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审判
    按照苍狮王国的传统,一场公正且正式的审判必须符合以下几条规定。

    第一,这场审判必须是公开的,任何人,不论他的身份和种族都有资格观看这场审判,并且观看者有资格在审判中质疑审判者的陈词,虽然这样并不能强制审判者更改他的判决,更加不可能中断审判,但是这一条规定意味着一旦审判者做出明显违背常理的审判后,他的声望和能力会被极大的质疑。

    第二,审判的主持者必定是当前领地的最高贵族或领导者来担当,王室不能以任何借口和理由推脱主持审判的职责,但是如果在场的王室因为性格或者其他问题无法确保一场审判的公正性,也可以在得到肯定的情况下交由第二顺位的贵族来主持审判。

    “第三,审判中如果出现死刑的宣判,审判者必须作为执行者执行死刑,以此来表明他对这场审判的结果负责。并且他必须在行刑前以自己的真名和家族名向诸神起誓,如果审判的结果是错误的,那么死者的灵魂可以被允许回来复仇。”走在被押往审判地点的路上,起司对爱尔莎解释着他们即将面临的审判的规则。

    “听起来还是挺公平的,所以主持我们审判的是那个格里高利?”老板娘点了点头,说道。

    “不,在这里爵位最高的是黑山伯爵,所以主持者是洛萨。”走在最前面的里昂回头说道。

    这场审判来的比法师预计的要晚一些,其中的原因用骑士长的说法就是格里高利需要更多的时间去“搜集”他们的罪证。说这句话的时候血狮的嘴角泛起冷笑,似乎在嘲笑对方的无能。但不管怎么说,这对于起司他们来讲是好事情,这意味着里昂有更多的时间来休息,经过了充足的睡眠,虽然饥饿让三人的手脚有些无力,但是精神起码可以保持清醒。

    “这样说,那个格里高利搞不好都有可能说服不了黑山伯爵判我们死刑喽?”爱尔莎说道,虽然起司承诺过他有办法在刑场上带着其余两人逃出生天,但是那样也就意味着他们和王国的势力正式决裂,到时候别说获得配置解药的资源,恐怕离开萨隆伯爵领都是不可能的了。

    “我劝你还是别抱有太多期待,格里高利或许不是最好的战士,但是论交涉手段,他确实还是王国骑士团里最值得信任的人。”虽然被部下背叛十分的愤怒,但是对于对方的能力,里昂还是不屑于贬低的。

    “对了,你还没说过为什么这个格里高利想要致你于死地呢?你之前跟他有什么仇?”如果能知道二人之前的宿怨,或许事情还有挽回的余地。而且从另一方面来说,对于这种迷辛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些好奇心,法师也不能例外。这个问题其实起司早就想问了,但是进入浊流镇之后遇到的事情太多,所以他一直没有机会问出口,现在双方眼看着就要直面冲突,起司觉得还是尽早问了才好。听到法师提到这个话题,老板娘也马上支起了耳朵。

    “让你们失望了,我和他之间没有你们期望的那些恩怨。其实他想要除掉我的理由很简单。还记得我在溪谷城跟你们提到过我们和烈锤骑士团的不同吗?”里昂耸了耸肩,说道。

    “我记得你说是因为你们的出身大部分来自于平民。”记忆力较好的起司很快回答道。

    “是的,但是我当时说的其实也不是全部情况。王国骑士团作为王国的第一军团,它的构成当然不会全部由平民来组成,贵族子弟在骑士团中的比重其实还是不低的。但是相比较于烈锤那样几乎全部都是贵族的骑士团,这已经是很难能可贵的事情了。至于格里高利为什么对于我成为第二军团骑士长不满,其实很简单,因为我的出身是平民。”说完这段话,里昂脸上的表情很复杂,在骑士长看来,仅仅因为出身就让军团内部产生派系乃至相互陷害是一件十分不光彩的事情,更何况还是告诉起司他们这些外人。

    “所以格里高利是贵族出身,而他希望在干掉你之后成为第二军团长?这我倒是不难理解。我只是挺好奇你是怎么成为骑士长的,毕竟就算你们说的再公正,军团内部的升迁也是贵族占优势吧?”法师好奇的问道。

    “哈,这就要说我们的大骑士长了。他是整个王国骑士团的核心也是灵魂,虽然他是贵族出身,但是对于所有的骑士都一视同仁,我是在他的引荐下才一路走到这个位置的。而格里高利现在敢明目张胆的哗变,其实有很大部分的原因也是因为大骑士长目前不在王国内。”在提到那位大骑士长的时候,里昂的脸上露出尊敬和崇拜的表情。这倒是让起司感到好奇,到底是怎样的人可以让有着血狮之名的里昂都推崇到如此地步。

    不过还不待他进一步提问,在转过最后一个拐角之后,审判他们的地方已经到了。作为边境城镇,浊流镇自然是不存在裁判所这样的建筑的,所以这次审判的场地就定在了浊流镇的镇中广场上。这样也同时可以满足审判传统中公开的部分。只不过在现在的浊流镇里还有多少不是士兵的人这点让人怀疑。维持秩序的士兵们用身体在广场中画出了一个圆形的区域,在那片会被用作审判的区域中除了担当主持者的洛萨和陪同的格里高利以及少数亲卫之外,广场上并没有设立椅子或者桌子之类的设施。如果硬要说的话,孤零零的立在广场上的木桩倒是显眼到让人不得不怀疑它的用途。

    起司他们就在这样的情况下被押解到了圆形区域的中央,在站在他们身后的骑士的强压下单膝跪在洛萨面前以示对于审判的服从。看到血狮被迫跪在地上,格里高利脸上本就带着的冷笑变的更加明显。这也让骑士长在不屑的冷哼后索性低下头去看前方的地板来避开对方丑恶的嘴脸。

    看到准备以及完成,洛萨穿着他那身闪的人睁不开眼的铠甲,双手拄着骑士剑,清了清嗓子说道。

    “我,洛萨.黑山以黑山家族的名义起誓,将会公正的主持这场审判。现在,王国骑士团第二军团骑士长里昂以及你身边的不知名的巫师和北地人。你们被控擅自逃离隔离区,袭击王国士兵并且纵火焚烧药剂师协会的驻地。你们有什么要说的吗?”

    就在里昂打算开口为己方辩护的时候,从广场的远处跑来一个慌张的士兵,他的身上带着黄褐色的污迹,看起来就像是泥巴和鲜血混在一起的颜色。这个士兵一边跑一边喊道。

    “怪物!有怪物!怪物在攻击我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