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空壳
    夜,浊流镇内

    躲在小巷里的起司等人默默观察着疑似关押着希瑟的小楼。与无人问津的隔离区不同,这座不大的房屋边上光巡逻的卫兵就有两对,正门和后门也都有门卫把守。更加麻烦的是隔壁的二楼上还有着一个居高临下的哨兵。

    “不好办啊,这个阵容恐怕我们没机会进去啊。”看着几乎全无死角的防卫布局,里昂说道。

    “确实很麻烦,这里的守卫也太过于森严了点。”起司见到这个阵势也觉得十分的棘手,这里的守卫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超越了他的想象。

    “怎么样,有办法吗?”血狮自问自己是没有潜入进去的本事的,所以现在这个情况他也只有问法师有没有什么手段了。

    起司略微想了一下,还是摇了摇头,想要在不被这些人发现的情况下潜入这栋小楼实在太难了,更何况建筑内部到底是怎么一个情况还不清楚,以外部防守的严密程度来看,费劲心思绕过外部防卫,结果一头撞进人家的陷阱里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再三考量之下,法师决定暂时放弃潜入这里的想法。

    “这里的防守太森严了,我们先去那个格雷男爵的办公室。”既然没有办法跟希瑟取得联系,那也只能先前往下一个目标了。

    没有再说什么,里昂转身带着两个人再一次潜进了那些小巷的阴影中。而就在三人离去后,从那栋楼里走出一个人,他身穿紫色绣着金色花纹的长袍,在大量药剂师学徒的拥簇下走到街上。四周的骑士们见到这个人都自觉的抚胸行礼。那人随意的挥手示意学徒,很快一架有着王国药剂师协会标记的马车从小楼的后院驶出,紫袍人缓步走上马车,随着车夫的轻喝,拉车的两匹马迈开步带着马车消失在了街道的尽头。

    另一方面,找到药剂师协会的驻地并不费事,挂着绣有他们徽记的旗帜的房屋在浊流镇上都算是地标性建筑。据里昂说,在他离开之前,这里曾经是王国骑士团在浊流镇的临时指挥所,只不过看来在药剂师协会到来后,这里被腾出来用作安置这些药剂师。

    “不太对劲啊。”夜色中,起司看着远处的建筑物说道。相比较之前疑似关押希瑟的地方,这里的防守就要松懈的多,不过想想也是,现在的浊流镇中也不大可能出现敌对势力,所以除了看守自身武力强大的烈锤骑士团,其它地方确实不需要太多的守卫。

    “怎么了?”另外两人也知道这个道理,所以当他们看到守卫稀少的药剂师协会驻地的时候,他们并没有像起司那样有什么疑惑。但是出于对法师的一贯信任,爱尔莎还是询问了一下起司。

    “不,没什么。但愿不是我想的那样。”法师眯了眯眼睛,这是他感受到不好的预感时的习惯。得益于魔法的修行,起司观察世界的方式和普通人是略有区别的,而这区别则可以让法师在更远的地方知道一些别人察觉不到的事情。只不过这种观察方式得到的信息往往比较晦涩,虽然起司确定自己感受到了什么,可是这并不能够作为什么实质性的证据讲给其他人听。

    虽然起司说没什么,但是里昂和爱尔莎都可以明显的感到法师的焦虑。这个感觉的直接证据就是起司一改之前小心谨慎的作风,他直接让里昂潜行过去打晕了一个守卫。而起司自己也在默念了一段咒文后遥遥对着另一名守卫一挥,第二名倒霉的卫兵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晕了过去。接下来三人一路高歌猛进,把阻挡在路上的卫兵都打晕绑好,法师是如此的肆无忌惮,甚至有几个因为动静太大而被惊动的卫兵赶来时都被他用不知名的魔法当场击晕。看着墙角里堆在一起的卫兵,骑士长和老板娘都怀疑其实起司有能力把刚才看守二层小楼的守卫一个人全部干掉。

    “喂,你这是怎么了?”打晕了最后一个卫兵,里昂对起司说道。对方突然改变的行为弄得他有些迷惑。

    而法师却没有回答骑士长的问题,只是默默走进了那栋楼里。而或许是如此高强度的连续施法也对他造成了负担,起司的脚步显得极为散乱,甚至有一两次如果没有爱尔莎上前搀扶都险些摔倒。能够让一向沉稳的法师如此失态,显然起司发现了什么十分重要的东西。

    进入建筑物内,这栋楼的一层被药剂师们当场了文案办公处,各种纸质文件随意而且散乱的摆在桌子上和地上,打开到一半的书本甚至还有没吃完的食物都说明这里并不是会藏有机密的地方。起司马不停蹄,丝毫没有在一楼耽搁的意思,他不管其他两个人还在对这里的杂乱感到惊讶,径直的走向二楼。

    考虑到晚上可能会有留守人员,血狮和老板娘在行动的时候都尽量在控制自己发出的噪音音量,然而此时的起司却根本没有考虑过这一点,他的脚步声在无人的走廊里显得异常的响亮。这让另外两名队友着实都捏了一把汗,幸好过了许久都不见有人来查看,可见这栋楼里现在估计还真的没有人。既然如此,爱尔莎和里昂也就不必在考虑那么多了,他们也赶紧迈开大步跟上法师,无人的药剂师驻地,这也让他们对于这里的情况产生了莫大的好奇心。

    小楼的二层很快出现在三人眼前,相比较一楼,这栋房屋的房间数量就要少得多,从楼梯间上来所看到的也不过就只有五六个房间。里昂知道虽然房间数量较为稀少是因为这里的房间基本都是用来作为重要人员的办公室来使用,所以每一个办公室的面积都十分可观。至于在药剂师们入驻了以后,估计这些办公室十有**被改造成了临时的实验室。

    这些房间的门上都挂有拳头大的铜锁,虽然那些看守的卫兵身上可能有钥匙,可是刚刚几人进来的匆忙,并没有搜查那些卫兵的随身物品。所以此刻起司只能皱着眉头看着这几个铜锁发愣,要是放在平时这些金属门锁还难不住他,可是法师刚刚施法过度,身体正处于虚弱状态,还就真的暂时拿这几块锁没有办法。

    就在起司着急的时候,里昂按了一下他的肩膀示意法师后退,然后这位骑士长抬起一脚狠狠的踹在了门上,随着一阵令人头皮发麻的爆裂声,厚重的木门被里昂一脚将门锁附近的部分给生生的踹了下来。

    “有的时候解决问题不需要那么麻烦。”随手推开已经失去了锁扣的木门,血狮说道。

    虽然很想说点什么,但是为了尽快验证心里不好的预感,起司还是以最快的速度进入了那个房间。这间应该被作为实验室的房间映入法师的眼帘,其中的情景怎么说呢……用四个字来概括就是,空空如也。这显然不合常理,随后进入房间的里昂和爱尔莎也意识到这一点。不用起司发令,骑士长又用同样的方法打开了其它的房门,大部分屋子中的情况和第一间一样,除了几件本来就有的木制家具,这些屋子里一点纸质资料都没有留下。而最后一间的情况则比较特殊,因为这间屋子里除了家具外还有三具尸体……

    三具人类的尸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