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一角
    起司在那栋双层小楼的地下室里找到了希瑟。而且值得一提的是,这栋楼中的地下室并不是一般人家用来堆放杂物或者储存食物的地窖,而像是被专门改造过的私人监狱。甚至通往地下室的通道都要经由一个隐藏在书架上的机关来打开。这让法师不得不怀疑这栋楼之前主人的癖好。不过不管这栋建筑之前的主人是谁,在瘟疫爆发后他都在第一时间带着所有的财产离开了浊流镇,而这栋小楼也就被王国骑士团接管,成为了囚禁希瑟以及跟随她返回浊流镇的烈锤骑士的监牢。

    按理说,希瑟身为苍狮王国第一实权领主烈锤大公的骑士长,自然是没有人敢对她做什么无礼的事情。所以其实起司一开始并不担心希瑟的安全,在他看来王国骑士团的人最多也就是找个地方把女骑士长软禁起来,甚至可能除了不能自由活动之外他们还得满足希瑟的一些个人需求,这样才能保证在将来烈锤大公得知此事后不会大发雷霆。

    然而,当法师找到女骑士的时候,希瑟的状态并不好。不,或许用糟透了来形容也不为过。原本健康的身体因为病痛而瑟缩,连希瑟的一头金发也像是枯萎的草茎一样失去了往日的光泽,从女骑士长露出衣物外的皮肤上甚至还可以看到一些细小的黑色斑点。起司当然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你被感染了?”毫无顾忌的蹲下身扶起蜷缩在地上的女骑士长,法师一脸的不可置信。要知道,在溪谷城二人分别以前起司可以保证希瑟身上没有任何的瘟疫病毒,而从女骑士之后的信件上来看,她在前往浊流镇的路上应该也没有遇到鼠人的攻击。那么,为什么希瑟会被感染上了瘟疫呢?

    “咯……咯……”听到熟悉的声音,希瑟抬起头看到了走到地牢里的人。她对于起司的出现感到了惊讶,但是就在她激动的想要对法师说什么的时候,她的喉咙里却发不出任何可以辨别的语音。

    起司皱起了眉头,失语,他是这么称呼这种症状的。这种失去语言能力的过程是瘟疫改造人体的征兆之一,无法发声意味着希瑟的发音器官正在从人类变成鼠人。在这个过程中她的喉咙就像是在母亲腹中的胎儿一样要缓慢的转变,所以虽然完成转变后的鼠人可以在经过训练的情况下重新使用人类的语言,但是在病变过程中的人却不行。这种内部的变化要早于外形上的转变,这也是希瑟现在看起来还很正常的原因,她感染瘟疫的时间并不长。从起司在隔离区收集到的数据来看,会产生失语这种症状但是并没有明显变异的人感染的时间绝对不会超过五天。

    “还好,感染时间还很短,应该可以逆转变异。”简单的检查了希瑟的身体状态,起司确定以他现在对于瘟疫的认识可以治愈女骑士长身上的病变,甚至他还可以逆向催化那些病毒,让它们将希瑟身体以及变异了的部分还原回去。

    虽然失去了语言能力,可是希瑟的听力显然还是正常的。听到法师说可以治好她身上的瘟疫,女骑士长激动的抓着起司的衣服,同时用另一只手挥舞着指向地牢的里面。希瑟被关的房间在暗门的入口处,也就是说当起司来到地牢中的时候,他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女骑士长,对于地牢的其他部分法师还没有探索。现在通过希瑟的肢体语言起司不难理解,女骑士长的意思是其它跟她回来的烈锤骑士们应该就被关在这个地牢的深处。

    “他们也被感染了吗?”法师问道。

    用力的点了点头,希瑟给予了起司肯定的回答,同时她脸上焦急的表情也愈发强烈。似乎是在敦促着法师先不要管她,赶紧去查看地牢里其它骑士的状况。

    起司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他轻声安慰了希瑟几句,然后起身朝着地牢的深处走去。这座地下室比他想的要大得多。甚至法师猜测它的面积已经超过了地上的部分。这是怎么回事?一个附带小型地牢的宅邸还可以理解为主人的特殊需求,但是看这个架势,这个地下室貌似已经远大于应该被需求的范围。虽然地下室的顶部每隔一个部分就有被点燃的蜡烛作为照明,可是随着走廊的延伸,那些蜡烛也在无法在空气流通如此之差的空间中提供照明。

    不知不觉间,起司已经用了夜视的能力并且通过某种途径暂时停止了身体对于呼吸的需求。这个地下室在这一段空间中所蕴含的气体已经不足以供给一个人类呼吸使用了。在深入的过程中,起司也看到了其它的烈锤骑士们,虽然他们在外面的世界里也多少有着贵族的身份,可是很显然,在这个地下室的主人面前,他们的身份还不足以像希瑟那样保全他们的性命。那些骑士们像是冬天的腊肉一样被残忍的挂在墙壁上的铁钩上,从他们尸体的状态来看,他们生前都被鼠人瘟疫感染了,并且还产生了不同程度的变异。他们的身体在这种缺氧的环境下并没有腐烂,这让起司得以仔细检查他们的死因。

    奇怪的是,这些骑士的死因似乎都不是外伤或者瘟疫本身,他们好像是死于某种法师不知道的药剂,而且这种药剂的配方从不同骑士身上的痕迹来看还在一直变化着。起司的心里生出一种异样的压抑感,看到这些骑士被挂在铁钩上开膛破肚的身体,他意识到杀死这些骑士的人恐怕在和他做着同样的事情——找到瘟疫的解药。不过与法师不同的是,对方显然没有受过灰塔的深入训练,所以对于瘟疫的理解还仅仅停留在对普通病症的层次上,不论研究这些的人是谁,他都没有意识到所谓的鼠人瘟疫,其本质是一个可以不断扩散的诅咒。

    在地下走廊的尽头,起司发现了一个单独的房间,这里已经是正常人类绝对不可能到达的地方,就算是用全速奔跑,普通人也绝不可能在憋着不呼吸的情况下这么深入无氧地带。房间的门没锁,法师小心的推开了那扇单薄的木门,然后展现在他眼前的是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书房。在房间的桌子上有着一本摊开的笔记,上面似乎记载着什么。虽然拥有夜视的能力,但是起司还是需要离得非常近才能看到笔记上的文字。在阅读了这本笔记上的内容后,法师感觉到背后涌出了滚滚的凉意。他似乎抓到了这场瘟疫真相的一角。但是仅仅是掀开着一角来窥视整个事件。起司也感到了发自内心的恐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