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被捕
    药剂师驻地的大火理所当然的惊动了浊流镇的其他人,格里高利和洛萨都很快的带着他们的士兵来到了这栋已经化为灰烬的办公楼。在哪里,他们找到了之前被起司他们打晕绑起来的巡逻士兵,以及昏厥在驻地遗址附近的法师三人。从那些士兵的口供以及现场发现的情况来看,毫无疑问起司他们因为涉嫌纵火烧毁了药剂协会的驻地而被捕入狱。

    当起司再醒过来的时候,他所看到的既不是天空,也不是隔离区那里简陋的木棚。不需要任何的经验或者推理,法师也知道他所看见的屋顶属于那一种建筑物——牢房。身下稻草粗粝的触感让只穿着贴身衣物的起司感到些许的不适,他这才发现自己那件灰袍已经在不在自己身上了。虽然那件袍子里存储着起司带在身上的几乎所有物品,但是好在想要真的从袍子里把那些物品掏出来,如果没有本人的认可,仅凭着物理手段,恐怕连那些装着东西的“口袋”都找不到。所以起司倒是不担心自己资产的安危。

    相比较之下,法师可以清晰地记的爱尔莎在火场中曾经看到过自己的另一种状态,他对于自己的秘密泄露倒是不甚在意,尤其是泄露给老板娘这个对他来说有些特殊的人,真正让起司感到不安的是,他清楚自己在另一种状态下会对普通人造成多大的影响,某种意义上来说,那可比熊熊燃烧的大火还要危险。

    靠着右手支撑起身体,虽然在火场中起司的左臂可以自由活动,但是在正常状态下法师的左手还是无法用力。勉强坐起身之后,一股虚弱感从身体内部席卷而来,起司知道这是因为自己之前动用力量的方式太过于粗暴,导致了一些副作用在自己身上产生。虽然经过学习,法师早就学会了如何用最小的代价来支配自己的力量,可是当时的情况紧急,并不允许起司从容的施法,他不得不用这种原始的方法来应对。感受着久违的虚弱感,在还不懂得利用自己力量的时候这种感觉经常会出现在起司的身上,但是自从得到了老师的指点,这种感觉法师已经有很多年没有感受过了。虽然已经预料到这一次的行动不会像自己想象中的顺利,可是会逼得自己不得不动用这份力量可是起司之前未曾料想过的。

    “这可真是,狼狈啊。”

    摇了摇头,起司苦笑着说道。他的视线也随着环视了一下牢房中的环境。这间囚禁着法师的牢房并不大,呈正方形的房间横竖也就是不到十步的长度,牢房的一半部分被杂乱的稻草所堆满,之前法师就是躺在这些稻草上,看来它们在牢房中起着作为犯人的“床”的作用。牢房的四面有三面是墙壁,剩下的一面由拳头粗的铁栏杆组成,起司猜想这些栏杆应该是中空的,一个小小的浊流镇还犯不上浪费这么多的铁来花在建造监狱上。与栏杆相对的那面墙的上部分有一个同样用铁条封起来的通风口,从通风口的位置和隐隐透进来的阳光来判断,这间牢房的位置应该是低于地面的。

    “起司,是你吗?”

    就在这个时候,从一面墙壁的后面传出爱尔莎的声音,从声音的大小和来源来判断,起司可以肯定老板娘应该是被关在了自己的隔壁,而且两间牢房间的墙壁并不太厚。

    “是我,你还好吗?”

    开口回答着老板娘的问题,法师这才发现自己的声音不知道什么时候变的极为沙哑,原本流畅的发音此时却让喉咙有一种隐隐的痛楚,这可不是个好兆头,对于起司来说没有办法清晰的吐字受影响的可不仅仅是和人交流,很多法术的咒文对于发音都有着严苛的要求,错误的发音甚至有可能带来完全无法预料的后果,因此如果一个法师失去了他的声音,那么他的一身本事恐怕也就只能发挥出十之二三。

    不过对于现在的爱尔莎来说,起司的嗓子还不是她所要考虑的问题,只要还能听到法师的声音,老板娘悬着的心也就放下了一半。然而对方的声音同时也唤醒了那个模糊的回忆,那双难以描述的眼睛又一次占据了爱尔莎的大脑,难以描述的恐怖让她不自觉的发出短促的尖叫。

    听到这声尖叫,联想到之前的经历,起司也不难猜出对方发生了什么。本来法师还指望着老板娘可以因为当时意识模糊忘掉关于那个时候的事情,现在看来恐怕事情没有起司想的那么顺利。

    “冷静,爱尔莎,冷静。不论你看到了什么,不要去想它,那只是你的幻觉。”虽然声音沙哑,可是法师的话语却像是有着某种令人心神安宁的魔力,本来陷入恐惧中的老板娘在听到起司的话之后慢慢的冷静下来。她把身体靠在起司牢房和她牢房之间的墙壁上,像一个刚从水里救出来的溺水者一样贪婪的大口呼吸着空气。

    起司也把身子靠在那面墙上,这样他可以用最小的音量和爱尔莎交流。虽然知道自己的力量会给普通人带来难以想象的冲击,可是这也是起司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所以法师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让老板娘不再去回想起那时候她所看到的,虽然用了一点小手段让对方暂时脱离了恐惧,但是这只是暂时的手段罢了。

    渐渐的,轻微的啜泣声从隔壁传了过来,地牢里没有其他的声音,虽然爱尔莎已经压低了音量,但是她的哭声还是清晰地传到了起司的耳朵里。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因为是自己造成了老板娘的崩溃,法师在听到这哭声的时候内心里除了愧疚之外还有一种隐隐的刺痛。他本能的想要安慰爱尔莎,可是张开嘴却又不知道要怎么说。归根结底,起司并不是一个擅长与人交流的人。

    许久,爱尔莎的哭声慢慢消失了。老板娘终于平复下了她的心情,用力的吸了两下鼻子,她开口说道。

    “我们这是在哪里?”

    “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总归应该是浊流镇的监狱之类的地方吧。”起司回应道。

    “里昂先生呢?他不在这里?”爱尔莎问,其实她更想问的是骑士长有没有跟他们一起逃出火海。

    “我也不知道,我在把你们带出来之后就晕过去了。醒过来就到了这里,我想里昂应该是被发现我们的人单独带走了。不论是黑山伯爵还是那个格里高利,我想他们都有这么做的理由。不过我想他应该是安全的。”

    听到血狮也一同逃出了火海,老板娘又松了一口气,至于骑士长现在在哪里,其实她也并不是十分在意。毕竟就像是起司所说的,里昂的身份到底还是王国骑士团的二团长,既然他没有死于火焰,那么浊流镇中的那几个人怕是还没有胆子动他。

    “是你带我们逃出来的?”爱尔莎问道。不过其实不用起司回答,这个问题的答案她也很清楚。所以没等法师回答,她就又说道。

    “你当时不是说没办法了吗?”

    “我可不记得说过这句话,只不过当时的情况确实让我也很头疼就是了。再说了,我可是个正经的法师,被火灾烧死这种死法要是传出去是要被同行笑掉大牙的。”听到对方的声音逐渐恢复平时的生气,起司的回答也变的活泼起来。

    一声轻笑从隔壁传了过来。虽然法师讲的话其实并不好笑,但是爱尔莎就是没控制住自己笑了一下。她这一笑,也让二人间因为刚刚所发生的事情而导致的紧张气氛彻底的缓和下来。

    起司想要接着说些什么,可就在这个时候,监狱走廊尽头的发出了开门的声音,有人进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