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初现
    葛洛瑞娅在离浊流镇不远的一个小村落的废墟里等待着。这个村落中原本的住民,因为距离较近的关系一早就打包好家当跑到了浊流镇或者更远的地方。而且由于他们逃难的时间很早,那些村民很幸运的躲过了被感染的危险。所以,在知道这个村子已经没有人的情况下,就算是前往萨隆伯爵领内的探索小队也不会浪费时间绕路来到这里。这也是当时里昂向葛洛瑞娅推荐这个藏身处的原因。毕竟,无人居住的房屋总比危机四伏的旷野要好得多。

    而已经从清醒者那里知道原生鼠人不会贸然攻击自己之后,葛洛瑞娅也不怕会在这里遭到其他鼠人的攻击。这让她有时间思考最近以来发生的事情,思考假若这场瘟疫真的被抑制,那么自己又该何去何从。她并不指望着起司能把自己变回人类,这一点她在灰塔的时候已经多次询问过安莉娜了,而得到的答案都是这种瘟疫病毒已经在短时间内彻底的改变了感染者的生理结构,所以就算病毒被除去,感染者也不会想那些受诅咒而变形的人那样一下子就变回原状。而且据安莉娜说,起司并不像她一样专精于疾病和生物,虽然他对此道也算得上是精通,但是法师真正擅长的部分并不在此。

    在那个时候,出于好奇心,葛洛瑞娅也向安莉娜询问过起司真正擅长的东西是什么,但是吸血鬼小姐却告诉她,作为一名法师而言,他们的研究方向是极为机密的,所以她也不能向葛洛瑞娅透露这一点。当然,安莉娜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让葛洛瑞娅觉得比起所谓的机密,对方只是随便找了一个理由不想把起司的专业领域告诉她而已,而且她还记得当时安莉娜小声说过的一句话。

    “他研究的东西常人恐怕根本难以理解。”

    到底是什么东西才会让那位一直都耐心的向葛洛瑞娅解释各种事物的女士发出这样的言论,葛洛瑞娅无从得知。她只知道安莉娜在她临走之前告诉过她,当起司眼睛中的颜色变的混乱不堪的时候,绝对不要去看接下来发生的事。眼睛中的颜色变的混乱不堪?虽然自认已经比普通人了解了施法者这个群体,但是安莉娜这最后的告诫还是让葛洛瑞娅疑惑。虽然她后来在起司施法的时候看到过他的眼睛中释放出光芒,但是那些光芒的颜色都很纯净而且稍纵即逝,所以对于那句话,她还是不能理解。

    然而葛洛瑞娅不能理解的话现在的爱尔莎似乎可以明白了。

    画面回到浊流镇中药剂师驻地的大楼,被大火困在二楼的三人显得是如此的无力。虽然想过跳窗户逃脱,可是这栋建筑物的二楼面积要小于一楼,从窗子跳出去只是从上方跳进火场里罢了。至于强行冲出一楼,楼梯间处在的位置恰好是建筑的中心,想要从楼梯冲下去然后再顶着大火到达屋外怕是并不可能。而且,且不提逐渐蔓延上来的火势,这栋几乎全部是由木质结构组成的房屋能够在火中撑多久还是个问题。现在作为立足点的地板恐怕随时都有坍塌的风险。

    遇到这种情况,不论是血狮还是老板娘都只能把希望寄托于起司的法术,事实上,到现在为止的旅途中,每当碰到一个用常理无法解决的问题的时候,也都是法师出面用不可思议的方式解决问题。但是这一次,二人在看向法师的时候发现,起司看着不断从楼梯间涌入的火舌,脸色也并不好看。起司脸上的表情凝重,这有别于之前遇到危险时他经常表现出的镇定自若,法师这样的表情无形中在告诉其他人,他也没有办法从这大火中全身而退。

    对于这样的情况,骑士长倒是很快冷静了下来,毕竟里昂经历过的生死时刻简直多到数不胜数,有的时候他都在想,为什么那么多比他优秀的人死在了那些时候,而他却活了下来。但是现在,血狮预感到,或许自己这次也难逃厄运。不过换个方式想想,为了拯救瘟疫中的王国而死,倒也不是什么让人难以接受的死法。至于葬身烈火,或许凄惨的死在病床上才是骑士更加无法接受的归宿吧。

