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小径
    浊流镇和溪谷城之间的距离并不算遥远,而且因为浊流镇在萨隆伯爵领南下的必经之路上,所以从溪谷城就有一条由上代萨隆伯爵花大价钱铺设的砖石路可以直接抵达。可别小看这一条砖路,在这个时代里,领主还可以用让领地内的子民不至于饿死来作为功绩,大部分的领主别说主动建设自己的领地了,他们恨不得将领地内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搜刮到自己的城堡里,然后在紧紧的锁上大门。在这样的环境中,一条由领主监督铺设的可供马车和行人快速通行的道路有多可贵就可想而知了。这条被命名为龙喉小径的通道同时也是作为溪谷城战时补给线的重要组成部分,不过更多的时候,它肩负着萨隆伯爵领内百分之五十的货物流量。

    “其实我早就想问了,龙血溪也就罢了,如果说龙脊山脉真的是一条龙的话,这条河流因为从龙脊山上发源被这么叫也说得过去。可是为什么连这条后来建的路都要取名叫龙喉小径?当初给这条路命名的人是有多喜欢龙?”骑着马行在路上,起司问道,对于法师来说如果一会不研究点什么他就觉得那里不舒服。而且,或许是职业习惯吧,起司总是认为事物的名字和其意义应该是有关联的,像这种随便命名的行为只能让其他人觉得困扰,就他看来地名就应该便于识别和记忆,所以与其叫什么龙喉小径还不如干脆叫萨隆大道来的简单明了呢。

    其实法师无意中问出的问题还真是北境的一个典故,只不过就如北境大部分的典故一样,这个故事里的双方就是作为伯爵领领主的萨隆家族和他们的假想敌——冰霜卫士。而虽然不论是爱尔莎还是葛洛瑞娅都知道这个故事,可是作为故事里的两方,她们也不好当着对方的面说出来,尤其是她们从父辈或者其他人那里听到的故事版本里都有对对方的某种调侃。所以在起司问了一圈都没人回答他之后,还是里昂这个不是北境出身的外人回答了法师的疑惑。

    “简单来说呢,其实也很简单,当初上一代萨隆伯爵在建成这条路的时候曾经发下豪言,他说有了这条路,就能让溪谷城如同钳子一样牢牢扼住冰霜卫士的咽喉。所以后来就索性把这条路取名叫龙喉小径喽。”这个简短的版本已经把所有能省略的部分都省略了,毕竟里昂又不是真的不会看气氛,他已经把所有可能会引起争议的小细节都略过了,可以在酒吧吹一晚上的故事在这位骑士长嘴里生生变成了短短的两句话。

    可就算如此,来自龙脊山的三人对这个故事也都做出了轻蔑的神情,他们一直都对南方贵族对于北地人的过分防范感到不屑。葛洛瑞娅当然也不是不能理解老板娘他们的想法,事实上,这位伯爵之女之前也觉得北境各个贵族对冰霜卫士的敌意确实有些过分了。但是身为一个地地道道的南方贵族,葛洛瑞娅也不敢开口说什么,她害怕自己会说错话惹得冰霜卫士们生气。

    但是法师却好像没有注意到团队里的气氛,起司稍微思考了一会,继续问道。

    “虽然我知道行军打仗屋子的运输十分重要,可是这仅仅是一条运输线而已,而且还是对外公开的运输线,如果战争真的发生,冰霜绝对不会放着这条路自由通行的。上一任的萨隆伯爵为什么这么有自信?”

