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成功
    时间在流逝,自从起司和清醒者们达成协议已经过去了将近一周的时间。在这期间,起司也曾经提出过请清醒者们帮忙,让在溪谷城中游荡的原生鼠人不要伤害希瑟和她的部队,然而他却被告知希瑟所带领的烈锤骑士已经被目击确认离开了溪谷城。在这位女骑士长离开之前,她用在城中找到的纸张,写下了她从苍狮王国王室那里得到的信息,希瑟将这些纸张尽量散播到城中各处,为了让不知所踪的起司和里昂有机会能够知道外界在发生着什么。而这些信息也确实没有让希瑟失望,在她离开后第二天,就有清醒者将这些记载着重要信息的纸张送到法师面前。当然,这也不可避免的让清醒者们也知道了王国对萨隆伯爵领居民和所有鼠人下达的诛杀令。

    本来起司和里昂对于希瑟的突然离开还有些意外,可是当他们看到女骑士长留下的信息,他们也就不难理解希瑟的选择。

    “她在帮我们拖延时间。”血狮如是说。

    希瑟带着幸存的小队成员离开伯爵领,表面上看是因为害怕这封诛杀令会影响到自己。可是与女骑士有过合作经验的里昂却知道事情不像表面上看起来的那样。不过起司和里昂理解希瑟的选择,其他人却没有那么了解女骑士长,他们对于希瑟的离开都表示出了些许的失落。毕竟听闻伯爵领内最后一支友军离开了,换谁都会有些被背叛的感觉。

    “听说你之前曾经给过她可以找到你的工具?”王国骑士长问道,确实,起司曾经在分别行动前给希瑟一只可以找到自己位置的木雕猫头鹰。

    “那个道具只能从一个平面上找到我,当时我也没想到会被绑到地下来。所以她手里的那个道具是找不到这个地方的。”摊了摊手,起司也承认自己之前确实把溪谷城中的威胁想的简单了点。不过就算让法师再来一次,恐怕他也不会相信这些鼠人在这么短的一段时间内就在地下挖出了一个如此大的空间。

    “但是至少她知道你还活着对吗?”里昂说道。

    起司想了想,虽然希瑟不能找到这个地下空间,但是那只木雕确实可以让女骑士长判断出法师的大概位置。那么以希瑟的能力,她未尝不能推断出法师在地下这一种情况。所以至少在希瑟离开溪谷城的时候,她应该是可以确认法师还活着的。于是法师点了点头,表示认可血狮的猜测。

    “那就对了,我想希瑟应该已经猜到你暂时没有生命危险,最糟的情况也只是被困在了那里。她在城中滞留的这几天应该就是在确认这一点。”里昂说道。

    “可是这又能说明什么呢?我是说,就算希瑟女士知道起司还活着,她就可以放心离开了吗?”蒙娜问道,这位女战士没有明白这两件事之间的关联。

    “她不是离开,就像里昂先生之前讲的,希瑟是去为我们争取时间。”起司说道。

    “因为确认了我暂时没有危险,而我所在的地方她又没有办法接近,所以其实烈锤骑士团继续在溪谷城中活动只是增大自己伤亡的风险而已。与其如此,不如先行返回边境,与王国的人说明情况,就算不能让国王撤回那条诛杀令,但是至少她能让进入伯爵领的清缴部队延后进入这里。”

    “可是延后那些部队的进入又有什么用呢?反正他们迟早都会进入伯爵领的。”

    “但是这样我们就有机会研发出稳定鼠人状态的解药或者其它什么证明瘟疫是可以抑制的东西,这样我们才有机会为这些人们争取到活命的机会。”葛洛瑞娅也听懂了法师的意思,她接着起司的话回答道。

    “那看来我们要加快速度了。我想希瑟就算拼尽全力恐怕也拖延不了多久吧。”爱尔莎看着起司做出总结性的发言。而随着老板娘的话,所有人也都把目光放在法师身上,毕竟整个研究的进度其他人其实根本帮不上什么,对于鼠人瘟疫的解读只能靠起司一个人来做。

    “放心吧,我想这两天就会有一个初步的成果了。”法师淡然道。确实,自从实验室完成后起司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投入了研究中,也就是那些鼠人不愿意把希瑟的留言交给除了法师外的人类,否则起司也不会停下实验来跟众人讨论。

    对于法师近乎于疯狂的研究气势,里昂是怎么总结的。

    “我这辈子见过很多自命不凡的学者和掌握奥秘者,但是就算是那些学院里最勤奋的学生,我也不认为他们可以为了学术而如此疯狂。”或许是起司展开研究时的样子实在是专注到有些吓人,血狮一时之间找不出其它形容词的情况下只能用疯狂来形容。而他的这番话也是任何一个在实验室内帮起司做过助手的人都赞同的观点。

    时间回到现在,也就是起司他们来到地下的第八天,希瑟他们离开溪谷城的第四天,法师第一次主动的走出了实验室的大门,在他的身边,则站着作为志愿者的哈尔,也就是那只统领着清醒者的黑毛鼠人。

    “不得不说,起司先生,能拜托那种痛苦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因为还不太熟悉鼠人器官的发音方法,此时的哈尔和曾经的葛洛瑞娅一样说起话来带着一种很古怪的强调。但是当这位清醒者能够再一次口吐人言的时候,所有人都为法师的所作所为感到折服。

    不过只有作为本次实验助手的葛洛瑞娅才明白起司到底做了什么,法师在这七天的时间里完成的可不仅仅只是一例原生鼠人的稳定手术,他研究出了极为不得了的东西。

    “把所有清醒者都集中起来,我要给他们每人一个礼物。”虽然脸上带着两个明显的黑眼圈,可是法师说出这一句话的时候语气前所未有的兴奋,他挥舞着手里用羊皮缝制的水袋,开心的大叫着。

    “他这是怎么了?”里昂不解的问葛洛瑞娅,在这些人中只有曾经在灰塔和安莉娜相处过一段时间的伯爵之女才能大概猜到法师到底在做什么。

    而或许是骑士长问的时机不太对,一直以来都可以保持冷静的葛洛瑞娅此时却显得和起司一样激动,她绿色的眼睛中甚至隐约已经有了泪水,这位第一个拜托了鼠人瘟疫带来的痛苦的女孩用带着哭腔的声音说道。

    “他成功了……他做出了能让原生鼠人病情稳定的药剂!”

    沉默,然后欢呼,每一个在这地下深处的人类或者清醒者都用自己的语言在传播着这条消息,起司,这个来自龙脊山以北的法师,他用了将近一周的时间完成了对原生鼠人身上瘟疫病变的破解,并以此制作出了可以让原生鼠人不再具备感染性同时也解除了伴随其而来的噬血冲动和疯狂本能的药剂。只要假以时日,让每一个鼠人都喝下这种药剂,那么瘟疫的传播速度就会被大大削弱,鼠人的存在也不会再对其他未被感染者造成威胁!王国也可以给这些被感染者更多的时间,他们甚至可以在将来找到将鼠人还原回人类的办法!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一场瘟疫在此刻迎来了终结的第一道曙光!

    至少现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如此相信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