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直觉
    就在起司和里昂他们分头赶往目的地的时候,与法师和骑士长他们焦躁的心情不同,洛萨的内心里几乎可以说是雀跃的。对于这位黑山伯爵来说,没有什么比迎战未知的敌人更具有挑战性的了。在战斗中观察敌人,然后思考克敌制胜之法,这是洛萨最喜欢的娱乐活动。虽然战争这种行为对于几乎所有的指挥者来说都是为了获取资源或者保护领土和人民所采取的手段,但是就黑山伯爵而言,这种直接的大规模武力冲突并不仅仅是他履行贵族责任的义务,这是他的兴趣。

    幼年的一次刺杀让黑山家族损失惨重,上一任的黑山伯爵和他的夫人双双死于非命,而当时的洛萨则因为一次被友人邀请的短途旅行而幸免于难。虽然幸运的躲过了刺杀,凶手和幕后黑手也被很快揪出来问罪,可是父母的死让年轻的洛萨陷入了从未有过的迷茫。虽然苍狮国王对于这位黑山家族唯一的继承人也表达了关心,将洛萨接到王都接受教育,可是或许是因为没有人能够真正代替父母那样带给他方向。对于那个时候的洛萨来说,家族也好,爵位也罢,甚至王国都跟他毫无关系,他只是一个失去了方向的孤儿,国王和老师的教诲并没能让他找回自己,随着时间的流逝,洛萨似乎就这么一直消沉下去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堕落几乎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将时间消耗在无止境的取乐和享受上似乎是最能够麻痹自己的方式,但是洛萨没有。他表现出来的样子让那些想要拉拢他的人一头雾水,作为一个没有了长辈约束的年轻人,他表现的太过于禁欲了。这位年轻的伯爵甚至拒绝了国王指派给他的仆人,在王都的岁月中,洛萨似乎在住所以外只会出现在两个地方,那就是王都的大书库和演武场。

    作为知识的载体,书本在世俗王国中珍贵而又稀少,所以不论是苍狮王国还是其他人类诸国,甚至在其它的智慧种族中,书籍都是必须被精心保管的东西。王都的大书库就是苍狮王国为了保存书籍而建立的,从王国中或王国外得到的书籍,那里基本都保存了备份。而想要出入大书库,除非是王国中的贵族或者有着相应证明的学者。至于普通的民众,大书库并不向他们开放,当然这也不是国王不愿意自己的子民懂得更多,只是就如之前所说,在这个时代里,知识是一种珍贵的资源。

    这样看起来,经常前去大书库的洛萨在那段时间里应该积攒了很多的知识,这些知识或许可以成为他的力量,当他成年后回到黑山领掌权时,他会成为一名出色的统治者。但是事实上并非如此,年轻时期的洛萨虽然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在大书库中阅读书籍,但是他所阅读的东西其实并不是地理历史,也不是神秘的星象医药。这位伯爵在大书库中只阅读过一种类型的书籍——吟游诗人的宗卷。如果这样说还不够让人明白,那么所谓的吟游诗人的宗卷就是指记载了各种吟游诗人讲的故事的总集。换句话来说,就是小说。

    但是就在王都的贵族和学者叹息又要出现一个沉迷骑士传记或者魔法怪异的荒唐贵族的时候,洛萨却没有像他们所以为的那样做出可笑的行为。相反,这位伯爵的举止却变得愈加的恭谦,人们不会被一个让骑士传记洗脑的伯爵吓到,但是洛萨的表现却真的让人越来越摸不透了,怪异的黑山,这是洛萨在王都时的外号。

