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洛萨
    让葛洛瑞娅先行在镇外找一个地方躲好,她现在的身份不适合出现在王国的众人面前。当一行人看见浊流镇的时候,天色已经算是黄昏了。显然,在浊流镇驻守的士兵也早早就发现了起司他们,一支部队早就等在了镇外,只不过看样子他们不是来迎接起司等人的。从人员和旗帜上来看,这只部队似乎由四个部分组成。

    “王国骑士团,烈锤骑士团,药剂师协会,还有猎熊者,看来这次陛下的命令传达的够快的啊。”看着远处军阵中飘扬的四面不同旗帜,其中王国骑士团和烈锤骑士团的标志之前众人已经见过了。新出现的两面旗帜中,带着眼睛,狮尾草和书本徽记的毫无疑问是来自于药剂师协会,那么剩下的那面有着红色熊掌图案外加上一柄长剑的就应该是里昂口中的猎熊者了。

    “那个猎熊者,是什么来历?”女战士蒙娜不禁问道,作为长居龙脊山的北地人,或许萨隆伯爵领和烈锤公爵领这样离山下小镇比较近的大型贵族的旗帜她有过耳闻,但是再向外的那些贵族们的标志,就不在她的记忆之中了。不过这也不能说是蒙娜见识浅薄,毕竟这个时代贵族,组织,宗教团体等等都会有自己的标志,除非是受过专业的情报训练或者纹章学学者,不然普通人对于这些可能一辈子都见不到的标志其实并不会有什么印象。

    “猎熊者是萨隆伯爵领南边接壤的黑山伯爵领的军队。黑山伯爵的祖辈是猎人出身,相传曾经狩猎过体型极为庞大的害兽银斑熊,所以他麾下的军队以猎熊者自居。”作为苍狮王国的王国骑士长,里昂对于王国内大大小小的武装团体的旗帜都烂熟于心。所以他很自然的回答了蒙娜的问题。

    “听你的意思,似乎在你们动身前往溪谷城以前,这支猎熊者部队并没有达到浊流镇喽?”爱尔莎敏锐的察觉到骑士长话里的弦外之音,确实,里昂在见到猎熊者旗帜的时候显得有些意外。

    “作为毗邻疫区的领地领主,那个什么黑山伯爵的军队出现在这里应该是很正常的事情才对把。”老板娘继续说道。

    骑士长挠了挠头,有些尴尬的说道。

    “本来是这样没错,但是这一次瘟疫发生的时候,黑山伯爵恰巧带着猎熊者前往王国边境剿匪去了。这位伯爵大人在王国里是出了名的好战,只要那里有仗打,他几乎都会第一时间赶过去。要不是他还记得行动之前给陛下打声招呼,估计早就被当成叛乱处理五六次了。见鬼,他不该这么早回来的。”小声的说出了最后一句话,说起这位王国里最大的麻烦鬼,血狮也是颇为没有办法,其实当初他带领部队驻扎浊流镇的时候得知黑山伯爵不在,心里可是大松了一口气。然而现在这位大人和药剂师协会一起到了浊流镇……里昂只希望来的不是黑山伯爵本人,不然这场面可就有的看了。

    随着队伍继续向浊流镇靠拢,镇前的那支部队也就看的更加的清楚了。可以明显感觉出来虽然这些人不是来欢迎的,但倒也不至于是来打架的。能证明这一点的是药剂师协会的那些紫袍药剂师们。如果真的有开战的打算的话,这些家伙可不会出现在战场上。但是里昂所希望的事情看起来也落空了。

    “我听希瑟说你们带回来了一个巫师,爵爷我还没砍过巫师呢!来来来,先让他跟我过两招!”队伍还没靠近,一个穿着一身黄金重铠的骑士就脱离了人群独自冲到起司他们的面前,虽然他的面容被头盔遮挡住了大部分,但是从声音上来判断,这位黑山伯爵年级恐怕不比起司大多少。他挥舞着同样金光闪闪的双手长柄战斧,大声的叫嚣着。

    一时之间,不管是王国骑士还是冰霜卫士甚至就连起司这个灰袍法师都被这个人形金矿弄的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当然也有可能是对方那一身战甲太过耀眼,就这夕阳的反光实在是让人睁不开眼睛。一阵诡异的沉默后,还是里昂最先调整回了情绪,说起来,这倒也不是血狮第一次和这位黑山伯爵见面了,由于职责的关系,骑士长之前也和对方有过些不太愉快的经历。但总的来说,还是认识的。

    “洛萨爵爷,我们好不容易才从疫区里杀出来,您能不能别再胡闹了。”作为军队中的长辈,里昂甚至还担任过一段时间黑山伯爵的贴身护卫,所以骑士长和这位伯爵说起话来除了称呼比较礼貌之外,在用语上倒是完全没有忌讳。

    “哈哈,我都听希瑟说了,你们这一次被那些什么鼠人打的狼狈的不行,你这个王国骑士长还失踪了好几天,我还以为你要殉职了呢!没想到你居然还活着!”听到里昂的声音,那位洛萨伯爵好像才看到骑士长,诚然,血狮现在的样子确实是有些狼狈,对方认不出来姑且算是情有可原。而在看到里昂之后,那位伯爵就显得异常的高兴,甚至也没有再追问巫师的事情。看起来他和血狮之间的关系比血狮提到的可能要好很多。

    “我怎么觉得这个黑山伯爵那么不正常呢。而且看他那身衣服,他不应该叫黑山伯爵,应该叫金山伯爵。”在队伍的后排,老板娘小声的对起司说道。起司听了不禁也笑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之前看到浊流镇外的军队几人还有些紧张,见到这位黑山伯爵之后,那种提心吊胆的感觉反倒是不知不觉间就没有了。

    但是他这一笑不要紧,偏偏就被正在跟里昂说话的黑山伯爵看到了,起司一身灰袍的造型在全是劲装的骑士战士里实在是太扎眼,虽然此时他没戴上兜帽,可是不管怎么看这群人里最像法师的毫无疑问就是他。

    “你就是那个巫师?”洛萨用战斧的矛尖遥遥指着起司,大声的问道。

    虽然被对方用武器指着,不过面对黑山伯爵这种性格的人,本来应该很无礼的行为起司却也生不起气来,他现在只是觉得爱尔莎说的那句金山伯爵说的真的太贴切了。

    “首先,我的名字叫起司。其次,我不是阁下口中的巫师,严格来说,我只是一个探寻真理的人。”在马背上用右手略施一礼,法师回答道。

    面对起司的回答,洛萨倒是没有继续说下去,他盯着法师灰袍遮掩下的左臂问道。

    “你的左手怎么了?”

    “之前受了一点轻伤,暂时没法移动。”起司说道。

    听到法师的回答,黑山伯爵脸上明显的展现出失望的表情,在他看来一个受伤的巫师暂时是不能满足他一决高下的想法。既然不能打,他对起司也就很快的失去了兴趣,于是刚才的叫嚣也就不了了之了。洛萨转头又去和里昂说起了话,而骑士长也在松口气之余示意众人继续往人群靠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