    “这个吗……”好吧,这条龙喉小径的由来对于大部分人来说都只是个茶余饭后的谈资,没有几个人会像起司一样去深究这个故事真正的原貌,事实上,就连作为军事人员的里昂对这条路的认识也大概就是极具战略价值罢了。所以王国骑士长没法回答法师的问题。

    但是葛洛瑞娅不同,修建龙喉小径的上一代萨隆伯爵是她的爷爷。作为军事贵族出身,萨隆家族的家风还是很森严的,每一任的萨隆伯爵为了防范来自北地人的威胁,他们都必须经受严格的军事训练,历任的继承人在获得爵位之前也都要在王国的其它部队中服役。总之,这样的家族传统让萨隆家族在家族关系上不至于像其它贵族一样那么混乱,至少不会出现今天一个私生子,明天一个新夫人这样狗血的剧情。得益于此,葛洛瑞娅跟她爷爷的关系也十分不错,作为这一代伯爵最小的也是唯一的女性子嗣,葛洛瑞娅从小就很得上一任萨隆伯爵的喜爱。也因此,那位老爵爷没少跟小时候的葛洛瑞娅讲一些他经历过或听说过的故事,所以,她可以回答起司的问题。

    “我记得祖父曾经跟我提起过这件事,他说过这件事,他说……对了!祖父说过,这条路在建成时是受到过祝福的,所以只要溪谷城还在萨隆家族的守护下,这条道路就绝对不会被破坏!”

    “怎么会有不会被破坏的道路,不过是哄小孩的故事罢了。”“猴子”在一旁小声的说道。其他人包括王国骑士们在内,对于葛洛瑞娅所说其实也都是这个想法,这怎么看都是老人在哄孙女时编造出来的故事,没有什么可信度。

    “祝福吗?难怪……”可是人群里的起司却不这么认为。法师之所以把话题往这条道路的名字上引,自然有他的用意,现在葛洛瑞娅提到这条路曾经受到过祝福,这也隐隐确认了他的一个猜想。

    “对了,里昂,你之前提到过逃到浊流镇的难民太多,以至于你们不得不在镇外规划一片土地来安置他们,对吗?”起司突然问道。

    血狮听了有些纳闷,毕竟这些确实是之前他跟法师提到过的。

    “是的,那些难民的身上有着明显的黑斑,而且伴随着发热和痉挛的症状。我想他们之中一定有人变成了鼠人,这样才会让那些药剂师们得出那些荒唐的结论。现在从那封诛杀令来看,这些难民们恐怕已经凶多吉少了……”话题又提到了那封诛杀令,里昂的语调不由自主的低落下去。想到屠杀那些可怜难民的人很有可能就是留守的王国骑士团成员,这位骑士长心里并不好受。

    “这就说的通了!”谁想到起司在听到里昂的话后反而有些兴奋的说道。这让周围的人一时之间都有些错愕。

    “什么东西说得通了?”爱尔莎开口询问道。

    法师显然想通了什么事情,他的眼睛里有着兴奋的光芒,他用极快的语速解释道。

    “其实之前里昂跟我说浊流镇的情况时我就觉得不太对劲。他们收容到的难民数量太多了。要知道,鼠人瘟疫的爆发是极为致命的,在病症出现的情况下,我相信大部分的受感染者都没有能力自己走到边境,更何况从沿路的情况推断,原生鼠人最早出现的情况比那些难民抵达的时间可能还要更早。在鼠人肆虐的情况下,这些感染着病毒的难民根本不可能这么顺利的达到浊流镇。除非……”

    “除非什么?”这下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法师吸引了,确实,仔细回忆浊流镇接收的难民数量确实有些太多了。当时里昂还不知道这场瘟疫的可怕,只是当成普通的致死传染病来推测,可是现在看来,或许当时一厢情愿的想法就有些站不住脚了。

    “除非这条路确实有某种力量可以保护它上面的人。”法师继续说道。

    “这根本不可能!一条路能怎么保护行人……你是说,那个所谓的祝福?”

    起司点了点头,他回忆起了希瑟跟他说过西境接收难民的情况,十不存一,寥寥无几,女骑士长曾经用这样的字眼来形容逃到西部边境的难民数量。和逃到南境的数量相比,就算路途上有区别,但是从难民数量上来说确实出入甚大。

    “不管怎么说,我想我们很快就知道答案了。”法师说着勒紧了缰绳,翻身下马,他要仔细的研究一下这条龙喉小径上到底有什么样的玄机。因为这极有可能是帮助他找到治疗被瘟疫感染的人类的契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