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巨鼠
    在意识到这些原生鼠人身上正在发生某些事情之后,洛萨本能的意识到不对。虽然早就得到情报说这些鼠形的怪物厌恶阳光,可是其程度也就是夜行生物对于太阳本能的逃避。然而眼前被打的重伤倒地的鼠人身上被燃烧的卷曲的毛发显然不是因为心理因素造成的。

    所幸战场局势因为黑山伯爵的到来而逐渐转为优势,只要这个金甲的骑士骑着他的战马立在军中,其意义就足够让猎熊者们知道局势仍然在人类手中。至于王国骑士团的骑士们,他们也在身边的战友都变的振奋之后得到了鼓舞,虽然鼠人的攻势似乎没有任何减弱的趋势,但是人类的防线似乎停止了后退,甚至隐隐还在向前推进。这使得洛萨有时间可以仔细观察他面前的鼠人,在这位伯爵的眼中,这些鼠人既不是普通人看到的狰狞怪物,也不是起司他们所了解到的可怜的感染者,对于洛萨来说,它们只是对手。这就足够了,不掺杂任何的私人感情,就算他知道这些原生鼠人曾经是人类他也不会怜悯,就算这些怪物狰狞而噬血他也不会厌恶,这使得黑山伯爵有机会用另外一种视角来审视这些鼠人。

    毫无疑问的,在瘟疫折磨下的鼠人是悍不畏死的野兽,但是抛开敌对关系,作为一个指挥官,这些鼠人的战术在洛萨眼中几乎就是在暴殄天物。出色的隐踪能力,敏锐的感官,可以轻松攀爬建筑或者挖掘地道的能力,拥有这些的鼠人应该是阴影中的斥候,它们可以成为指挥者最出色的眼睛和耳朵,敌人的踪迹会在鼠人的渗透下无所遁形,这让鼠人们出色的身体机能相比之下变的不值一提。毕竟,虽然身手敏捷,可是鼠人的身体坚硬程度远比不上穿着重甲的士兵,而为鼠人搭配铠甲让它们在获得防御力的同时牺牲掉速度优势,那还不如直接去找个普通战士。总之,任何有常识的指挥官都不会让这样的士兵作为正面战场上的突击手。

    而事实似乎也在佐证着洛萨的结论,虽然因为恐怖的外表和突如其来的进攻而取得了优势,但是随着人类方有时间站稳脚跟,鼠人的进攻也就变成了效率极为低下的消耗战。黑山伯爵目力所及,在人类士兵组成的防线前后到处都是鼠人惨死的尸体,而退入浊流镇中以小队行动的士兵则死伤甚少,如此看来,抵御住这场突击应该只是时间问题。如此说来,这场战斗中让洛萨疑惑的地方也就只剩下一个了。

    黑山伯爵找到猎熊者中的一名中层军官,他的部队在鼠人进攻时负责浊流镇的外围防守。看到洛萨亲自走过来,那个军官本能的认为伯爵是要因为外围部分的失守而问责,但是洛萨很快表示了他对这件事暂时没有追究的打算,相反,伯爵询问了一个听起来与此时状况不太要紧的问题。

    “你看到那些怪物吃人了吗?”洛萨问道。

    那个军官下意识的想要说是,毕竟原生鼠人狰狞的外表和它们表现出来的噬血行为让人很难相信它们不会去碰那些士兵的尸体。但是就在他要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这个军官出于黑山伯爵常年的威严还是冷静了下来,他做出思索的样子,努力的想要在混乱的记忆里找到鼠人吞吃人类身体的画面。但是在大概十个呼吸之后,他只能如此回答道。

    “我想它们有在吃人,但是我没有直接看到,大人。”

    得到了对方的答案也就证实了洛萨心里最后的一个疑惑。在士兵中寻找伯爵的格里高利此时刚好找了过来,他也听到了军官的回答。

    “这些怪物吃不吃人很重要吗?”格里高利问道。

    洛萨抬头瞟了一眼这个人,虽然之前在建议隔离里昂等人的过程中他同意了格里高利的建议,甚至还主持了对起司他们的审判,但是那都是作为一名领主所必须做的。这些行为只能说明黑山伯爵没有袒护里昂他们,并不代表他就喜欢这个借机想要除掉自己长官的格里高利。但是眼下里昂无法直接回来接管王国骑士团的指挥,所以洛萨还是不得不耐着性子向对方解释自己的想法。

    “如果它们吃人,我可以理解为这些怪物是因为饥饿来攻击浊流镇。如果是这样,那么它们的饥饿应该会让它们迫不及待的享用每一个被它们扑倒的人。但是它们没有,或许这些老鼠真的会食用人肉,对此我毫不怀疑,可是既然它们没有在第一时间就享用它们的午餐。那么它们为什么要来进攻我们,就是一个问题了。”伯爵说道。

    “或许……它们想要把我们全部干掉之后再用餐?”格里高利犹豫了一下说道。

    是啊,或许它们还想在用餐之前在我们身上再撒点作料。真是一个十足的蠢货,饥肠辘辘的野兽可不会在乎什么用餐顺序。里昂会信任这家伙也活该他被人陷害。黑山伯爵在心里想到。但是虽然心中对于格里高利迟钝的反应感到不屑,可是在战场上,洛萨清楚该怎么应付这样跟不上自己的盟友,至少,他不会把对对方的不屑摆在脸上。

    “可能吧,但是我更趋向于认为这些老鼠会攻击我们是因为它们被什么人驱使过来。”说着,伯爵歪头示意了一下那些倒在地上还没咽气的鼠人,它们的毛发因为燃烧而冒出淡淡的黑色烟雾。

    “您的意思是,有人指使这些怪物来攻击我们的士兵?我想那一定是那个巫师!因为他害怕我们审判他,所以他找来了这些怪物!您说的太对了!”洛萨的推论在格里高利眼里完全变成了另一个样子,这个骑士开心的自认为找到了有一条可以贯在起司头上的“罪证”,而带他来的里昂自然也难逃其咎。

    眯着眼睛忍住内心里强烈的想要一斧子把这个满脑子权利和龌龊的蠢货劈翻的冲动,洛萨选择不再和格里高利交流,在他看来这个人完全一无是处,就是因为连王国骑士团里都有这样的人存在,黑山伯爵自己才从来没有想要获得骑士的头衔,那个荣耀的头衔已经被太多这样的人搞烂了。

    就在这么想的当口,交战的战场出突然发出极为巨大的声音,那感觉就像是有人用攻城锤狠狠的敲击城墙一样。洛萨二话不说,立刻翻身上马前往发出声音的地方,在那个并不算宽敞的街道上,他看到了声音的源头,那是被起司他们称为巨型鼠人的鼠人变种,只不过比起在溪谷城中看到的身高两米的巨型鼠人,此时站在街道上把猎熊者士兵当成路边的石子随意扔来扔去的家伙身高却至少在三米左右。这已经不是一个巨型可以概括的了。这样的生物在洛萨的脑海中只有一个词可以形容——巨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