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疑云
    走近牢房的不是一个人,随着一阵铠甲的碰撞声,里昂被两个骑士押送着送到了起司的牢房里。可以看到,虽然那两个骑士是在押送血狮,但是他们脸上的表情却十分的尴尬,显然这两个人也被这两天内发生的事情搞的完全没了主意。如果说之前隔离里昂等人还有要观察他们是否感染瘟疫的成分,可是现在骑士长不仅擅自逃离了隔离区,还出现在了被焚毁的药剂师驻地附近,这可就不是一句简单的巧合可以搪塞过去的了。

    事实上,比起能在牢房里自然醒来的起司和爱尔莎,里昂可是被一桶冷水泼醒的。本来因为缺氧而昏迷对于骑士长的身体素质来说倒不会带来什么长久的影响,基本上睡一觉就可以下地了。但是由于被粗暴的打断了休息,而且还在身体极为虚弱的情况下被格里高利有意的审问了两三个小时,虽然对方碍于身份没有施加什么**上的刑罚,可是光是保持清醒就已经对里昂造成了很大的负担。也正因为如此,那两个骑士在押着里昂进入牢房的时候基本上也是在搀扶他,而当他被关进房间之后,骑士长就躺在稻草堆上没了声响。

    本来起司看到这一幕是想要跟那两个骑士攀谈一下,争取得到一点情报,毕竟现在血狮很明显处于虚弱的状态,想要从他口中得知审讯的过程以及结论恐怕要等很久,然而那两个骑士在放下里昂后丝毫没有回应法师的意思,他们对于这个突然出现在骑士长身边的自称法师的人可没有半点认同感,甚至有传言就是这个法师用邪术蛊惑了骑士长,驱使他焚毁了药剂师们的驻地。

    总之,在对方像是避瘟神一样避开了自己之后,起司也只能算是自讨没趣。不过好在或许是为了便于管理,或许是因为牢房的空间紧张,又或者是里昂在昏厥前曾经嘱咐过,骑士长现在就躺在起司不远的地方。这样至少要比三个人分别被关在三个房间里要好很多。牢房里并不是什么让人赏心悦目的地方,所以那两个骑士在完成任务后就大步离开了这里。而从他们关门之后响亮的上锁声音来看,就算起司可以弄开他房间的牢门,整个地牢的大门恐怕也不会那么轻易的被打开。这也算是断了法师想要越狱的打算。

    “快去看看里昂先生怎么样了!”

    不用老板娘提醒,在那两个骑士锁门的时候,起司已经顶着身体的虚弱感移动到了骑士长的身边。虽然贴身的铠甲被剥去,但是这也方便了法师查看血狮的身体。虽然此时的骑士长非常虚弱,但是好在他的身上并没有什么外伤,只需要充足的睡眠和适当的休息,他很快就会恢复精力。

    然而就在法师送了一口气,想要告诉爱尔莎让她不必担心的时候,里昂猛地抓住了起司的右手,被对方这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的法师先是一愣,接着他很快发现骑士长的嘴唇在动,好像正在用很小的声音说着什么。起司赶紧把耳朵贴了上去,而事实也确实如他所料,虽然意识已经因为过度疲劳而近乎模糊,但是里昂还是凭着坚定的意志力将他在审讯中听到的有用情报用简单的词汇复述出来。

    在艰难的重复了三次之后,骑士长最终还是败给了身体的保护机制,陷入了昏迷。只留下听完了他的呓语的起司再一次皱起了眉头。

    “发生什么了?”隔壁牢房的爱尔莎在长久的沉默之后还是忍不住问道。

    “如果我没有理解错的话,似乎那个格里高利想要借由这件事情审判我们。”法师说道。

    “审判?我们又没做什么事情,如果真是我们放的火,又怎么会自己傻傻的集体晕倒在那栋楼旁边?”老板娘不忿的说道。

    “话是这么说,可是我们确实打晕了附近巡逻的士兵。而且我们擅自逃离隔离区,又出现在火场附近,这就已经让我们没法摆脱这个嫌疑了。况且,那个格里高利一直想要找机会除掉里昂,之前他只能说我们有感染瘟疫的嫌疑,但是现在,违抗军令,擅闯重地,袭击士兵,再加上一个焚烧药剂师驻地的罪名,数罪并罚之下不用上被告席我也知道他会判我们个什么刑罚。现在我只是好奇是绞刑还是火刑亦或是斩首罢了。”起司回答道。

    “照你这么说,我们没有被鼠人和瘟疫杀死,却要被王国的骑士处死?”爱尔莎说道。

    “那倒也不会,虽然他们一定会判我们死刑,但是想要这么冠冕堂皇的杀死一个正经的法师,他们还不行。我现在是担心蒙娜他们,虽然他们没有跟我们一起行动,但是免不了会被当成共犯什么的。里昂带着前往萨隆伯爵领的毫无疑问都是他的亲信,要是能有机会把这些人一网打尽,恐怕那位格里高利骑士一定不会含糊。不过好在……”

    “好在什么?”

    说到这里起司轻笑了一下,继续回答道。

    “好在血狮毕竟是血狮,就算被部下哗变,想要找个人把我们被捕的消息带给隔离区的人也不是什么难事。甚至如果顺利的话,找个机会把他们放走也不是不可能。毕竟,里昂才是骑士团的骑士长。”

    “呼……你早说不行吗?吓了我一跳,我还以为蒙娜他们已经被抓了呢。”听到里昂已经安排人去搭救隔离区的同伴,爱尔莎也是松了一口气。

    “不过……真正让我在意的并不是这件事。”法师继续说道。

    “既然你可以保证我们就算上刑场也不会死,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老板娘说道。

    “我在意的不是那个格里高利,他的行为和意图从一开始就没有什么问题。真正让我在意的是,刚才里昂跟我说的罪名里面,似乎并没有谋杀格雷男爵。但是我们确实在驻地里发现了男爵的尸体。就算那具尸体被大火烧的面目全非,可是作为药剂师的领头人,没道理会没人发现他的失踪。联想到火场里的焦尸,虽然不能断定一定是男爵本人,可是我想那个恨不得直接砍了里昂的家伙一定不介意再在我们的罪名上加一条杀人罪。这不合理啊。”起司轻叹了一口气,说道。

    “那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那个格里高利知道是谁杀死了男爵?”爱尔莎问。

    对于这个问题,法师只是摇了摇头,说道。

    “不知道,已知信息太少了。没法判定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我想,等审判开始的时候,我们就会知道结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