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失控
    “咕咕!”受过专业训练的信鸽可以在恶劣的天气条件下抵达要送信的目标身边,尤其是在这个时代,王国间重要信息的沟通基本都是由类似的飞禽来完成。所以,当这只灰白色的信鸽从下着大雪的窗外飞入屋中,落到希瑟肩头的时候,女骑士长并没有多少意外。她只是有些疑惑,因为从鸽子携带信件上的火漆来看这封信并非来自烈锤公爵领,甚至也不是由王国骑士团签署送出的,那有着繁花般鬃毛的狰狞狮头徽记只会来自一个地方,那就是苍狮王国王室。

    奇怪,按理说虽然这一次的瘟疫来势凶猛,可是目前所波及的地区也不过是一个伯爵领而已,还远达不到会危及整个王国的地步。至少表面上看起来如此。那么,在这个时候就算王室要发布什么命令,也应该先通知烈锤公爵,再由公爵下达给希瑟,这样才算是尊重贵族权利的做法。像现在这样越过分封贵族直接通知其下属的情况一般只有两种,其一是通知对象所效忠的领主叛乱,王室直接送来诛杀令。当然这是完全不可能发生的,烈锤大公跟当今的国王有着过命的交情,是国王的坚定支持者。况且希瑟统领烈锤骑士团多年,也可以说是烈锤大公的心腹,如果大公要叛乱,她不可能不知道。

    既然这一种可能性不可能,那么就只能是另一种情况——全面战争宣言。只有在发生足以威胁到整个苍狮王国存亡,例如外敌入侵这样的情况下王室才会向王国境内的作战力量签发这种动员令。可是苍狮王国偏居大陆一隅,几乎没有任何战略价值,领地内的领土也算不上肥沃富饶,建国以来多年也很少会发生交战的情况。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怀着这样的疑惑,希瑟撕开信件上的火漆,将信纸展开。女骑士长阅读着信上的信息,眉头逐渐皱了起来。这位哪怕在起司等人失联的情况下依然可以保持冷静指挥的指挥官少有的表现出了自己情绪失控的一面。希瑟下意识的一拳狠狠的击打在身前的桌子上,随着一声巨响,这架由厚实松木制作的木桌就这么结束了它的使命。被响声吓到的信鸽惊恐的从希瑟肩上飞起,在屋子里到处乱撞,弄得室内平添了许多的羽毛。

    “该死的,到底是哪个混蛋怂恿陛下下达的这道命令!”

    在女骑士长屋外站岗的骑士被屋内的动静吓到,赶紧打开门冲进来,然后就看见希瑟盯着信纸的眼睛好像在着火一样。不熟悉希瑟的人往往被女骑士长甜美的外表和冷静的决断所迷惑,可是这些跟随希瑟多年的骑士们却知道,自己家骑士长的称号之所以是烈锤玫瑰而不是其他什么花朵是有理由的。

    在没有成为指挥者之前,希瑟一直是以其彪悍的作战风格和暴躁的脾气而闻名,要知道,光是在各种大大小小的庆功宴上被这位骑士长因为语言轻佻而打断腿的大小贵族已经快要数不过来了。只不过由于担任了骑士团的指挥者,希瑟这几年都有意的控制着自己罢了,现在见到女骑士长如此暴怒的样子,这两个站岗的骑士一时之间也是不敢上去劝阻,只能看着希瑟在屋子里发泄愤怒。

    许久,希瑟似乎冷静了下来,那两名骑士才敢上前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她如此愤怒。结果希瑟没有回答他们,而是把那封国王密函直接扔到了他们脸上。两名骑士赶紧查看这封信上的内容,与希瑟变的愤怒不同,这两名骑士的反应是震惊。

    “大人,这上面说的是真的吗?”一名骑士问道。

    “除非有人胆敢在王国境内伪造王室的印章,并且还成功的窃取了专门饲养的信鸽来耍我。”希瑟回答道。

    “可是,大人,如果按照上面说的,我们现在的处境不就变得很……”那名骑士没有把话说完,但是从他的脸色来看,信上的内容对现在的烈锤骑士们来说不是很好。

    “你们两个,把这封信给所有人传阅,然后我会给你们一次选择的机会。选择是不是要终止这次任务的机会。”深吸了一口气,女骑士长下令道。

    待两名骑士领命离开后,希瑟走到窗边看着被白雪覆盖的溪谷城,她的眉头紧锁,就算是当初被鼠人大军在黑暗中伏击都没有让她如此烦躁。首先,那是一封公函,显然它是在同一时间被派发往王国各地的贵族手里,希瑟在这里会收到这封信只能说是因为王室的信鸽确实厉害。至于那封国王迷信上所述,总结来说无外乎两件事。第一件事就是向收信者讲述了这一次在萨隆伯爵领中传播的瘟疫会把人变成无脑而扭曲的怪物,不过这个信息的来源放并不是深入疫区的烈锤骑士团或者王国骑士团,而是之后才赶来的药剂师协会。这些药剂师将瘟疫的传播能力和随后到来的鼠人危害夸大了无数倍,将这次瘟疫叙述成完全没有治愈可能的天灾!如果没有参加这次任务,希瑟可能还会接受这个结论,可是女骑士长清楚地知道,这些药剂师到达疫区边境不过几天而已,她甚至怀疑这些家伙根本没有仔细研究过受感染者的情况就轻率的定下了这个结论。可是如果这样也就罢了,至少希瑟还有起司这个最后的希望,这位来自神秘外域的法师已经对这种瘟疫有了一定的了解,假以时日控制住这种瘟疫的传播,甚至完全治愈这种瘟疫都是完全有可能的。然而那些药剂师在得出不可治愈的结论后又建议陛下做了什么!

    在信件中的后半段,这些药剂师宣称因为这种瘟疫带有很强的感染性,所以他们建议尽快杀死所有被感染者,并且控制所有可能的感染者,在必要时将其第一时间扑杀!这是什么意思!这意思就是说那些好不容易从疫区逃出去的难民不仅不会受到照顾和治疗,反而会被同胞残忍的杀死!身为一名骑士,希瑟难以接受这种简直就是草菅人命的命令,她隐约觉得这条命令后有着很大的问题,在她的印象中,如今在为的国王绝不是这么轻易就会下达这种残酷命令的君主。况且这条命令的下达会在王国范围内造成多大程度的动乱和恐慌她完全不敢想象,并不是所有的贵族都像曾经的萨隆伯爵一样受人爱戴,王国境内被人称为蛀虫,老鼠的败类比比皆是,这条指令的下达简直就像是往他们手里递了一把可以胡作非为的刀!

    而且,作为深入疫区的小队,希瑟手下的烈锤骑士,以及尚且不知所踪的王国骑士们恐怕都会成为这条政令的受害者,虽然不至于被直接杀死,可是也有很多曾经被这些死脑筋的骑士得罪过的贵族会非常乐意推他们一把。而且在这个当口上最重要的人员,起司的失踪也让希瑟完全没有错失了阻止这项指令的机会,整个事件都会向着最糟的情况发展。

    当然,这位女骑士长目前还只是认为这项命令会导致大量的无辜人员死亡,如果让此时的起司知道了这件事,法师估计会当场会用最恶毒的诅咒诅咒签署这项指令的人,因为已经见识到了原生鼠人恐怖潜力的起司明白,如果人类真的把这些鼠人逼到绝路,肆无忌惮捕食并携带着瘟疫的鼠人会带来多么可怕的危害,这场人类和鼠人间的战争究竟鹿死谁手恐怕还尚未可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