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隔离
    ..,。

    放弃反抗的一行人被带到了镇外一片简陋的木板房。说是木板房,其实所谓的房不过是破布和木板搭乘的窝棚,甚至起司都怀疑不需要大雪或者大雨,只需要一阵北风就可以弄垮这些简陋的建筑物。不过就是这样简陋的建筑物在这片难民隔离区居然都算得上高等建筑,那些供普通难民居住的地方更加破烂不堪,所谓的居所只是上面遮着一块布的地洞。这样像坟墓胜过居处的住所似乎也说明了那些浊流镇的人对这些难民的态度。而讽刺的是,在这片隔离区的边界上有着用原木搭成的高墙,将这片区域与外界强制区分开来。

    带路的人在隔离区的大门就不在跟随进来,他们只是指了一下供小队居住的那片地区就赶紧跑开了。

    “我离开前曾经吩咐过手下的人为这些难民搭建简易的居住地。但是就我所知,简易的居住地绝不是这个样子。”里昂看着隔离区里的惨状皱眉说道。虽然骑士长下了隔离难民的命令,但是他的隔离绝对不是指像现在这样的隔离区中如同地狱一般的景象。

    随着最后一个人进入,隔离区的大门狠狠的关起来,那些守门的卫兵迫不及待的关上厚重的木门,仿佛耽搁了一秒就会有无数魔鬼从隔离区里冲出来一样。

    “真正的地狱从来不在地下。”法师对这一切倒是见怪不怪,既然那些药剂师从来没想过要治好这些难民,那么他们没有把这些人都杀了就已经算是仁慈了。又或许,之所以不杀他们是害怕在那个过程中让自己也感染上这可怕的瘟疫吧。

    “你看!”尔莎拽了拽起司的袖子指着地上的一具尸体小声喊道。

    法师顺着那个方向看去,虽然还离着有一段距离,但是尸体上浓密的黑色毛发却清晰可辨,这具尸体俨然和他们在溪谷城附近发现的那具有着几乎一样的外貌!他对于充斥着整个隔离区的**臭味以及地上的排泄物倒是完全不在乎,见到有研究价值的样本,起司立刻就进入了研究模式,他不顾周围人的劝阻,兀自走到那具尸体的旁边,用以及戴上手套的手翻弄着那具尸体。

    “他,都是这样的吗?”感受到弥漫在空气中的各种可怖味道混合成的恶臭,就算是里昂也不得不用手掩住口鼻,更有几个年轻的骑士已经禁受不住呕吐了起来。但是看着好像完全没有受到影响的起司,骑士长不由得转头向老板娘问道。虽然之前在溪谷城地下里昂也见过研究工作中的法师,可是那里最多也就是照明环境较差而已,清醒者们对于卫生的观念跟人类还是差不多的,甚至由于过于敏感的嗅觉,那里的卫生条件可能比起一般的街道还要好一些。

    尔莎此时的情况也不是太好,就算性格上再怎么坚强,作为女**洁的天性让她对于这个地方的肮脏感到加倍的不适,此时的老板娘脸色发白,似乎在忍耐着呕吐的**,没有办法回答里昂的问题。倒是蒙娜作为战士,对于这里的接受能力要比尔莎好上许多,虽然她的身体也在本能的感到不适,可是女战士还是强忍着呕吐欲回答了血狮的问题。

    “虽然我们之前就知道他认真起来很可怕,但是没想到他敬业的程度简直不是人…………呕……”好吧,看来蒙娜由于说话的原因导致自己没有忍住呕吐欲。而随着她这一吐,老板娘和杰克也相继失守,呕吐变成了一种连锁反应,一时间除了里昂还能勉强保持之外,其他人都开始疯狂的呕吐,直到吐出胆汁才因为过于痛苦而停下这种本能行为。

    “喂,你要是不做点什么的话,我怕我们可能撑不到明天了!”对于队友的反应感到无奈,纵然是在沙场上视死如归的战士,在这样的环境下也很难起到什么作用。骑士长不得已向远处的法师求助道。

    起司抬起头,看了一下已经只能扶着墙壁站着的众人,他略微皱了一下眉头,遗憾的转头看了一下手边的尸体,对于不能将其研究完感到十分的不快。但是不敢怎么说,法师还是走回到众人身边,从长袍的内衬里掏出一大团棉花一样的东西,只见他把这团絮状物撕成一小团一小团的,然后不顾骑士长的反对强行塞到了里昂的鼻孔里。

    对于法师的举动,骑士长一开始是拒绝的。但是很快,随着那团絮状物被塞进鼻孔,他感觉自己吸入的空气马上就清新了许多。虽然谈不上完全消除了异味,但是比起之前让人反胃的恶臭已经减轻了极大的部分,甚至,他还觉得自己精神了不少。看到血狮恢复了正常,起司又取出一团棉絮,并把那一大团絮状物用布条包好,然后塞到了骑士长手里。

    “给他们也塞上,这种棉絮可以起到过滤的效果。但是记住,不能一次塞入太多,它有着轻微的致幻成分,如果一次性吸入的量太大会让人陷入疯狂。两个小时换一次,用作过滤用途的时候它不会给人带来什么长久的副作用。”法师一边说着,也为尔莎塞入了棉絮。

    “你们先去他们给我们划分的居住区,我还要看看这里的难民。不用担心我的安全,这里没人有多余的体力伤害我。”

    跟其他人招呼了一声,留下里昂和尔莎给其余的人塞入棉絮,起司再次回到他之前翻看的那具尸体旁边,默默的研究了起来。血狮和老板娘这次没有对法师的安排有任何异议,一行人中除了起司似乎对空气中的恶臭有免疫能力,其他人就算有棉絮过滤,可是看到那些令人作呕的场景的时候还是很难控制住自己的反应。况且不用法师提醒,一行人也知道,单论感染上瘟疫的可能性,恐怕这个隔离区比遍布鼠人的溪谷城还要大得多。于是一行人只能老老实实的前往那片被特意划分出来供他们使用的区域,索性那里应该是最近才新扩建出来的,这一片木板周围并没有难民的尸体或者其它东西。

    夜晚渐渐到来,这个隔离区自然不存在可以取暖的燃料,人们要么躲在狭小的土洞里,要么互相拥挤着取暖,也幸好龙脊山恶劣的环境让尔莎他们比一般人更能忍受寒风,所以虽然天色将暗,老板娘还能够在观望着起司的动向。终于,在尔莎都快要受不了的时候,法师回来了。

    “这里的情况不太正常,我需要有人跟我去看看浊流镇的情况。谁跟我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