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见面
    起司再出现在被鼠人抓捕的众人面前已经是一天以后了。与鼠人的谈判虽然可以称得上极为顺利,但是双方必要的试探和猜疑还是免不了的,谈判中大部分的时间都被放在了消除对方的戒心上。这对于不太擅长说服其他人的法师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挑战。不过最终,在众鼠人面前展示的不可思议的能力以及葛洛瑞娅的现身说法还是让起司获得了他想要的结果。

    “我们长话短说,我和这些变异鼠人达成了一些协议,它们允许你们作为我的助手帮助我尽快稳定它们身上的病变,同时作为报答,它们答应在病情稳定后归还我们的自由并且在实验期间给我们在附近区域自由活动的权利。不过为了防止不必要的冲突,这些鼠人不会归还你们的装备和武器。如果你们同意,它们会放你们出来,如果你们不同意也不需要担心,等我完成了跟这些鼠人的约定,它们还是会把你们放走。”起司和葛洛瑞娅在巨型鼠人的看护下回到牢笼所在的房间,法师对着在笼子里的人们说道。

    “我们同意。”几乎没有丝毫迟疑,爱尔莎和另外两名冰霜卫士就回答道。对于他们来说,不论起司做出怎样的决定,他们都会跟随这位法师。

    至于里昂和他的王国骑士团,这位有着血狮之称的骑士长却没有立刻给出答复。虽然之前他已经从法师和老板娘那里知道了这些变异鼠人和普通鼠人的不同,但是与希瑟不同,他并不能完全确认起司的可信度,至少到目前为止,里昂对法师的话只信了三分。不过,站在血狮的角度上来看,就算起司和那些鼠人是一伙的,情况似乎也不会比现在更糟了不是吗?于是在短暂的沉默后,里昂也表了态。

    “如果您所言非虚,那么我和我的骑士们愿意暂时听从您的调遣。”虽然里昂平时的言行十分随意,甚至有时会让人忘记在交谈的人是王国中最强大的骑士长之一。可是一旦谈到正式的问题上,血狮又会变的极为严肃和刻板,这种公私分明的态度让很多曾经认为自己和里昂关系很好的人吃了大亏,不受拉拢的性格正是这位王国骑士长在贵族圈子里不太受欢迎的主要原因。他做事太过公事公办了。

    然而在这种紧急时刻,里昂的表现却让人十分安心,凝视着骑士长坚定的眼神,没有人会怀疑这个盟友的可靠性。这也正是起司没有向里昂隐瞒谈判结果的主要原因,其实他大可不必跟王国骑士们说这些,因为他本来也不需要这么多的助手。但是在法师的观念里,坦诚的面对对方不仅是为了争取这个盟友,也是他对自己所遇到的这些骑士的尊重,他们本不必置身于这种险境,不论是希瑟还是里昂,以他们的身份和地位都不需要亲自进入萨隆伯爵领,然而他们来了,并且毫无退却的直面未知的敌人,或许有人认为这很愚蠢,其实就连起司本人也难以肯定这种颇为冒进的行事风格,但是不可否认的,他们确实在用行动来恪守着骑士的信条。

    得到了肯定的答复,起司身边的巨型鼠人就打开了牢笼的大门,至于它们是不是担心这些人类出尔反尔?在这除了火光毫无照明可言的幽邃地下,曾经身为人类的鼠人们知道这根本不需要担忧。走出牢房,不论是老板娘还是血狮都迫不及待的舒展着自己的身体,这狭小的监牢根本不足以让这么多的人自由活动。

    “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迟疑了一下,爱尔莎最后还是对起司身边的葛洛瑞娅问道。虽然此时的葛洛瑞娅和当初在龙脊之巅里买酒时的黑袍人已经完全变了样,可是当初起司在抓捕葛洛瑞娅的时候,老板娘也是有见过她的,作为爱尔莎见到的第一只鼠人,葛洛瑞娅给她的印象还是很深刻的。不过爱尔莎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就后悔了,虽然不知道起司是如何跟那些鼠人交流的,但是就算这些变异鼠人可以听得懂人类的语言,它们也不能回答自己啊,所以老板娘并没有期待得到这个问题的答案。

    “是的,爱尔莎小姐,虽然您可能不记得了,但是我们确实曾经见过两面。”虽然变成鼠人之后葛洛瑞娅的声带已经与之前完全不同,可是受过贵族教育所带有的独特语调和清晰可辨的发音也还是让她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难以置信,鼠人居然可以说话!”这是“猴子”在确认自己没有听错之后的感叹。

    “这看来就是它们愿意与您合作的原因喽?”里昂也对葛洛瑞娅可以说话的表现吓了一跳,不过联想到起司与鼠人的谈判,他自然而然的就把这只明显不同寻常的鼠人归到了法师的头上,而且,从实际上来说也确实如此。

    “嗯……是的。她确实是我第一个稳定住病情的鼠人。”点了点头表示承认,起司也就顺便把葛洛瑞娅介绍给了在场的众人,葛洛瑞娅的存在不仅可以成为自己有能力治愈瘟疫的有力作证,另一方面,伯爵之女的身份也能让在场的人产生认同,进而消除他们对鼠人盲目的恐惧。他们会意识到,这些张牙舞爪的怪物曾经也和他们一样是活生生的人。

    “您说,这位是葛洛瑞娅小姐!萨隆伯爵的女儿?”葛洛瑞娅的身份确实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能够开口说话的鼠人已经够让人惊讶的了,而且起司居然告诉他们这只鼠人就是萨隆家族最后的末裔,这样的消息一时间让所有人都有些不知所措。

    “还请您见谅,葛洛瑞娅小姐,我不是怀疑您的身份,只是光凭您和起司先生所说,我……”里昂作为王国骑士团的二团长,对于萨隆伯爵一家自然不算陌生,事实上,他曾经作为军事指导驻守过溪谷城一段时间,要论在场众人中谁对曾经的葛洛瑞娅了解最多,恐怕还真得数这位骑士长。

    “您认不出现在的我来很正常。事实上,如果没有得到一位善良的女士帮助,我想我恐怕也难以接受现在的自己。不过,既然您提到了,您打算什么时候教我骑马啊?里昂叔叔?”

    这一声叫喊让里昂恍然间又回到了很多年前,那个时候他还不是王国骑士团的二团长,萨隆伯爵家的那位小公主曾经缠着自己教她骑马,只不过当时里昂以葛洛瑞娅还太小拒绝了她的要求。本来这么多年过去了,葛洛瑞娅早已经学会了骑马,而血狮也没有再去过伯爵领,骑士长也曾想过哪个家族的小子会幸运的把这位伯爵千金娶回家,谁想到再见面的时候,葛洛瑞娅竟然已经变成了一只鼠人。

    “葛洛瑞娅小姐,真的是你!”

    且不管这边骑士长和伯爵之女的叙旧,现在起司得到了清醒者们的允许,他终于可以展开自己的研究,这一刻法师从进入伯爵领起就已经开始期盼了,现在万事俱备,起司当然不会再耽误任何时间。在确认了自己拥有的资源后,眼下的当务之急是先打造一个合用的实验室,清醒者们虽然允许了法师的研究,可它们却也不会大意到让起司离开地下。既然如此,想要打开回到灰塔的传送门基本就不可能了,为了创造出适宜的研究环境,不得已,起司只好自己动手搭建出一个简易的实验室,幸好鼠人们在这地下迷宫里预留了大大小小的房间不知道多少,这里有足够的空间让法师发挥。

    在吩咐了王国骑士团的骑士们帮忙修整即将成为实验室的房间之后,起司也开始在脑中构思起了接下来的计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