    对比这些,洛萨在演武场中练出来的精湛武艺则让人认为顺理成章的多。当洛萨在前年回到黑山领继承他的爵位和领地的时候,他可以在不着甲的情况下独自对付三个王国骑士,这样的武力让国王毫不掩饰的希望他能够成为王国中的军事领主。而洛萨在返回领地后也不负国王期望的迅速将猎熊者整顿成了一支训练有素的部队。并且从那个时候开始,洛萨开始积极的向国王申请作战的指令。他的猎熊者部队成为了整个苍狮王国中出战频率最高的部队。理所当然的,王国内许许多多的贵族都开始看好这位年轻的领主,邀请进餐和舞会的请柬据说在黑山城堡里可以当成壁炉燃料来使用。然而面对这些橄榄枝,洛萨却丝毫不为所动,任其他人如何的邀请,这位黑山伯爵只是埋头打着他的仗,如果说这是为了向国王表忠心,但是洛萨同时也拒绝了国王赐给他的与王国三公主的婚事。他的行事风格如此诡异,以至于没有人搞的清这个人到底在想什么。

    其实,洛萨什么也没想。只因为他从来都没有从童年的那场阴影中走出来。时间回到现在,黑山伯爵催动着坐骑,很快就来到了浊流镇的外围,那里正是猎熊者和王国骑士团抗击鼠人的战场。鼠人如同疯狂的厉鬼一样从镇外涌入浊流镇的街道,它们完全不讲究战术和效率,只是一味的,自杀性的冲击着人类士兵的防线。一斧子将一只从屋顶上一跃而下的鼠人挑飞,他驱使着自己同样披挂着战甲的战马用前蹄狠狠的踩到这个失去反抗能力的怪物身上。

    “小心头顶!它们在房子上面!”黑山伯爵向周围的士兵大喊道,提示他们戒备。

    情况就是这样,虽然人类一方占据着装备上的绝对优势,受过训练且穿戴整齐的士兵在组成防御阵型的情况下可以几倍的杀伤猛扑上来的鼠人。但是这些原生鼠人们却拥有着选择攻击方向的权利,头顶,脚下,或者拐角的阴影里。洛萨亲眼见到一只原生鼠人钻破了浊流镇的碎石路,从后面将一个没有及时发现的士兵开膛破肚。这些疯狂的怪物遵循着本能,从士兵们最薄弱的角度对他们发起袭击。

    “不要落单,以小队为单位移动!”于是洛萨又下达了第二条指令。

    有了洛萨和格里高利到场,原本因为丢失了前沿阵地而士气低迷的士兵们开始渐渐找回了他们的状态,在黑山伯爵一身作则,一个人冲入鼠人的群体中杀了一个来回之后,这些战士们也知道与他们作战的敌人并不是噩梦中的产物,它们也可以被杀死。但是看到战场形势逐渐的向着人类一方偏斜,洛萨的脸色却并没有好看起来。这太容易了,好像那些鼠人在他来到战场上的时候就变的脆弱起来。虽然洛萨自问指挥战斗的素养应该在王国中也可以名列前茅,可是他也不会相信自己简单的两条指令和一次武力展示就可以让这些以极快速度就从自己部队手中夺取了大量阵地的怪物一败涂地。有什么东西不对劲。

    “嘎啊!”嘴里发出难闻的恶臭,伯爵的一身金甲是战场上最为醒目的标志,一只鼠人突然从地下钻出来,抓住了伯爵战马的后退,试图将战马拉倒,让伯爵摔下马来。然而它的尝试是徒劳的,作为洛萨的坐骑,这匹战马所经历的战斗远比寻常的士兵还要多上不少,不需要伯爵的命令,一次简单的后踢就将这只鼠人整个从地里带了出来,然后重重的摔倒后方的地面上。

    坐在马上的洛萨并没因为这个小小的插曲而惊讶,他早已经习惯了战场上瞬息万变的形势,也练就了在这种环境中保持思考的能力。很多人在进入战斗状态之后就会放弃思考,甚至完全依赖于自己之前养成的本能或者经验,这在洛萨看类与自杀无异。黑山伯爵一面应付着朝他冲过来的鼠人,一面也在找寻自己认为不对劲的地方。终于,在一次近身冲突之后,他发现了这些鼠人看起来如此疯狂的原因。

    “它们身上,在着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