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短缺
    再一次见到阳光已经是药剂研发出来的第二天了,之前的那场雪已经在连续几日的阳关下消融的差不多了。在一众清醒者的陪同下,起司等人重新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地上世界。虽然可以抑制原生鼠人病情的药剂已经被研发了出来,但是之前起司使用的材料都是清醒者们从溪谷城里找到的,而在法师调配药剂的过程中,一些数量比较稀少的原料也几乎被消耗殆尽。所幸起司制作出的药剂还足够溪谷城的清醒者们使用,这也让这些清醒者们成为了法师的盟友。

    然而,随着药剂的使用,起司也发现了一些问题。首先,虽然这些药剂确实可以让变异鼠人包括巨型鼠人摆脱病痛的影响,可是这种药剂似乎在普通的原生鼠人身上并不适用。法师曾经试着用这种药剂给普通的鼠人服下,但是结果却只让对方平静了很短的一段时间,随着药效消失,那只鼠人再一次回归于疯狂。由于第一批原料有限,起司不能把宝贵的药剂随意的花费在实验上,在确认了药剂对清醒者确实有效,而且几乎没有副作用之后,法师就不得不停止对普通鼠人的试验。其次,就如刚才所提到的,几乎没有副作用不等于没有副作用,或许对那些清醒者来说,药剂轻微的副作用和清醒的神智相比完全不值一提,但是作为研究者,起司却不能将它视而不见。现在已经被证实的副作用包括了**力量上的削弱,以及对光线更强烈的敏感性。至于其它还需要长期观察才能发现的问题,法师暂时没有办法得到结果。

    按理说,既然药剂的研发已经取得了这么重大的突破,起司接下来要做的,应该是一口气研发出治疗普通鼠人的药剂甚至可以治愈还没被变成鼠人的人类的药剂。可是法师却不得不停下手头的工作,原因很简单,不是他自己想停下来,是缺少的几种重要原料逼得他不得不停下工作。清醒者们已经对溪谷城做了彻底的搜索,既然他们在城中再找不到原料,也就只好外出去寻找这些东西了。

    至于为什么找原料这种事也必须起司亲自前往,这是因为鼠人们无法在阳光下长时间活动,而失去了众多建筑物作为阻挡阳光的屏障,想要靠清醒者们指挥普通鼠人去寻找原料将会大大延长完场的时间,无奈之下法师也只能亲自带领着其他人离开溪谷城,去附近寻找原料。起司当然也想过在溪谷城中打开通往灰塔的传送门取得原料。但是这次所调配的药剂需要使用的东西很多在灰塔中也不会储备,倒不是说灰塔的储备有什么问题,只不过一些过于常见的材料不够资格进入灰塔的储藏室。而且,过多的向外人透露灰塔的消息对于灰塔的学徒来说本身也是一种禁忌,之前起司可以肆无忌惮的跟希瑟和冰霜卫士的人透露灰塔,是因为他们或多或少都曾经跟这个组织打过交道。但是如今队伍中加入了里昂以及他手下的王国骑士们,就起司所知,他的老师可不大喜欢和世俗世界的王国搭上什么关系。

    “啊,以前都没觉得太阳是如此亲切啊!”在久违的阳光下舒展着自己的身体,爱尔莎不由得说道。其他人此时的感想也都和老板娘差不多,毕竟人类还是活在阳光下的动物,不论是烛火还是灯火都只是暂时用来照明的工具,虽然它们也可以起到照明的作用,但是无法满足人们对于阳光的渴求。

    对此,起司倒是无所谓,作为经常常住图书馆的研究者,他只要一开始工作,一连好几周看不见太阳都是正常的事。突然间出现的强烈光芒反而让他的眼睛有些受不了,法师不由自主的抬起手,挡在眼睛的上方以减少眼光对眼睛的刺激。

    “呵呵,看来您跟我们还真的有点像呢。”哈尔作为清醒者的首领,理所当然的跟着来到地表为起司他们送行,这位曾经负责管理溪谷城的前任官员,现在对于往日习惯了的阳光也显得有些不适应。

    “先别那么快就把自己排除人类,说不定我这次回来就能找到把你们变回人类的方法呢。”回到地表的起司此时心情也十分不错,他笑着跟黑毛鼠人回应道。

    “那我就期待各位大人的好消息了。不管怎么说,清醒者永远都是各位的朋友。”深深的鞠了一躬,不论起司是否还会回来,他最终又能否研发出治疗这次瘟疫的药剂,至少现在,这位法师已经挽救了溪谷城中的所有变异鼠人,他兑现了自己的诺言,而清醒者们也自然会遵守承诺。带着前来送别的鼠人们退回到阴影中,这些鼠人们不能在白天待在地上太长时间。

    “你情况怎么样?其实,你完全可以跟他们留在这里的。”起司对一旁的葛洛瑞娅说道。

    “请不必为我担心,大人,我的身体没有问题。”鼠人姑娘回答道。

    或许是因为她是由起司和安莉娜一起亲手稳定住的病情,葛洛瑞娅比起那些靠药剂恢复正常的清醒者们具备了一些特殊的能力,比如说,虽然厌恶强光,但是她还是可以在阳光下正常活动。这也是让起司无法拒绝她同行要求的原因。不过,转念一想,在此时的伯爵领中能有一位鼠人同行也确实可以让小队省去很多麻烦。而且在知道葛洛瑞娅的身份和经历后,不论是爱尔莎三人还是里昂等王国骑士都对这位坚强的女性颇有好感。

    “好吧,那么我们就出发了。”确认葛洛瑞娅的身体确实没有问题之后,起司朝众人点头示意出发。

    没有了鼠人的阻挠,也不必担心阴影里潜藏的危险,一行人以很快的速度翻过了溪谷城的城墙。在城外回望这座要塞城市,又有谁能相信这座城市的实际管理者已经变成了鼠人呢?

    随着一声响亮的呼哨,王国骑士们开始召唤自己放养在附近的马匹,他们的坐骑和烈锤骑士团的一样,在入城以前就被放养在溪谷城附近,随着主人的招呼,很快,从附近的树林里涌现出一队的战马。里昂的小队并没有折损多少人手,可好在他们之前有多带几匹战马来驼运物资,所以起司他们也被分到了足够多的马匹来代步。

    “你计划去哪里找材料,我会魔法的朋友?”骑着马走到起司身边,血狮问道。

    “你之前说浊流镇上有这个王国的药剂师协会在?我想他们手里应该有我想要的东西。”法师问道。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只不过就算我出面,他们也不一定会愿意把材料交给你啊。你知道的,不是每一个学者老爷都像你这么好脾气。”里昂说道。在一个王国中往往只有少部分人能成为学者,知识的传播由于书籍数量的限制和种种问题变的十分困难,因此这些学者在各个王国中都享有着较高的地位,尤其是药剂师这样极为有实用价值的学者,就算是身为王国骑士团二团长的里昂,也不能直接命令他们把材料交给起司。

    “放心,我的骑士朋友,只要他们手里有原料,我自然有办法在不伤害任何人的情况下拿到它们。”带着几分邪恶的笑容,起司可对那些妄下结论的药剂师没有什么好感。

    “哈哈,那就好办了!走,让我们去浊流镇!”血狮对于那些药剂师们同样颇为不满,他这几天来可是对起司的本领有了一个初步的认识,对于这位已经把法师当成朋友的骑士长来说,能看到那些药剂师在起司手里吃瘪可是不错的娱乐。

    于是在这样的氛围中,暂时告别了溪谷城的一行人就把第一站的目的地设为了浊流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