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分头
    镇外的骚乱打断了正要开始的审判。来报信的士兵身上穿着猎熊者的铠甲,这就足以让洛萨停下手里的事情去关注他带来的消息了。

    “什么怪物?是那些老鼠?”黑山伯爵快走两步扶住那名士兵的肩膀防止对方因为惯性倒下,问答。

    作为洛萨麾下的士兵,每一个猎熊者都可以称得上是身经百战。黑山伯爵近乎于胡闹的追逐着王国境内的每一次战斗,他的士兵们在战斗素质上可以说应该是整个苍狮王国最为精锐的部队。唯一让各个大贵族和王室还能容忍他们的存在的一点是,这些猎熊者的数量并不多,而且由于谁都知道跟着这个伯爵虽然升迁起来容易,但是战死沙场恐怕更快一点,所以猎熊者的招募一直都是一个问题。但是稳定的军队编制也让洛萨手下的每一个战士都可以做到相互配合,这足以成为任何敌人的噩梦,可是现在,这个身经百战的猎熊者却被吓的魂不附体,很难想象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冲击。

    “老鼠!很多!到处都是!镇子外围失守了!”那名士兵仓皇的回答道,他的眼睛睁得极大,一副惊吓过度的样子。

    猎熊者不是没有见过原生鼠人,事实上,在他们驻扎在浊流镇之后,难民营地中就爆发过几次变异,而且也确实有一些鼠人曾经趁着黑暗袭击过这座小镇。然而,不论是隔离区里的突发事件,还是偶尔的夜袭,那些原生鼠人的数量都不多,加上它们并不敢顶着阳光出现,往往还没有靠近就被警戒的士兵发现然后围杀,所以在这些驻扎在浊流镇的战士们看来,这些酷似老鼠的怪物其实并没有什么好怕的。而烈锤骑士们带回来的对于鼠人的警告也是在他们没有成规模的掩体的前提下才会发生的惨剧,从他们的口述中也只能得出鼠人在夜晚会对小股部队有着很大威胁这一点,至于它们是否有能力冲击浊流镇这样完整的城镇,没有人看好那些畸形的怪物。

    何况鼠人的畏光性是所有人所公知的。审判开始的时候正是正午,北境的阳光在这个时节还带不来炎热,但是无云的天气却足以让它为阳光下的人们带来温暖。在光照如此之强的时刻,畏惧阳光的鼠人又怎么有能力来攻击浊流镇呢?这个与之前收集到的情报相反的现象让黑山伯爵和格里高利感到震惊,而对鼠人有着更深了解的起司等人对于此时到来的鼠人进攻简直感到匪夷所思,这与他们所了解的鼠人习性几乎完全相反。而且,就算数量庞大的原生鼠人从伯爵领防线冲击浊流镇,以王国骑士团和猎熊者组成的防线也不是那么容易攻破的,面对成规模的人类职业部队和精心打造的防御工事,那些缺乏指挥的鼠人根本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击垮人类的防线。

    显然洛萨也想到了这一点,作为一个成熟的军事领袖,就算只经历过极少的几次交锋,他也对原生鼠人的战力有着一个较为清醒的认识,在他看来,自己组织的防线完全有能力将那些丑陋的变异生物阻挡在外,他无法理解为什么这个士兵会显得如此的狼狈。

    “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些老鼠怎么了?为什么镇外的防线会失守?”

    面对自己部队领袖的提问,那名士兵大口的吸了几口气,试图缓和下他的精神,然后他用较为平缓的语气说道。

    “那些老鼠从地下突然冒出来,从工事的后方,还有附近的房子下面!它们数量很多,部队来不及汇合就被分割开了!大人,请赶快召集镇里的部队,那些老鼠已经朝着镇内来了!”

    放开扶住对方肩膀的手,任由那个脱力的士兵瘫倒在地。黑山伯爵已经知道了自己目前面临的情况,然而这样突如其来的困境却并没有让洛萨感到气愤。虽然自己的防线被对方用出乎意料的手段突破,可是这样难以揣测的对手却让黑山伯爵燃起了足够的战意。

    “传我命令,让镇上的其余部队集合,我们要给那些老鼠一点教训!”

