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夜行
    虽然大部分人都很关心浊流镇中的情况,然而经历了白天隔离区的冲击,现在还有体力和心力跟着法师潜入的也就只有里昂和爱尔莎了。血狮还有体力可以活动这点所有人都不惊讶,可是老板娘还有办法在这样的环境下留有余力就让别人有些难以置信了。

    当然了,这里的别人指的并不是王国骑士团的骑士们,毕竟来自龙脊山的这三个人单论神秘程度在这些南方来的骑士们看来可能和起司不相上下。所以对于爱尔莎反常的活力感到困惑的是蒙娜和杰克,他们很清楚老板娘的体能虽然较普通人要好上很多,可是也就是跟他们这样受过完整训练的冰霜卫士仿佛,不可能在这样的情况下还可以活动自如。不过这个问题没有困扰他们多久,大概也就困扰到法师不客气的从她的鼻孔里抽出一团比分给其他人都要大一些的棉絮团。

    “我可没说过这东西可以当成兴奋剂用。”起司看着因为把戏被戳穿而有些手足无措的爱尔莎,严肃的说道。

    “可你也没说过不行不是吗?反正还有很多,又不会用完……”被法师发现了秘密,老板娘虽然心虚,可是下意识的还想抵赖。

    “你完全不了解这样做会对自己的身体造成多大的伤害。”法师皱着眉头说道。

    “我的身体怎么样是我的事,而且比起我一个人的问题,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查清楚浊流镇的状况。你瞎操心个什么劲儿?”虽然知道是自己理亏,但是爱尔莎这么做的本质还是希望可以帮上起司的忙,结果现在法师不但不领情还教训起自己来,老板娘不由得有些生气起来。

    听到爱尔莎这么说,起司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他眯着眼睛盯着老板娘看了几秒钟。最后还是转身离开了木棚,同时沉声说道。

    “如果你认为你可以的话,就跟上来吧。”

    爱尔莎知道这是起司默许了她的行为,当下立即跟上法师的脚步。看到这两个人先后走到了外面,里昂挠了挠头,他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但是作为在军队里混了大半辈子的骑士,这种情况如何解决显然不在他的知识范围内。不过正事还是要做的,当下骑士长也紧了紧系着剑鞘的腰带,大步跟上那两个人。只不过嘴里还是免不了小声嘀咕着。

    “这个情况我去是不是有点多余啊。”

    夜色中的隔离区除了跟白天一样的恶臭,几乎看不到一点亮光。想想也是,又怎么会有人浪费照明物资来给这些将死之人呢。起司在白天的时候就已经基本摸清了这个隔离区的构造,既然是他提议今晚潜入浊流镇,那么法师也自然找到了可以供他们不被人发现的进出隔离区的方法。

    “就是这里了,出去之后就要靠你带路了,我不熟悉浊流镇的情况。”像挑窗帘一样将隔离区一角的木质围栏拉开一个可供一人进出的缝隙,法师转头对骑士长说道。

    幸好昏暗的照明让爱尔莎和里昂都没有看清起司到底做了什么,要是在白天法师对他们展示刚才的一幕恐怕两个人会因为震惊而呆立在原地,粗壮的原木像是柔滑的丝绸一样随手一碰就变的扭曲起来,这简直超越了一般人的常识。不过自从见到起司以来各种难以理解的事情发生起来似乎是接连不断的发生着,所以已经饱受摧残的他们就算真的看到了那一幕也许也能平静的接受?这种事情再没发生之前又有谁知道呢?

    总而言之,在起司的带领下,三人穿过那个缝隙轻易地就离开了隔离区。由于位置偏僻,在缺乏照明的条件下,根本没有任何人发现这一切。隔离区距离浊流镇是有一段距离的,可是索性这个小镇的规模本就不大,加上本来就地处商路,旁边还有黑山伯爵这个好战成性的领主守护,就算是胆子再大的强盗,他想要对浊流镇动手前恐怕都得想想洛萨手里的那把黄金大斧,故而镇子的周围别说是城墙,就是木质的栅栏都不曾架设。这就方便了起司他们,里昂作为曾经驻扎过这个小镇的军人,对于浊流镇的建筑分布以及可能存在的巡逻路线都有着精准的把握,更何况现在负责这个镇子治安的多半就是他曾经的副手格里高利,对于骑士长来说,想要找到一条不被人发现的潜入路线并不困难。

    “我们先去那里?是格雷的办公室还是骑士团的指挥室?”靠在一个小巷里,里昂低声问道。药剂师协会和王国骑士团那么多人,再加上猎熊者部队也挤入了小镇,他们的居住范围势必是要区分开来的。虽然说本来这一趟的目的就是打探情报,可是至少还是要决定一下先打探那个方面的情报。

    “我想先去找找希瑟被关在那里了,她应该知道不少我们现在急需的情报。你想想这个镇子里那里适合做牢房。”对于情报的优先级,起司心里早就有了一个计划。

    里昂听了点了点头,低头在脑海中搜寻着浊流镇中符合要求的地方。

    “等等,你怎么知道希瑟被关起来了?”爱尔莎小声在起司耳边问道。事实上今天白天没有在队伍中看到希瑟,老板娘还是很担心那位女骑士长的。现在起司一口咬定希瑟被关起来了,而且里昂也没有反驳,显然他们在这一点上达成了共识。

    法师略微皱了皱眉,他不是很想在这个时候跟爱尔莎解释这些,但是看到里昂还在思考,而且自己腰上的一块肉莫名的开始疼痛起来,起司还是压低了音量开口了解释道。

    “之前里昂接到了希瑟的来信,所以首先我们至少可以肯定她已经到了浊流镇。可是白天我们没有见到她,甚至都没有听对方提到她的情况,只有那个黑山伯爵无意中提过希瑟,可见希瑟的存在会让他们对我们的处置产生困扰。但是希瑟毕竟是烈锤公爵的人,就算那个格里高利和格雷男爵胆子再大,他们也不敢对一个手握重权的实权贵族的头号战将下黑手。所以结论是,他们只能把希瑟和她的骑士们囚禁起来,等风波过去再行交涉,就算那个时候他们还是偏向我们,可是我们多半也已经被因为各种理由死掉了。”

    以极快的语速说完以上这段话,法师用一脸不耐烦的表情看着爱尔莎,那意思就像是在问“这样子你懂了吧”。当然,这样做的结果就是法师结结实实的挨了一记刺拳,至于老板娘到底懂了没有,相信起司暂时应该是不敢问了。

    “好了,不要闹了,我觉得我大概知道他们把希瑟关在哪了。”骑士长制止了老板娘进一步对法师施暴,示意两人跟上他。

    三人依靠着里昂对于地形和巡逻人员的熟悉在浊流镇里沿着各种小巷迂回前进着,这期间起司对于为什么浊流镇里会有这么多小巷子感到困惑,而好歹受过军事训练的爱尔莎则告诉他,其实每一个城镇都有着数不胜数的阴暗角落,只不过一般人会下意识的忽略那些地方罢了。不过现在,这些平日里藏污纳垢的地方却为他们的潜入提供了绝佳的庇护。很快,一栋被大量王国骑士团士兵把守的二层小楼就出现在小巷外的视野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