    “呼……只是可惜了你们两个。我这把骨头洒在那里都不算亏,但是你们还年轻啊。”摇了摇头,骑士长靠着墙壁坐了下来。

    爱尔莎歪了歪头,逐渐增强的火势让二楼的氧气变的稀薄,到了这一步,别说突破,就是正常的活动都变的十分困难。就算三人已经退到了窗边,可是窗外的浓烟也不能提供可供呼吸的空气。意识,已经渐渐变的有些模糊了。或许这就是归宿吧,老板娘靠着起司的肩膀这么想到。从龙脊山离开的时候她就有了跟起司出生入死的觉悟,但是当死亡真的来到脸前,她发现自己并不能如想象中那样坦然。对于死的恐惧,又有几人能够看破呢?不过,爱尔莎也不后悔跟着起司来到这里,就如她在甜水镇营地时说的,如果这就是对法师感情的代价,那么她可以接受。只是可惜,起司到现在似乎都没有对此有什么明确的回应。

    恍然中老板娘转头看向法师,她想看看法师现在的状态。缺氧已经让三人的意识出于涣散的边缘,幻觉和现实之间的区别在大脑无法正常工作的情况下混淆的十分厉害。这种情况下与其徒劳的观察四周,还不如像对面的里昂一样索性闭上眼睛,然而就是在这样的状态下,爱尔莎看到了她这一生都难以忘怀的情景。起司的脸上没有痛苦的扭曲或者释然的微笑,法师的面色严肃,嘴里在无声的呢喃着什么,而他的眼睛,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啊!就算让爱尔莎用尽平生所有知道的词汇,她也无法描述此时起司的双眼,就连最基本的颜色也不行,那双眼睛是如此的……难以形容,以至于就连老板娘的大脑都在本能的拒绝承认它的存在,但是那双眼睛似乎有某种力量,就算爱尔莎极力想要转开视线,她的目光还是被牢牢的抓住。

    起司显然也注意到了老板娘的视线,他转过头来直视着爱尔莎的双眼,一瞬间,就像是脑中一条无形的线断裂了一样,老板娘像是断了线的木偶一样失去了意识,晕倒在了法师的怀里。此时的起司一改之前的给人的感觉,他与周围的环境显得如此的格格不入,就像是不属于这个世界一样。起司搀着晕倒了的爱尔莎默默站了起来,从他的脸上看不到丝毫的痛苦,他的动作也没有任何虚弱的表现,好像缺氧没有对他造成任何影响。此时靠在走廊对面的里昂已经因为浓烟和缺氧进入了晕厥状态,由于更加靠近楼梯的原因,蔓延而上的火苗眼看着就要烧到骑士长的身上。然而随着法师抱着老板娘走到里昂身前将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活动了的左手搭在对方的肩上,那些火焰似乎就像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世界的东西,它们咆哮着从里昂的身上穿了过去,就好像在这里的骑士长只是一个幻象,并没有真实的形体。

    看到里昂没有着火,起司好像松了一口气,似乎他也不是很清楚现在自己的一举一动到底会带来怎样的后果。法师把左手伸到骑士长腋下,就像没有感受到任何重量一样,单手将身上尚且穿着一层轻甲的里昂从地上拉了起来。然后他就这样一手夹着一个人,默默的从已经烧的快要看不出来的楼梯上走了下去。这是完全违背常理的事情,因为那些台阶上的很多部分已经被火焰舔舐消失了,可是法师还是一步一步像是踩着楼梯一样从二楼走了下来。他和他身边的两人对于那些热烈燃烧着的火焰完全视而不见,而那些火焰也像是虚假的图像一样从他们身上穿过。

    就这样,在这栋楼倒塌的前一刻,起司带着另外两个人走出了火场,在走到了火势不会波及到的区域之后,法师双膝一软,整个人没有任何预兆的扑倒在了地上。而随着那双眼睛的闭合,他身上的那种异样的气质也随之消失,似乎又变回了平时的起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