    对身边的亲卫发布命令后,洛萨一甩身后的红色披风走回起司等人的身前,他居高临下的看着里昂,说道。

    “我问你,你可敢以骑士之名起誓你仍忠于王国?”

    “我以骑士之名起誓,我里昂将至死效忠王国。从过去开始,直到永眠逼迫我停步。”血狮沉声回答道。

    “好,那么你仍然是王国骑士团的骑士长。”或许本来就对里昂有信心,黑山伯爵点了点头亲自掏出小刀割开了捆着骑士长的绳子,然后他把那把刀扔给骑士长,示意他自己解开起司他们的绳子。

    “记住你的话,我要带兵去跟那些老鼠打架,在这种时刻我可没有多余的人手看管你们。”

    说着,洛萨招呼围绕在广场上的士兵整队前往镇外的交战区。而在格里高利想要对他的所为出声抗议的时候,这位久经战阵的伯爵回头看了一眼对方,说道。

    “王国骑士团的任务是协助我驻守伯爵领的北境,现在里昂是戴罪之身,你作为现在骑士团的领导人,还不赶快跟着我前去御敌?”说着,他从身边的亲卫手里拿过了那把金光闪闪的双手重斧,从他的语气里判断,如果格里高利敢提出相反意见的话,他是不介意先用对方的血来润滑一下斧刃的。

    面对对方这种实质性的威胁,就算心里再不愿意,格里高利也只能暂时放过里昂,招呼骑士团的骑士跟上黑山伯爵的队伍。只是路过里昂的时候他眼睛里的怨毒有若实质。很快,本来站满士兵的广场上就只剩下起司他们三人。从被审判的犯人再到现在被扔在这里无人问津,情况的转变快的让三人一时之间都有些摸不到头脑。

    “没想到那个黑山伯爵居然是个好人呢。”半晌,还是老板娘先说道。

    “现在没时间评论洛萨的好坏问题了,我们的当务之急是赶紧去隔离区看看其他人怎么样了。”里昂说道。然后看向起司,希望得到法师的态度。

    “虽然我很在意那些鼠人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进攻……但是我想我们还是先回……不,你们先回隔离区带着剩下的人离开这里。”起司说道。

    “那你呢?”爱尔莎问道。

    “现在镇里的士兵都被调去对抗鼠人,我去找希瑟和烈锤的人,把他们救出来我们就能知道更多的事情。”法师回答道。

    “那我跟你去。里昂一个人足够带他们走了。”老板娘理所当然的说道。

    “不行,如果你不回去蒙娜他们不一定信得过里昂。你要说服他们跟着骑士们离开。我在找到希瑟他们之后也会去跟你们汇合。”起司拒绝道。不过还有一个理由法师没有提起,自从在药剂师驻地被人点了一把大火之后,他总觉得这个镇子里除了明面上的这些势力之外恐怕还有些其它的存在。跟爱尔莎他们分头行动一方面可以借机钓鱼,让对方认为法师落单从而有机可乘。另一方面……在情况如此诡异的氛围下,起司觉得自己可能还会被迫施展之前的能力,这样的话他周围的自己人自然是越少越好,这样才不会像在火场里一样误伤别人。

    虽然爱尔莎对于法师的安排并不满意,但是里昂显然注意到起司恐怕有自己的一些打算。他制止了老板娘的抗议,半强制的说服了爱尔莎接受法师的提议。然后在对起司道了声祝好运后就带着老板娘先行前往隔离区。在两人的身影消失在了建筑物的阴影后之后,起司也开始了自己的行动,他的脑中还保留着之前绘制的浊流镇地图,所以想要找到那栋疑似囚禁希瑟的二层小楼还是可以的。

    随着这次异常的鼠人进攻,法师隐隐感觉到自从自己来到浊流镇上之后就在被什么东西针对着。但是对方隐藏的很好,以至于到现在为止起司都仅仅把这种感觉停留在一种猜测。只不过现在越来越多的情况让法师觉得本来温暖的阳光,此时却有些不足以照亮那些阴暗的角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