想因为这些错失和这群鼠人交流的机会。

    在二人停止交谈后,那些变异鼠人中的一些鼠人就开始用它们特殊的语言向葛洛瑞娅说着什么。伯爵之女听完了它们的话点了点头,用人类语向法师转述道。

    “他们想知道您能不能治好他们。”

    不出意料的问题,起司略微想了一下,决定还是如实回答。

    “很遗憾我现在还不能让各位重新变回人类,事实上,从现有的信息来看,这种变异是不可逆的。也就是说,各位可能永远也不能变回以前的样子了。”法师的话说完,在场的鼠人顿时像是炸开了锅。不用翻译起司也知道它们在说什么,因为虽然已经变成了截然不同的物种,对于这种问题的反应,恐怕所有智慧生物都不会差太多。

    这些鼠人应该是从之前被起司抓住的那只灰毛鼠人那里听过,法师是来试图治愈这场瘟疫的,所以它们才会满怀希望的安排这场会面,可是听到起司承认他也没办法让这些鼠人变回人类,那么所带来的影响也就可想而知了。甚至法师都觉得这些鼠人的反应太过于理智了,它们的骚动虽然声势浩大,可是却没有任何一只鼠人做出什么实际的动作。这也从侧面说明了或许这些鼠人已经预见到了这种结果的发生。而且起司注意到,有一只黑色毛发的鼠人在管理着这些变异鼠人的秩序,在它的安抚下,这场小小的骚乱很快安静下来。

    看来这只黑毛鼠人很有可能就是这里的领导者,这很好,一个有人领导的鼠人团体至少比一群空有思考能力的鼠群要好交流的多。接下来这只黑毛鼠人的行为似乎也印证了法师的猜测,在所有鼠人都安静下来后,这只鼠人开口问出了第二个问题。

    “他们想知道,您能不能像治疗我一样治疗他们。就是,稳定住他们的病情,让他们不再疼痛。”

    又一个有意义的情报,法师之前曾经推测过这些变异鼠人是一种怎样的存在,起先他还认为瘟疫病毒已经在他们身上达到了稳定,这样才能解释他们为什么还有能力思考,而不是被本能吞没,但是现在看来,事实似乎不是这样的。

    在场的所有鼠人都在等着起司的回答,无法变回人类这件事它们已经隐隐的接受了,可是如果法师连抑制它们身上疼痛的能力都没有,那么或许鼠人们也要重新考虑起司的价值。起司自己也深知这一点,他在环视了屋子里的一众鼠人们之后说道。

    “你们跟之前的葛洛瑞娅还有外面的那些人不太一样,我想你们也知道这一点。我能够稳定葛洛瑞娅身上的变异,但是我不确定可以百分之百的稳定住你们身上的病毒。因为我之前从没尝试过。所以,如果想要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我没法给你们保证,我需要你们配合我,信任我,甚至服从我。只有这样,我才有机会让你们摆脱痛苦。”

    沉默,与之前的那次躁动不同,当起司说完了这段话之后,整个屋子里陷入了绝对的安静,每一个鼠人都在思考,思考起司所说的是不是值得信任。它们的眼睛都盯着法师,似乎要把他从外而内看个清楚。这些视线让起司背后不自觉的冒出冷汗。他知道自己的回答不够令人满意,但这是一次赌博,法师不希望自己在鼠人中仅仅是作为一个治疗工具存在,他希望自己可以拥有和这些鼠人平等对话的地位,这样,他才能做更多。

    许久,几乎就在起司快要放弃的时候,那只黑毛鼠人发出了一阵低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